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Anglo-Saxons 馬克龍連任法門?

評論‧世情 2021/05/20

分享:

本欄連日談到18世紀後形成、由「盎格魯-撒克遜國家」包括美英主導的西方霸權,主導二戰後建立的國際秩序,並秘密聯合同樣是「盎格魯-撒克遜國家」的「5眼聯盟」,交換監控其他各國政府甚至民眾的情報。我亦提到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近日批評美英在新冠疫苗出口方面「齋噏」,說:「盎格魯-撒克遜人(Anglo-Saxons)限制了原材料和疫苗出口。」結合今年拿破崙逝世200周年,明年法國又選總統,尋求連任的馬克龍在盤算甚麼?

法國駐外百多個國家地區的使節有一慣例,每年夏季返回巴黎參加會議,共和國總統在會議上就國際局勢進行總體分析,對外交方針和重點定調。馬克龍在2019年會議,出乎預料地抨擊西方霸權,提出現行國際秩序已難以為繼,西方霸權面臨終結,頗有直抒胸臆、不吐不快之意。一位在職總統,自己國家都屬於西方世界,提出這樣的結論,還真箇罕見。

他的原話包括:「西方霸權在18世紀是經歷啟蒙運動的法國霸權,19世紀是工業革命的英國霸權,以及20世紀經歷兩次世界大戰後擁有經濟和政治統治地位的美國霸權。但是,一切都被西方所犯的錯誤和美國政府的選擇所顛覆……」

馬克龍抱怨美國犯下一系列大錯,包括克林頓、小布殊、奧巴馬到特朗普等都有份,特別指出不應該孤立俄羅斯,導致中俄兩國抱團取暖,而中國的發展速度驚人。他預言西方霸權喪失後,中美將成為世界的兩極,歐洲將面對選邊站的窘境。

如何最大限度維護法國利益?他提出兩個方面,一是響應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確保法國利益前提下,與中國融合;其二就是確立歐洲主權,除了邊界、經濟,還要防務獨立。

堅持獨立自主 戴高樂主義精髓

冷戰時,因為要合力對抗蘇聯,美國與歐洲深度捆綁,北約主導歐洲防務。戴高樂執政法國時,受不了美英「盎格魯-撒克遜人」主導歐洲安全,同一鼻孔出氣,一氣之下宣布艦隊不再聽北約指揮,後來還試爆法國自己的原子彈,更退出北約,北約總部本在巴黎,今天在布魯塞爾就是這個原因。

戴高樂主義的精髓,就是堅持獨立自主,反對對美國亦步亦趨,要維護法國大國地位,擁有歐洲獨立聲音,建立以法國為核心的歐洲,抗衡美國的勢力。

今天,法國、德國為首一直在推進歐洲一體化,歐盟的建立、歐元的推出都是當中的彰顯。在特朗普不斷威脅退出北約下,法德近幾年積極搞防務一體化建設。法國已忘記二戰中向德國投降的恥辱,法德「一笑泯恩仇」,攜手擔當英國脫歐後歐盟兩大中流砥柱。馬克龍曾表示,就算美國換成可能對歐洲較友好的拜登政府,歐洲仍需要獨立自主防務。默克爾提出了「法德萊茵聯盟」,對抗「盎格魯-撒克遜聯盟」,馬克龍就提出並積極籌備一心想要打造的歐洲干預部隊,或者人稱歐洲軍。構想是只要歐洲還需要北約保護,美國就能掌控歐洲,法德要擺脫美國控制,最有效就是建立一支歐洲軍,而歐洲軍如果真的建立,將削弱美國全球霸權。

馬克龍認為,法國不能再被美國牽着鼻子走,歐洲未來要靠自己獨立自主,才會贏得美國尊重;歐洲要維護自己主權,並且在未來多極化的世界中成為強而有力的一極,就要靠法國,法國作為歐盟核心大國,可以透過歐盟在國際事務中發揮大國作用。

根據馬克龍多年言論,國內外皆相信他一直有個大國夢,一個大歐洲夢,只是做不做到的問題。自上台以來,被形容想重振拿破崙當年雄風,今年正值拿破崙逝世200周年,馬克龍政府就主導多項紀念活動。名聲震天的拿破崙是否法國人的驕傲,即使法國國內都有爭議,近日有關報道分析亦不少。

有人將馬克龍與拿破崙拿來比較,說兩人個子都不高,同樣身高不到5呎7(本欄曾談及世人對拿破崙身高的誤會),但同樣有過人膽識,雄心燃起的火焰也都萬丈高。拿破崙敢於挑戰佔統治地位的歐洲君主制,馬克龍公然宣布說北約「腦死亡」,還企圖逐步終結美國亦即「盎格魯-撒克遜人」,在歐洲的主導地位以至世界霸權;拿破崙建立了歐洲聯軍,馬克龍想要建立歐洲軍;拿破崙想統一歐洲,建立「歐羅巴」,馬克龍想要通過歐盟,實現歐洲主權獨立,條路由法國人來「揼」;他們最大的對手,都是「盎格魯-撒克遜人」。

馬克龍治下法國 外交3大主軸

梳理馬克龍的理念,在他執政下法國外交3個主軸為:第一、法國維護歐洲主權,第二、法國是國際舞台的平衡力量,第三、力主恢復多邊主義,全部唔啱美國人聽。馬克龍一意孤行,還硬找夥伴同行,除了所謂重建法蘭西大國夢,在大選前夕當然有選戰考量。除了國防、外交,在國內施政方面,選民最關心的經濟如何?如何影響他連任?

馬克龍2017年上台執政,只1年多就爆發席捲全國的黃背心運動,促使他對法國乃至西方制度危機深刻反思。那場運動沒有單一訴求目標,不是某個行業示威,參與者包括社會各階層,連有「社會穩定器」之稱的中產也投入其中,核心訴求是改善生活,其實就是法國社會多年積累問題的爆發。

馬克龍承認施政與民眾訴求脫節,於是大幅減稅、提高最低工資等,暫時紓緩「黃背心」的憤怒。馬克龍認為,歸根究底是從歐洲興起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走歪路--金融主導的市場經濟扭曲,導致工業產能落後,對外出口競爭力下降,引致失業增加、嚴重貧富不均,因而也打亂國家政治秩序。

他認為,法國要擺脫目前困境並不容易。在全球化的今天,必須掌握有價值的產業鏈高端,擁有一批具全球競爭力的企業,利用高端產品從發展中國家賺取財富,以填滿法國人對高福利愈來愈難滿足的胃口。中國正在這樣做,法國所能吃的老本卻愈來愈捉襟見肘。另一方面,法國的民主相對於「盎格魯-撒克遜」體系,打着民主之名、行精英政治之實的「民主制度」,要更貼近古希臘式民主本意,平等、主權在民,自法國大革命以來深入人心,成為全體法國人價值觀。法國人覺得對有錢人要徵重稅,對普羅大眾要提高福利。

所以今天有人說,法國人給外界印象又懶又貪婪,又喜歡罷工爭取。歷屆總統並非不作為,曾試圖改變難以維持的高福利,但必然觸動法國人民乳酪,削福利只會讓當政者支持率下跌,於是沒人再敢碰福利這條高壓綫。馬克龍明白,單講民主或許永遠無法滿足民眾訴求,實現經濟重振旗鼓,或需用鐵腕手段改革,能做到的人物也不是沒有,拿破崙上台後鐵腕整頓治安,推動多項行政經濟改革,包括出台《拿破崙法典》。然而,馬克龍要有作為,就先要連任。

今天大批人失業,使部分法國人將不滿歸咎外來移民搶佔飯碗及福利,移民引來治安變差,資本投資卻步進一步惡化經濟,因此不少人變得愈來愈排外,造就極右翼政黨,前稱「國民陣綫」的國民聯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順勢而起,從政壇長期邊緣角色變成不可忽視力量。上屆選舉,勒龐(Marine Le Pen)喧囂了一番,終於還是沒有得逞,法國選民在最後關頭沒有揀她,反而將出身精英階層、走中間路綫的馬克龍送上總統寶座。

明年,法國大選又來了,一般認為最終也是馬克龍與勒龐之爭。縱然不少國民對馬克龍不滿,但為了防止極右翼上台,可能又只好保留馬克龍在舞台。馬克龍猶如法國版奧巴馬,履歷光鮮、說話漂亮,但有能力徹底改變政治現實?他的所謂中間路綫,實際上是為團結所有反對勒龐的人而提出,一直有評論認為,他能夠上台,純粹利用了人們對極右翼的深深不安而已,他實際對國內體制問題的改革無能為力。

內政搞作空間有限,再sell振興歐洲自有其需要,而且馬克龍4年前憑高舉振興歐洲旗幟進入愛麗舍宮,假戲真做又好,真戲假做都好,都要做全套,借「盎格魯-撒克遜」這劇本台詞來發揮,自不可少。法國歷史上不乏讓人津津樂道的革命熱情,例如影響世界的啟蒙運動、法國大革命等。

法國人相信,他們具有頑強精神的基因,一向亦浪漫,而「吹牛」不用交稅,思想火花可以「霹靂啪啦」,能否實現是另一回事,能有激情活在當下總不壞。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