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大市場

副刊版 2021/05/19

分享:

政策又轉向,私人教育類股票跌一跌,剛替一位搞課餘教育平台的朋友擔心,他卻淡定說,只是做個勢配合下新指引而已,青少年高質教育是剛需,社會競爭愈大,家長愈緊張子女教育,點都肯花錢去栽培。去年,他們的平台數據仍然增長迅速。

他回顧中國幾個課餘教育潮。九十年代是學英文,大學生或畢業初出來做事的人較多,有些是趕出國,或迎接外國剛要到中國的各種國際商機。當時,稍懂英文都像舊時的買辦一樣,可分享到洋世界引入的大機會。當年教英文的馬雲,在西湖邊都幫過其時新來中國考察和參加會議的美國人做繙譯。幾十年後,當日那老外重新和馬雲聯繫,談起那時竟是由如今中國首富去接待的老日子。大潮流所及,坊間的英語學校成行成市。

千禧年後,中國另一波出國潮。不同是今次主要為中學後計劃升外國大學的十幾歲學生,課餘的最重要補習是針對性的海外升學操練。

再過十幾年,現在是近乎全能的課餘學習班。有教育團體提供一條龍服務,簡直是包攬了學生們下午放學後的課餘人生,周末都排滿。補習下一學年程度的功課已是指定動作(今年學校正在教的內容理應不需學校去教已瞭如指掌),還有公開考試操練、各種興趣班(家長點都要子女去學一兩道手藝,從音樂、繪畫到運動不等)。

現在較不同是,內地走國際綫去外國留學的補習班,需求確下降,明顯大勢是加強日後在中國競爭力的課程培訓。把子女課餘時間排滿,對一些家長來說也有好處,這樣才可專心工作。好多家庭是晚上九點子女才回家。不鼓勵學童課餘學習班,若要父母自己去管,反而構成壓力。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