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拓平台經濟 需平衡發展監管

評論版 2021/05/26

分享: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3月15日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上指出,近年來中國平台經濟快速發展,在經濟社會發展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突顯。現在的問題是,一方面政府明確表示,平台經濟是中國未來經濟發展的動力所在,另一方面,中國平台經濟也存在一些突出問題,一些平台企業發展不規範、存在風險,容易引發平台經濟發展的風險。因此,對中國平台經濟有效治理,是保證平台經濟發展與繁榮的關鍵所在。

平台企業 3大基本功能

廣義來說,傳統的集市貿易、大商場等實體交易市場,也是一個個商品聚集與分散的平台,但這不是我們現在所理解的平台經濟。這裏所理解的平台經濟,是指在大數據時代,以數據為主要的生產要素進行資源配置的方式,它不是通過市場價格機制來運行,而是通過平台的利益協調機制來運行;而平台企業有3個方面的基本功能:一是創造及收集大數據和大數據分析;二是創造條件讓平台數據、信息及服務共享;三是制定平台運行規則。

與農業經濟和工業經濟以土地、勞動力及資本等為生產要素不同,平台經濟是以數據為生產要素,通過大數據分析,可以克服市場經濟的信息及認知約束,獲得完全、客觀以及面向未來的信息。

所以,平台經濟的核心是大數據及大數據分析,離開了大數據及大數據分析,平台經濟一定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根本無法發展。有大數據而沒有大數據分析,這些數據只能是一堆沒有價值的數字;有大數據分析而沒有大數據,大數據分析就失去了本源。所以,理清大數據本源的所有權,以及大數據分析所獲得信息的所有權,往往是對平台經濟有效治理的關鍵。

實現數據共享 平台經濟發展關鍵

平台經濟是一種互聯網數據、信息及服務共享經濟,因為一個企業平台不僅有平台提供應用程式介面(API),而且也有進入平台的企業所創立的API,這樣進入平台的當事人不僅面對各種各樣信息可選擇機會,發現和形成新需求,而且也可能通過數據、信息及服務的共享,創造出新的供應鏈及需求,形成社會經濟增長新動力,讓資源配置效率全面提高。因此,如何實現數據共享,是平台經濟發展和繁榮關鍵,如果只是強調數據中的隱私,這不利於數據共享,如何實現兩者的平衡是平台經濟治理重要方面。

平台企業通過算法語言制定平台運行規則,而任何制度規則都是一種利益分配機制。例如,市場利益分配機制是通過價格機制來實現,而市場價格機制又需要政府公權力介入,制定保證市場秩序公平公正的規則。

市場制度規則通常是一種公共品,而平台經濟的利益分配機制通常是通過算法語言所設定的平台運行規則,以協調的方式來進行,既是私人品(因完全由平台企業制定),又具有公共品的性質。如果平台企業僅是把自身利益最大化,很容易通過算法語言所設定的運行規則過度牟利,而損害其他平台當事人的利益。所以,這些都是平台有效治理最為關注的問題。中國平台經濟治理往往會以傳統的思維方式進行,這可能是當前治理效率低下的關鍵所在。

對於中國來說,經過10幾年的發展,平台經濟出現空前的繁榮,各行各業的網絡平台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也形成世界級巨型網絡平台。平台經濟滲透到國民經濟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成為了數碼經濟發展及傳統經濟轉型的巨大動力。

P2P網貸缺制度 增金融風險

不過,作為一種新的資源配置方式和業態,不僅企業在「幹中學」(learning by doing),政府對平台經濟制度的安排、規則的設定、數碼經濟基礎設施建設、監管理論確立等方面也是未準備好。在這種情況下,平台經濟運行所面臨的困難、問題、矛盾、短板也不可能避免。

例如,中國的點對點(P2P)網絡貸款平台從2006年開始出現,到2013年之後開始出現野蠻式的瘋狂增長,在短短的幾年裏就增加到5,000多家,從2015年開始,P2P平台的金融風險大增,迫使中國金融監管部門在2020年11月關閉全部P2P平台。

中國的P2P平台之所以會如此大起大落,最重要的問題在於這些平台出現時,監管者及平台企業在制度安排上沒有準備好。既然網絡借貸是一種金融行為,那麼企業要進行網絡借貸業務,就必須有一定市場准入,比如企業資本要求、信用要求、金融專業業務能力要求等,而且要按照金融企業的要求進行監管。

在成熟市場國家,一般會先設定制度規則,再讓企業進行相關業務,但當時為了支持行業發展,這些市場准入制度都沒有制定,使許多企業只要有一點資金並建立一個網絡平台,就可以從事網絡借貸業務;而P2P平台企業對網絡借貸平台的制度規則設定,都把具有公共品性質的制度規則,完全轉化為不受監管的純粹私人品,這些平台自然成為企業少數人謀取暴利或龐氏騙局的工具。

當時有一家P2P網絡借貸公司曾請我參加他們的促銷宣傳論壇,他們告訴我,其借貸產品控制風險如何好、民眾從事借貸業務是如何便利,但就是不講借貸利率是多少。後來我在演講中說,無論是風險控制還是便利性,如果該產品的借貸利率遠高於一般市場借貸利率,那麼這種業務或產品如何吹捧都沒有用,而借貸利率的高低則實質所在。

所以,對當前中國平台經濟的有效治理,首先是政府的監管者要對平台經濟的基本特徵有所了解,要有新思維、新觀念、新方法來設定制度規則,比如數據作為一種資源,其產權如何界定與確立,用傳統產權理論已不適用;以反壟斷的方式一了百了,更是無濟於事。

只有確立數碼經濟下一種產權理論的新框架,以此來釐定平台經濟的行為規則,這樣才能清楚地界定平台企業的壟斷行為,實現有效監管,保護消費者和投資者的利益。在這種新思維方式下制定法律制度,才能為未來平台經濟發展與繁榮做好制度上的準備。

其次,平台經濟是一種數碼共享經濟,平台企業之所以能夠把作為公共品的數據轉化為牟利工具,最為關鍵的問題就在於中國數碼經濟基建落後。如果政府能夠建立起作為公共品的各類數碼共享平台,那麼平台企業所掌握作為私人品的數碼信息範圍自然會有限,想用以牟利也並非易事。例如,當前銀行業的數據基本上是掌握在各商業銀行手上,這種銀行數碼企業私人化,不僅與現代開放銀行所要求的數碼共享相差很遠,也是政府對金融企業實行有效監管的障礙。

約束算法模式 方能有效治理

另外,對平台經濟進行有效治理,須對平台的算法模式進行事前標準化規定,因為平台經濟資源配置的核心,基本上是通過電腦算法模式來進行。這些平台經濟的算法模式看上去是技術化、智能化、客觀化,給出的利益關係較為科學、客觀、簡單、便利、對外部信息反應靈活,但實際上是把結構複雜的利益關係藏在算法語言程序的黑箱裏,從而使消費者、投資者及監管者均無法準確識別和評估此類利益關係的本質及風險。在這種情況下,消費者或投資者的利益很容易受侵害。

如果沒有相應的約束條件,區塊鏈、智能合約、數碼加密貨幣更是把這種利益關係的技術化推向極端,比特幣的瘋狂就是例子。對算法模式給出事前約束條件,是對平台經濟進行有效治理關鍵一步。

最後,政府要全面開展普及數碼公民教育。這不僅有利於平台企業家遵紀守法地經營,也有利廣大民眾及政府部門對平台企業進行有效監管、減少平台的違法經營、穩定市場秩序等。

總之,對中國平台經濟的有效治理,就在於我們先要在相應制度規則上準備好,在平台經濟發展及監管之間不斷尋求平衡點。

離開了大數據及大數據分析,平台經濟根本無法發展。(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