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小肥到大曾達 230 磅 王俊華雙重專業改寫人生

副刊版 2021/05/19

分享:

不少人認識王俊華,都知他是脊醫,原來他也是美國註冊臨床營養學家、認可體適能導師及柔道黑帶三段A級教練,張張刀張張利。

亮麗的專業資格,都與健康、營養及運動有關,以為是他從小注重飲食、勤加運動?恰恰相反,故事得由他小一已有100磅、中一接近200磅的經歷說起……

「小時候我是一個癡肥兒童,肥得好誇張,小一已達100磅,中一時已接近200磅。」訪問甫開始,王俊華以此作開端,聽得記者張大了口,他繼續說:「媽媽見我這樣子,叫我去特訓,包括跑山、做鴨仔跳。」想像到畫面,也覺辛苦。

他的外婆是護士,一家人都注重飲食,雖有囑他飲食要健康,但他吃的分量卻大得驚人。鴨仔跳愈做,膝蓋就愈痛;運動過後,他也就愈吃得多,結果家人帶他去看醫生及見營養師。「過程中感覺不是很好:一、去見醫生,對方沒有觸診就說:小孩子這樣膝頭痛沒事的,然後處方消炎藥。消炎藥會傷胃,我的胃又特別差,結果是愈吃愈胃痛。二、見營養師對方的態度頗差,我就想日後要做一個好的營養師。」小伙子長大後沒忘志向,入讀香港大學食物及營養學系。

另轉職途讀脊醫

當年瘦身風熾熱,讀營養的,出路就是替人減肥纖體。「到來減肥的人清一色是後生女、過輕、不愛運動一族,明明得棚骨卻叫你幫她減某些部位。我想做一個專業人士,結果是我在做減肥師的工作;又常被高血壓、高膽固醇的客人言詞挑釁:你識唔識嘢啊,你又不是醫生,你最好先問一下醫生意見啊!這是當時一般人對營養師的觀感。」

王俊華於是報讀浸大持續進修健身教練課程,心想盡管不能調節過輕客人的飲食態度,不如教她們做運動,後來發現她們根本就不愛運動兼又覺得自己胖、脂肪百分比過高但又過瘦,以致身形不好看。結果讀完健身都無用武之地。

他鍥而不捨,再去進修身心語言程式學(NLP),期望多學一點溝通方法,想令客人相信運動、習慣、飲食互相配合有助益,結果都不奏效。心灰意懶再找課程去讀,想到自己一路關節痛、肥胖,脊醫不會處方藥物,用天然方法去改變飲食,也是須有診斷能力的一綫醫護人員,當中除了涵概大量營養知識,讀教練時涉獵了一下解剖學,他深感自己讀脊骨神經科有優勢,因香港沒相關課程,於是遠赴美國紐約升讀。

由朝讀到晚鐵人生活

讀脊醫的難度比他想像中高,內容範疇包括手法矯正、觸診、解剖、腦神經科、內臟病理、影像診斷等,課程緊湊,如解剖學第一個學期頭3個月,每日有3個小時在進行屍體解剖,深入了解人體的韌帶、神經綫、血管、骨頭形狀。「病人指着身體一個位置說痛,脊醫要即時知道該位置每一層可以產生痛楚的成因。」他說最誇張是解剖考試時,為讓每一個脊醫能在短時間內作出診斷,考試時解剖室放着50具屍體,每具屍體上在肌肉、血管或神經綫上有一個標示,同學們輪流為每具屍體斷症指出發生的問題,時間僅得一分鐘,必須作出快速判斷,常見同學因不懂得蹲在地上抱頭痛哭,壓力之巨大可想而知。

脊醫課程共分10個學期,王俊華朝八晚六上課、下午六時至十二時解剖室開放,這時間全部讀脊醫的同學都會齊集這裏埋首實習,吃飯都在這匆匆解決。一星期有三、四次考試,晚上十二時至凌晨四時是溫書時間,每次只睡幾小時,鐵人一般的生活。「我學校出名離婚率高,結了婚才入學的,另一半不明白為何由朝讀到晚,回家僅得兩、三小時睡覺,有同學讀完後,太太已是第三任妻子。」

兼修營養學碩士

雖然他一心選讀脊醫,但仍心繫營養學。適逢脊醫學校有開設營養學碩士學位課程,王俊華用星期六、日的時間,同時修讀。一個原本需讀5年的脊醫博士學位、一個本需3年的營養學碩士學位,他以三年半完成,他回想起來,也覺十分瘋狂。

他畢業後回港就業,營養學的知識,在他脊醫的施症上有莫大幫助,王俊華解說,如病人的痛症正發炎得厲害,可教他抗發炎的飲食法,使身體發炎指數較低,減少痛感;神經綫正受壓,宜攝取高劑量維也命B,這方面都可從飲食入手。骨質疏鬆症的患者,教他平日容易攝取的鈣質飲食法。「我是以脊醫身份做營養教育,我鍾愛的營養學,一直也沒有丟下。」

獲病人認同感欣慰

行醫十幾年,他說在香港做脊醫,會面對很荒謬的困難,由於脊醫不能批假紙,痛至死去活來的病人就算向脊醫求醫後,也需再向其他可批假紙的醫生取一張醫生紙。索償保險方面,有保險公司將脊醫撥入物理治療、中醫甚至是西醫專科裏。「其實脊醫應是獨立索償保險項目,病人也不了解,常被病人問:脊醫會怎醫這問題?你是中醫嗎?抑或是西醫專科?這些幾乎都每日發生。不知道脊醫就如牙醫,是一個獨立的科目。」

工作軌迹有苦亦有樂,他從事脊骨神經科最深刻的是一名肩頸痛復手麻痺的男士,當他拿着之前照的X光片向王俊華求醫時,見他有一塊骨照出來特別淺色,心感不安,不確定是否照X光片時病人身體移動照不清,所以想他再照一次,甚至或需進一步照磁力共振。病人即時發難,以為是想多收治療費。數月後病人再來求醫,亦答允再照一張X光片,新片顯示該骨部位的照出來更淺色朦朧。病人隨即淚如泉湧,因他爸爸當年患肺癌,癌細胞也有擴散至骨頭。後來的磁力共振顯示,這男士確同樣患上肺癌,與他父親一樣已擴散至骨,之後病人便蹤迹杳然。

兩年後,病人留下字條感謝王俊華,原來他的病情已屆臨點,幸及時治癒最後也治好了,主診醫生囑他要感謝堅持要他照磁力共振的脊醫。「他有一句令我很感安慰:原來脊醫是一個醫生,這是一個極大的認同。」獲得認同,對脊醫來說,從來重要。

當重磅中學生遇上柔道

王俊華的體重最巔峰是中七時的230磅,因肥胖活動欠靈活經常跌倒,機緣巧合下在南華會看到柔道班招生,希望藉此減磅。教練極嚴謹,不斷重複性訓練,例如同磅數的會員,互相揹起500下。「大一時做了港大柔道會主席關係,一心想為大學多取幾個獎,以我的磅數只能打無限重量級別,我刻意減至170磅,這樣除可打最重的級別,再額外參加無限重量級別。」讀完脊醫回來,教練建議他考教練牌。

他指,柔道是一個全身運動,基本上沒直接攻擊對手,借力打力、善用自己身體關節結構達致最大力學的一種運動,全部都是杠桿原理的動作。「這個理論,我讀完脊醫後打柔道更有優勢。我現在沒打比賽,但平日打柔道,是一個鍛練全身的上佳和減壓運動。」

他現時一星期教一次柔道,午飯時會抽空去舉重,讓身體處於較佳狀態並可減壓。飲食茹素,因兒時吃消炎止痛藥太多,腸胃甚差,大一點更常腸抽筋,於是採用食物排除法(Elimination diet),當他減少進食肉類,腸胃不適愈少。「脊醫們飲食習慣都傾向天然,植物經陽光照射生長,是一手能量食物,逐漸我便成為素人,至今已4年。」

作者、責任編輯:周美好

王俊華說脊醫不如一些醫生,沒面對那麼多生死,但能為一些困擾多時的痛症病人得到紓解,也頗有成功感。(黃建輝攝)

王俊華一年讀3個學期,用了三年半時間完成脊骨神經醫學博士;同時亦修畢營養學碩士。(被訪者提供圖片)

不少人以為工時長有頸梗膊痛是正常,從不正視痛症帶來的問題,王俊華見盡不少這樣的病人,寄語有痛症勿諱疾忌醫。(黃建輝攝)

因食量驚人,他小一已達100磅。(被訪者提供圖片)

自小已是胖子一名,很早已出現膝痛問題。(被訪者提供圖片)

脊醫爸爸一臉有子萬事足。(被訪者提供圖片)

他是柔道黑帶三段A級教練,指柔道是一個鍛練全身的上佳和減壓運動。(被訪者提供圖片)

無心插柳接觸柔道,令他由高峰230磅大幅回落。(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