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影帝:阿斯伯格症是禮物

評論版 2021/05/13

分享:

在近日奧斯卡電影頒獎禮上,最為人談論的,除了趙婷(Chloé Zhao)憑《浪迹天地》(Nomadland)成為第一位華裔女性最佳導演,還有83歲的英國演員安東尼鶴健士(Anthony Hopkins),憑《爸爸可否不要老》(The Father)中,飾演患上認知障礙症的父親,成為最年長奧斯卡影帝。

鶴健士第一次拿影帝,是在1992年54歲時,憑經典的《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中,飾演沉默、知識淵博、足智多謀,卻食人的極度危險人物漢尼拔醫生,讓他成為電影史上演出時間最短就拿下影帝的男主角。1993年,他因對藝術的貢獻,在白金漢宮受封爵士。

安東尼鶴健士脾氣差 公開認患病

這位我很喜歡,很英式gentlemen又風度翩翩的男演員,公眾形象是戲劇和電影界的最高標準。然而較少人留意,他今次還創下另一個里程碑:公開自己患阿斯伯格綜合症(Asperger Syndrome)後,第一個獲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人。

鶴健士2017年站出來透露,大約10年前被確診此症(今天已被納入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其中一種)時,當時已經逾70歲。大家多少也聽過,鶴健士上世紀70年代,是一個難搞的演員,脾氣暴躁,偶爾還與導演衝突,或者在沒有任何解釋下消失,多年後,他承認自己的攻擊性來自宿醉。酗酒成癮,加上自己形容「太自私、無法建立家庭」的性格問題,他兩次婚姻失敗,並遺棄新生女兒,據報道他和現年53歲的女兒Abigail Hopkins,20多年沒見。

1975年12月29日,鶴健士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一家汽車旅館醒來,不知自己為何出現在那裏。他說,從那時開始,就沒有再喝酒。雖然他一生試圖通過清醒,來安撫自己性格的躁動,但內心惡魔卻始終跟着他。然而在成長過程中,他一直不知道,是甚麽導致他的痛苦生活。他坦言,即使在娛樂圈,他也是獨來獨往的人,不參加演藝界聚會,真正朋友很少,這些從他學生時代已開始。

出生於威爾士一個產鋼城鎮的鶴健士,從小學業成績不好,因為有閱讀障礙,學習能力差。這讓他很容易受到嘲笑,帶來自卑感,愈來愈冷漠,社交溝通有困難。他無法理解每個人在談論甚麽,大部分時間亦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麽,產生深深的不安感,不過他同時也是不守規矩的小孩。12歲時,父母安排他入讀寄宿學校,希望他變好,學好紀律,然而在寄宿學校,很多人告訴他,他「無藥可救」。年紀漸大,他亦漸漸相信自己是蠢人,幸好他找到自己的興趣,開始躲在音樂及美術世界,寧願沉浸在繪畫素描、或彈鋼琴,而不去正常學習。

隨着人長大,對自己的態度平和了一點,但仍然是非常孤獨,不去參加聚會,沒有朋友。15歲那年,鶴健士受同樣生於威爾士的著名男影星李察波頓(Richard Burton)影響,立志當演員,走去唸戲劇。後來搬到倫敦,入讀皇家戲劇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Dramatic Art)。在嚴謹舞台訓練及實踐下,成為劇團主要演員,後來到荷里活發展。

患阿斯伯格症,對他作為演員有何影響?鶴健士這樣回答:「事實上,這是一個偉大的禮物。我在上學的時候有點遲鈍,所以我通過努力工作來彌補,我成為了成功演員。對細節執着,我會在劇本上鑽研、鑽研、再鑽研,我領略每一句台詞……我以不同方式看待人,我喜歡解構人,把一個角色拆解,找出他們的特點。」阿斯伯格症令鶴健士專注所熱愛的,亦帶來其他裨益,他出名記憶力超強。

記憶力超強 7頁劇本一口氣講完

報道說,1997年他拍攝史提芬史匹堡的《斷鎖怒潮》(Amistad)時,扮演美國政治家亞當斯,讓劇組人員大吃一驚,他背誦了長達7頁的法庭戲劇本,一口氣講完。

阿斯伯格症在某些方面,幫助鶴健士成就一個出色演員,包括令他擁有無與倫比劇本記憶能力。不過,在當年不知道自己患這個症,甚至不知道世上有這個症存在,就不同了。這類人會一直想知道為甚麽他們「與眾不同」,卻到處都得不到答案。鶴健士就說,確診阿斯伯格症幫助他知道,為甚麽他在年輕時經常感到困擾,變成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孤獨者,卻不知道原因。

這類人經常因為人們不理解他們,而感到焦慮不安。當中部分人天資、智商高,他們會敏銳地意識到自己的缺失,即使取得了生活上一些成功,但常規的社會互動,如家庭生活、學校、工作和社會活動,可能出現阻滯及不如意;部分人很可能會靠酒精之類,應對這些問題的心理困擾,試圖逃避壓力。

《爸爸可否不要老》講述獨居父親患上認知障礙症,充滿困惑的他拒絕接受患病事實,但逐漸忘記時間及親人。真實世界中的鶴健士,和戲中角色不同,在70歲後才知道自己被阿斯伯格症困擾大半生,不單沒有拒絕面對,反而感到終於在痛苦的70多年生活中,得到解脫。《爸爸可否不要老》裏,女兒希望讓父親活在當下,現實生活中,鶴健士甚是明白。

有訪問他的人曾經問他,是否有任何遺憾?這位善於揣摩不同人性、不同角色複雜心理的偉大演員,給出參透後的回答:「我在生活中犯了很多很多錯,但我對其中任何一個都感到後悔嗎?沒有,我不後悔憤怒,不後悔喝酒。生活可能是痛苦的,對每個人來說都有痛苦,這是問題所在。我的座右銘是,克服自己,在你能做的時間內,做你能做最好的事。」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