搬葵涌貨櫃碼頭 騰地建屋

評論版 2021/05/12

分享:

本港土地及房屋供應持續緊張,基層市民排公屋「上樓」輪候時間長達5.8年,再創22年新高。公樓私樓供應不足,本港年輕人十居其九慘變成「無殼蝸牛」。

為解決土地供應問題,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新民黨議員葉劉淑儀便在日前立法會行政長官質詢時間提出,本港現時貨櫃碼頭供多於求,競爭力也不及內地港口,形容是「苟延殘喘」,認為香港可與大灣區整合貨櫃碼頭,將葵涌貨櫃碼頭300多公頃用地改作建屋。特首林鄭月娥回應指,這問題十分敏感,很容易引起反彈,但認同遲早要處理,因大灣區規劃仍支持本港成航運中心,若貨運業一直弱化,對本港並非好事。

釋放碼頭用地 非新建議

釋放葵涌貨櫃碼頭用地作房屋發展並非新建議,於2018年「土地大辯論」中,18個選項亦包括「重置葵涌貨櫃碼頭」及「葵涌貨櫃碼頭上蓋發展」兩個選項。可惜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在最終報告中,並未有將這兩個選項列入優先建議。

事實上,葵涌貨櫃碼頭於40多年前發展,當時選址偏僻,但隨城市發展,現已變成核心地帶,大量船舶出入為附近民居帶來嚴重污染,碼頭設施亦相對落後。再者,葵涌碼頭貨源不少來自內地珠三角,運輸及接駁成本高昂,影響競爭力。本港海運吞吐量近年不斷下跌,由昔日的全球排名第一,下跌至前年第九位,是時候思考轉變葵涌貨櫃碼頭的定位。

從宏觀角度來看,整合大灣區各大港口,可更有效利用各碼頭資源。葵涌貨櫃碼頭面積達380公頃,佔用了大面積市區土地資源,若能將碼頭遷至其他地方,空出的土地作房屋發展,足可以解決約20萬人的居住問題。

星遷4碼頭 騰出千公頃地

搬遷貨運碼頭在外國早有先例,以英國倫敦為例,港口貨運碼頭早已轉移至泰晤士河下游的Tilbury港,原來碼頭騰出的用地改為發展金融商貿住宅,形成新的市中心區;新加坡同樣面對人口增加、土地短缺的挑戰,總理李顯龍提出的未來發展藍圖,其中一個重點便是將新加坡南段的丹戎巴葛、吉寶、布拉尼、巴西班讓碼頭,搬到位於新加坡配邊的大士港,所騰出的土地更達1,000公頃,加上搬遷空軍機場等計劃,可騰出的土地更達1,800公頃。

林鄭月娥回應葉劉淑儀提問時,曾指搬遷碼頭議題敏感,相信其中一個憂慮是政府怕被指官商勾結,但如果政策出發點是利民為民,決策過程透明度高,而且自己沒有從中得益,便不用過於憂慮,否則施政永遠停滯不前,問題永遠難以解決。

本港過往亦有不少其他產業改變規劃後轉為住宅發展,例如深井多個豪宅屋苑,過往便是啤酒廠、美孚新邨昔日是油庫、太古城以往是船塢,政府有需要考慮配合時代的轉變,研究改劃現有土地。

解決本港土地不足問題絕對是有方法,只在於特區政府有否用心了解、分析香港土地供應和房屋規劃,以及是否有決心解決。

葵涌貨櫃碼頭面積達380公頃,佔用了大面積市區土地資源。(資料圖片)

撰文 : 何民傑 堅策研究中心研究總監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