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兩度患癌獲骨髓移植續命 臨終前仍籲大眾熱心捐贈

副刊版 2021/05/24

分享: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就好像Wilda 32歲的時候患上鼻咽癌,接連失婚;7年前再驗出「骨髓纖維化」,統統都是難關。58歲的Wilda未曾認過輸,積極抗病,一路走來26年,縱使一波三折,勝仗捷報卻響過不停。走出傷患之後,積極向同路人分享心路歷程,5年前加入「香港骨髓移植復康會」當義工,立志鼓勵身邊人捐出骨髓,廣結善緣。「上天給我很多挑戰,但關關難過關關過。我感到很幸運,希望更多同路人跟我一樣,能夠重拾健康。」

人生起落,生活跌宕是必經階段,Wilda逐一接受挑戰,永未言敗。32歲正值芳華,卻發現罹患鼻咽癌,當時左右手還牽住稚子,才6歲和4歲。萬一不敵癌魔,丟下兩兒怎辦?這是Wilda人生首個難關,該如何面對?「我唔識驚,只是滿腦疑問為何這樣年輕就患癌?我去公立醫院做電療,全都是老人家,還以男性居多,令我非常突出。」面前選擇有限,Wilda只好面對現實,接受電療。可惜副作用多,掉了很多頭髮,吞嚥變得困難,也要苦撑過去,一關又一關。終於療程過後5年,鼻咽癌無復發,醫學上視為完全康復。不幸是另一難關悄然再來,Wilda婚姻亮起紅燈,跟丈夫各走各路,Wilda繼續牽住兩子之手,獨力撑起頭家。

還未撫平病患傷痛,又要面對家庭破碎,Wilda也得頂住肩上重擔。「我在律師行做會計,工作本身壓力很大。就好似處理樓宇買賣,要經常趕死綫,而且數目絕不能出錯。離婚後我壓力更大,要肩負起家庭開支,不能丟了工作。」她拒絕申領政府援助,默默憑一雙巧手湊大兩兒。

骨髓纖維化情況嚴重

病情雖說康復,卻未斷尾,死神再一次向Wilda下戰書。接受電療期間,Wilda被驗出骨髓增生,當時無事無幹,仍然行得走得;可是7年前演化成「骨髓纖維化」(Myelofibrosis, MF),是種罕見絕症,屬於骨髓增生性腫瘤。醫生不諱言情況嚴重,可致命,即使打針、食藥、輸血都不能根治,情況更會隨時惡化,唯一續命丹是骨髓移植。「我從未聽過這個病,但原來在保險上它被定為血癌的一種,屬於危疾,我才知道是甚麼一回事。」

要找骨髓捐贈者必先從至親入手,可惜兒子及4名姐妹弟的骨髓也不脗合,就連全港700萬人也配對不上。Wilda形容,當時心情已是豁出去。「鼻咽癌康復後,我覺得每活一日都是賺回來。兩兒亦已長大,我也了無牽掛。」慶幸醫護人員最後在骨髓庫中,找到初步脗合的捐贈者,但卻是位內地人,不時穿州過省,幾經辛苦才找得上,獲答允捐出骨髓。

骨髓移植一波三折

終於傳來喜訊,骨髓移植手術定好日子,Wilda於接下來數個月,要做足準備工夫。例如要切除脾臟,醫生認為她脾臟太大,或影響治療,建議要切除。然後,到了移植手術前數天,醫生又突然煞停手術,今次又發生甚麼事?「醫生發現我有粒痔瘡,怕手術時傷口有細菌感染,建議我先切除痔瘡,再做骨髓移植。但最少要一、兩個月後,捐贈者到時能否聯絡得上?他的身體狀況如何呢?太多變數了,令我心情跌入谷底。」

Wilda惟有向醫院苦苦哀求,並簽好院方免責同意書,表明手術後自負後果,才獲答允如期進行手術。手術背後帶來痛苦,Wilda內心刻有烙印。「我要先做一個強力化療,把體內的白血球降至零,才進行骨髓移植。整個人很辛苦很辛苦,家人又不能探病。記得有天電視正播着旅遊飲食節目,我很渴望去旅行及大吃大喝,於是我跟自己說,這只是過渡期,捱過了就好。最後我留醫僅40日就出院。」

忽略醫生叮嚀險受感染

手術非常順利,Wilda又踏出鬼門關,她表示出院感覺就似「放監」。出院前,醫護叮囑她要注意衞生,白血球指數未回復正常水平,必須留在家中休養,不可外出,又要時刻戴住N95口罩來保護自己。「醫院食物食到口淡淡。回家時路經粉麵店,我二話不說就入內點了牛腩河,還放了最愛的辣椒油,實在美味。」

出院後心情的確好,3天之後Wilda就跟家人出外飲茶。她卻嫌棄N95口罩太侷促,改戴普通口罩。「我回醫院覆診時,才發現其他病人都非常小心謹慎,依足醫生吩咐,因為一旦受感染後果很嚴重,自己真係唔識死!」幸最後她也沒受感染。

...................

加入髓康會籲熱心捐贈

2016年Wilda加入香港骨髓移植復康會(髓康會)當義工,更成為組織幹事,積極籌辦及參與髓康會各項活動,組織會員全都是接受過骨髓移植的康復者。Wilda表示,樂於跟同路人分享自身經歷,但最重要是鼓勵更多人捐贈骨髓,拯救他人生命。「不少人都有誤解,以為捐骨髓萬一出錯就會變癱,那是脊髓而不是骨髓,捐骨髓並不會對身體造成創傷。」問Wilda加入髓康會後有甚麼難忘的事?原來是數年前她到台灣出席由慈濟會(一個負責賑災救援及骨髓捐贈等工作的台灣慈善團體)舉辦的「捐受髓者相見歡」活動。「團體安排了捐贈者與受惠者首次見面,場面很感人,有捐贈者道出如何在家人的反對下依然堅持捐贈的經過,並表示如今看見受惠者能健康生活,認為一切都很值得。」

雖然Wilda未有機會跟救命恩人相認,但她希望在此道謝:「我是無言感激!沒有你就沒有現在的我,我真的很幸運,我們並非近親,但骨髓竟然非常脗合,是千金難買的緣分。」

...................

後記:

這篇訪問原定4月30日刊出,卻於當日收到Wilda兒子傳來信息,指母親當天不幸辭世。本報原擬抽起訪問,免Wilda親屬傷感,惟Wilda兒子表示,母親臨終前仍積極向大眾呼籲捐骨髓助人,他希望完成母親遺願,讓媽媽的正能量感染更多人,亦希望如母親所願,有更多人願意捐贈骨髓幫助他人。

作者:梁靜詩

責任編輯:周美好

Wilda表示上天給她很多挑戰,她也一一捱過,希望更多同路人跟她一樣能找到合適的骨髓。(受訪者提供圖片)

Wilda當年在瑪麗醫院進行骨髓移植,因此亦加入了醫院的骨髓移植組,跟同路人互相支持。(受訪者提供圖片)

2016年參與香港骨髓移植復康會的義工工作,後來更當上幹事,Wilda積極呼籲大眾捐骨髓拯救生命。(受訪者提供圖片)

Wilda在5兄弟姊妹中排第二,大家感情深厚,2017年Wilda見身體已經恢復便大夥兒去旅行。(受訪者提供圖片)

Wilda廿多年前患上鼻咽癌,仍保持積極心態抗病,跟家人外出散心。(受訪者提供圖片)

Wilda 2019年出席「骨髓捐贈者嘉許禮」,向一眾熱心的捐贈者致敬。(受訪者提供圖片)

Wilda獨力湊大兩兒,心願之一是看見兒子學業有成。(受訪者提供圖片)

兩個兒子已經長大成人並事業有成,Wilda離世前仍然繼續工作,她感謝上司對她愛護有加。(受訪者提供圖片)

Wilda數年前隨髓康會到台灣出席由慈濟會舉辦的「捐受髓者相見歡」活動,她表示場面感人。(受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