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馬拉松

副刊版 2021/05/26

分享:

甘肅白銀的越野超級馬拉松災難,更多細節曝光,不管是主辦方問題還是真的天氣不似預期,越野馬拉松圈和當中頂級的參賽者,都在一個更大的國情現象中。或可稱為以馬拉松宣傳的地方推廣計劃,以及跑馬拉松作為事業的個人選擇。

我沒跑馬拉松,但也被邀去過西北地區,參加一些長途的健步比賽。通常媒體會像嘉賓,換過大會的運動服,緩步走一小段做一下樣即可。但確實會有另一個競賽環節,爭奪排名。視乎該項賽事的規模,你會發現,其中一個吸引力,是當中的獎金獎品。今次遇難的聾啞跑手黃關軍,之前就是山地馬拉松常客(他一心想透過好成績加入省級正規運動隊),在小型的比賽中,就算跑到冠軍,有時也是只拿到食油、白酒、洗衣液,甚至辣椒醬。

直接一點來說,對於不少參賽者而言,是真的衝着獎金而來。當然,也一定有醉心運動、挑戰自我的人,但實情是,對不少沒出身、職場發展一般的跑手而言,不斷比賽,是一條出路。今次白銀馬拉松,頭十名都有獎金,冠軍是一萬五千元(人民幣,下同),第十名有二千元。完成了一百公里全程的,都可有一千六百元(但各人報名費需一千元,所以不輕言退出)。而黃關軍平時的月入,只有不到三千元,可知獎金好大程度上是參賽動力。全中國在二○一九年,有上四百項超級馬拉松,可想而知,參賽得多,成績突出的話,都可能變成收入。

至於為何那麼多比賽,在各種名義的著名自然景點競跑,則是旅遊開發的需求主導。地方政府開發文化運動旅遊,以至做大型活動去宣傳,提升某景點知名度,已變成今日通用的套路。今次出事,定必讓各地搞手重估風險,最緊要是提升救援、中途通訊、支援及參賽者安全指定要求。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