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P與UKUSA 英語世界懷舊定陰謀?

評論版 2021/05/19

分享:

近日文章談到法國人很忌英國及美國這兩個英語民族領袖,不時拿講英文的「盎格魯-撒克遜人」(Anglo-Saxons)說事,蓋因英國人的祖先是「盎格魯-撒克遜人」,而美國是英國人殖民過去建立的,祖先也同樣是「盎格魯-撒克遜人」。法國人喜歡用「盎格魯-撒克遜人」這個詞,今天英語世界的人,甚少再把自己描述為「盎格魯-撒克遜人」,平時不會掛嘴邊,除非有隱藏目的就另計。

了解美國歷史的人也許知道,美國主流社會過往有一個詞滙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WASP),意思是「盎格魯-撒克遜白人新教徒」,以往被用來描述主要在東岸如華盛頓、紐約,信奉基督新教的精英群體,一些人從小唸學費昂貴私立學校,再進入長春藤大學之類,出身尊貴。他們擁有龐大經濟、政治勢力,構成美國上層社會的大部分,擁有這些特質的人才有資格進入社會權力核心。

不過已甚少有人公開採用這種提法。然而近日有報道說,一向挺特朗普、極右的佐治亞州共和黨眾議員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計劃組建「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核心小組,聲稱推動「獨特的盎格魯-撒克遜政治傳統」云云。用「盎格魯-撒克遜」這詞來代替白人的這種說法,被人諷刺她是否提倡某種「白人至上」,甚至「盎格魯-撒克遜人至上」?想「讓美國再次中世紀化」(Make America Medieval Again)?

不論格林如何解畫,她無端端拿「盎格魯-撒克遜」這個詞出來「消費」,肯定想「攞彩」,只是被「罵到七彩」,最終收回建議。至於美國政府,不論共和黨特朗普執政時期,抑或歷屆民主黨政府或今天拜登掌權,表面上亦不會以「盎格魯-撒克遜人」自居,似不大有意繼續經營「盎格魯-撒克遜神話」,但背後做着的事就不同了。

斯諾登揭露 「5眼聯盟」始浮面

2013年,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在香港把美國監控自己民眾以至全世界的行動交予媒體曝光,就是我們現在知道的「稜鏡計劃」(PRISM),美國監控世界上所有強國,唯一就是不監控另外4個國家。計劃被揭露後,該4國加上美國的「5眼聯盟」(Five Eyes)架構浮出水面,世人才得以認識多一點,其實它一直低調存在很多年,聯盟成員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和新西蘭。

一般的講法,5國擁有共同歷史溯源,美國、加拿大、澳洲和新西蘭,均曾為英國殖民地。這說法沒有錯,但還有更深層意義,就是這5個國家的祖先,都是「盎格魯-撒克遜人」,主體民族是「盎格魯-撒克遜人」,構成所謂「盎格魯-撒克遜世界」,底蘊是英語文化。5國本質上乃「盎格魯-撒克遜人」掌控權力和財富的國家,一個民族控制下的5個國家。

「5眼聯盟」,是她們情報共享的架構,歷史可以追溯到二次大戰期間,英國和美國之間的情報合作,所謂「英美協定」(The United Kingdom-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greement,UKUSA),最初在40年代兩國非正式交換情報。二戰結束後,美英在1946年正式簽署協定合作,開發監視系統,用來監視蘇聯及其東歐盟友,加拿大、澳洲、新西蘭陸續加入。

今天雖然冷戰早已成為過去式,但幾十年來,他們一直據報秘密透過代號Stoneghost的極度機密網絡,在全球範圍內進行監聽監視,蒐集外國情報之後大家交換分享,至今已是國際間最全面具系統的情報網,直至2005年外界才知有此事。

報道說他們有明確分工:英國監視歐洲,以至香港;美國監視監聽中國、俄羅斯、中東、非洲等;澳洲負責南亞、東亞和新西蘭的南太平洋地區;加拿大監聽俄羅斯及拉丁美洲部分地區。

自1783《巴黎條約》之後,美國正式從英國手中獨立,但兩國沒有鬧翻。美國剛建國時,是13個英屬殖民州聯合成立的,國民大都是英國移民後代,國父及建國先賢們是英國移民後代。這一批最早的英國移民後代,宗教信仰、價值觀等相同。後來美國國土和種族迅速擴張,在人數上,這批移民的後代已經不佔絕對優勢,往後美國為了發展經濟,開始鼓勵移民進入,成了多民族大融合國家。

1964年,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波茨爾(E. Digby Baltzell)在《新教當權者:美國的貴族和社會等級》一書,使用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代表這群最早從英國移民美國的人之後代,指他們掌控國家權力和財富,盡管美國社會已經多元化,但這些人才是美國「血統」最純正的人,他們的文化、價值取向,仍然很大程度上影響美國的發展。雖然並非波茨爾所創,但他的採用令WASP被廣為認識。眾議員格林近日重新拿來吹噓的WASP,詞義涵蓋的內容已更廣泛,所有講英語的歐洲裔新教徒都能稱作WASP,即使不是「盎格魯-撒克遜人」後裔。

美世界霸權 為Anglo-Saxons服務?

上世紀美國從英國手裏接過「盎格魯-撒克遜族長」地位,也接過了世界霸權,主導世界局勢。有見解認為,這個霸權披着自由民主等外衣,本質上主要為「盎格魯-撒克遜人」服務,歐洲其他白人或屬於第二等,中國或者亞非拉國家人民,排位自更低。其實在美英眼中所謂「西方世界」,真正核心可能沒有包括歐洲盟友如法國、德國,最終核心是「5眼聯盟」,祖先不是「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其他國家不能埋這個堆。所以有人說當前世界分為了3個陣營,以美國為首的「5眼聯盟」、法德為核心的歐盟、日本等發達國家,以及中、俄、印等「金磚5國」為骨幹的新興大國陣營。目前,「5眼聯盟」國家人口總共大約4.6億,佔世界人口約6%,但有人計過卻佔全世界近一半財富。

當年法國幫助美國從英國手中獨立,為的就是能讓法國在美洲得到一個長期對抗英國的盟友,但最後英美卻講和,英國亦得以專心對付法國,結果拿破崙戰敗,法國霸權覆滅。到今天,當初法國幫美國獨立的功勞在美國都沒人提了,法國人送贈、代表法美友誼的自由女神像,有人形容反而成為了美國霸權象徵,而美國之霸,不單針對俄羅斯、中國,總之不是講英文的就信不過,要監視警覺,磨刀霍霍。

2018年,「5眼聯盟」在加拿大開會,華為5G成為首要議程。會後5國立即對華為展開封鎖,扼殺華為是特朗普政府一手導演,美國在行動之前已經把相關華為風險情報,與其他4國分享。5國不僅致力將華為從本國5G合作名單剔除,還決議共同阻止華為在其他西方國家建設5G,雖然這5個國家並非鐵板一塊,各兄弟因應自己國情「陽奉陰違」。在華為問題上,法國和德國站出來支持華為。

大家還記得新聞曾說,德國的默克爾被美國人監聽手機?報道指,就是「5眼聯盟」架構內那些搞秘密監控的人做的。我不知道美英或「5眼聯盟」有否在背後對法國人做了些不見得光的事,亦不知道始於二次世界大戰非常時期的「5眼聯盟」,沿襲二戰及冷戰舊有的情報蒐集,今天為甚麼還要繼續,並排除了非英語歐洲盟友的參與?是「血濃於水」(Blood is thicker than water)骨肉之情的連結?回顧美國獨立戰爭,美國人與英國人在戰場上真刀真槍廝殺,哪兒見骨肉之情?只見另一種「血濃於水」。

又或許,縱使「盎格魯-薩克遜人」之間存在你死我活矛盾,但在面對眼中「異族」時,所有矛盾仇恨都放一邊。之所以戰時監視敵人,現在監視非英語世界人民?甚至美英等國內非「純正血統」外人百姓?UKUSA/Five Eyes與WASP,是英語世界無聊的懷舊,抑或處心壟斷世界的陰謀?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