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定價無規則 礙市場健康發展

評論‧世情 2021/05/20

分享:

美國電商eBay上周三(12日)宣布,允許交易卡、圖片或視頻片段等數碼收藏品的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在其平台上銷售。所謂NFT,筆者較早前已在本欄「市場新寵NFT投機意味濃」一文中作了詳細闡釋,在此不贅。

市場「水浸」 投資投機市場熱哄

今年3月,佳士得在網上拍賣藝術家Beeple數碼作品的NFT,售出了6,930萬美元高價,令人咋舌;Twitter聯合創始人多爾西(Jack Dorsey)亦以29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有史以來第一條推文。如今,NFT拍賣此起彼落,何以NFT忽然之間成為投資者的新寵,繼後的發展如何,實在很值得分析。

細看目前的投資環境,全球央行都採取貨幣量化寬鬆手段,不少科技股如Google等,股價已升得很高,一些垃圾債券的收益率也僅得5%,可見投資市場上「水浸」的情況多麼顯著。去年,在「錢多」但具可觀回報的投資對象又愈來愈少的情況下,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各國經濟活動萎縮衰退,美國政府和歐盟推出刺激經濟的大規模財政手段,市場的憧憬營造了投資和投機市場一片熱哄,小投資者手上的資金也四出尋找投資出路,不少冷門股票也受到投資者押注。

過去股票買賣須以一手成交,如今亦可以「碎股」形式進行交易,而且在不少網上交易平台買賣,散戶不需要支付手續費,使投資或投機門檻大大降低,「炒風」也得以大盛。NFT拍賣不斷創出「高價」成交紀錄,自然馬上得到各方投資者青睞。

在市場上「炒」起來,跟我們理解的「市場操控」(Market Manipulation)類似。試想一下,如果沒有一個「統籌人」,很難把分散東南西北各方的眾多小投資者集結起來。在散戶分散化下,一隻股票或某個投資工具要「炒」得起來是相當困難的,因為大家都有不同的投資對象,各有各做。

GME事件 散戶集體挾爆大戶

記得今年初發生的「遊戲驛站軋空事件」,沽空機構香櫞研究(Citron Research)於1月19日發布看空遊戲驛站(GameStop,GME)的報告,認為其每股價值最終會跌至20美元,但此消息一出,GameStop股價不跌反漲,由1月19日的40美元,暴漲至1月25日的76美元。美國最大論壇Reddit的股票版(WallStreetBets)上的網友發現,GameStop沽空部位高達其在外流通股份140%後,馬上進行軋空操作(Short Squeeze),股價隨即連續兩天暴漲,最高至347美元,使許多沽空的基金損失慘重。

這一幕「散戶挾大戶淡倉」的「對戰」,在市場上沸沸揚揚,後來情況的演變,筆者不擬詳述,但事件惹人關注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有大量個人投資者接收到社交媒體和討論區言論的影響,不忿這些對冲基金造倒這家售賣遊戲軟硬件的公司,並相信散戶在這事件上可「擊倒」機構投資者,因此參與到和機構投資者的對手方交易之中。這種宣傳,有可能導致交易的羊群效應,以至可能對市場形成潛在的系統性風險。

在傳統金融市場中,散戶的交易一般是分散、無序的,由於他們的交易各有各做,並不相關,交易效果會相互抵銷,故不會對市場尤其是價格和流動性帶來大的衝擊。但Reddit等論壇上個別散戶的宣傳和推介,使散戶交易變成了同方向的買入,形成集體行為,類似發揮一個大機構的影響作用,最終影響到市場交易。

筆者之所以詳細闡述這樣的市場投資環境變化,皆因股市如此,加密數碼貨幣市場亦如是。近期比特幣以至狗狗幣(Dogecoin)的價格飛漲,比特幣去年的低價為5,000美元左右,但今年以來,價格一度高升至逾6萬美元,升幅逾10倍。雖然有人認為,比特幣價格仍然可以上升,但有多少人深信比特幣的價格可再升10倍至60萬美元?

在這種情況下,投資者積極尋找具相當幅度升值的投資工具,恰巧狗狗幣在Tesla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發出像精神領袖般的迷惑式推介,不少散戶認定馬斯克推介和買入,其他人一定會跟隨,自己唯恐落伍,於是也急忙掃貨,使散戶分散式的個別行為,滙聚成目標一致的集體性行動,令狗狗幣的價格一度像火箭般急升。在展示效應下,投資者不斷想去發現和狩獵這種短期價格可翻幾番的目標,而近日柴犬幣(SHIB)價格飛漲。下一個目標是甚麼?相信很快又看到答案。

數碼貨幣欠實體指標 價格難比較

投資者把證券或數碼貨幣資產「炒起」,有點像玩音樂椅遊戲:音樂一停,誰是最後一名「受罰」的「接貨人」?但在音樂未停之前,大家都樂此不疲,賺個不亦樂乎,並且相信自己不是最後的「接貨人」。

數碼貨幣價格被炒起,像柴犬幣價格短期暴漲了逾千倍,是否已很高呢?股票還有公司實體和財務報表及盈利可作比較,但這些數碼貨幣、代幣,沒有實體的基本面指標可供衡量。因此,像柴犬幣這類數碼資產的價格炒得多高,沒法比較,只要音樂未停,大家還相信有升價餘地,價格便沒有最高,只有更高。

NFT的情況也近似,大部分NFT的玩家或參與者,都是在加密貨幣上賺了很多錢的人。對他們來說,把一部分賺回來的錢,投到NFT身上「博一博」,贏了身家資產馬上水漲船高,即使輸了,也只是輸了部分賺回來的錢,無傷大雅。

看深一層,NFT與加密貨幣的交易有所不同。如果我想知道比特幣的價格,我可以到加密貨幣交易所上瀏覽發現即可,其價格涵蓋和適用於所有的比特幣;NFT則有「獨一無二」的特性,例如某個數碼藝術家某一件數碼藝術品的NFT,雖然我可以找到這個數碼藝術家類似的數碼畫作,價格卻無法直接進行比較。

舉例來說,Cryptopunk是2017年兩個程序員在以太坊上發行的最早的NFT之一。智能合約限定,一共只有10,000個Cryptopunk人像,每個Cryptopunk的價格都不一樣,有的只值幾百美元,有的可以賣到數百萬美元。同一個智能合約的出品,但價格有天壤之別,實在令人摸不着頭腦。因此,NFT的交易定價,比加密貨幣更「無譜」。無規則,價格形成的不確定性更大,有礙市場健康發展。

劣質NFT 恐「有價格無價值」

由於理論上甚麼人都可以把NFT拍賣,包括眾多的數碼藝術創作者,並且無市場進入限制,可以說供應量大且源源而來,按照供求定律,當供應大於需求,價格下降是必然的結果。當然,一些優秀的數碼藝術品,有收藏價值去支撑其價格,但很多劣質的NFT,其高價值無疑有泡沫水份,甚至是「有價格無價值」,情況值得投資者警惕。

最近,筆者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提出NFT和數碼代幣的買賣會引起法律上的歧義。一個問題是,當資產實際上在互聯網上持有時,應繳納哪個國家的稅?此外,還存在一些有待解決的相關問題,像如何阻止人們使用NFT進行洗錢的監管問題。嵌在區塊鏈上的NFT,如果在一個特定的區塊鏈上持有NFT,而幾年後該區塊鏈消失了,會發生甚麼呢?如今投資NFT之風方興未艾,大家對這個市場的認識和了解,無疑是這個市場能否健康發展和壯大的關鍵。

全球央行都採取貨幣量化寬鬆手段,股市及加密數碼貨幣市場「炒風」大盛。(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昊 科大商學院副院長、會計學系副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