繙譯闖大禍

副刊版 2021/05/21

分享:

昨天談到lost in translation(迷失於繙譯中)而造成的公關糗事,今天繼續:

一九七七年,美國當時的總統卡特外訪波蘭,抵埗後在停機坪發表講話,他說:「I left the United States this morning」(我今早離開了美國),卻被波蘭即場繙譯員譯成「I left the United States, never to return」(我離開了美國,再也不會回去);然後卡特說:「I have come to learn your opinions and understand your desires for the future」(我到來是為了認識你們的看法和了解你們對未來的意願),但卻被當地繙譯員譯成「I desire the Poles carnally」(carnally指肉體上;成句被譯成「他對波蘭人民的情感如此濃烈,想和他們發生性關係」)。真是大整蠱!那位在波蘭很資深的繙譯員,傻更更地替其國家搞了個天大的國際笑話,即使波蘭政府馬上換人,亦已令卡特無辜辜成了國際笑話的主角。

有人說,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是未來,我對此說法仍有所保留,科技的確令我們生活方便不少,但就單單在繙譯這領域上,不同文化的人已可產生那麼多誤會,更何況是死物?我經常提醒公關人,見人的東西,萬萬不能單靠AI或Google Translate、自己看也不看就「出街」,那絕對是邀請關公探訪的加速師。而事實上,也有不少這類關公災難的例子。

我們已踏入AI世代,那是無法否認的事實,但有些東西,如語文、文字、文韻、文化和語境,惟有人才能領受、詮釋和承傳。科技固然有價,但人更是無價。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