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天

副刊版 2021/05/27

分享:

哥哥回歸上海需要檢疫十四天,叫苦連天,這已是他第三次接受檢疫,連續十四天被困在酒店小房間裏,定不好受。但若然不是十四天,而是四十天又如何?

檢疫英文是quarantine,字源是quarantena,來自十四世紀威尼斯語(也是當年北意大利的通用語言),意思正正就是「四十天」。故事始於十四世紀中期,黑死病在歐洲急速蔓延,此病主要帶菌者是黑鼠身上的蝨,隨着海上貿易蓬勃,黑鼠飄洋過海從中亞洲跑到歐洲,威尼斯這主要港口當然首當其衝,為減少感染,船上船員乘客一律需在船上檢疫四十天才獲准上岸。試想,在古代木船經歷以月計的旅程,泊岸後仍要居留船上熬四十天,待得不死不病,才可上岸,跟此苦況相比下,酒店檢疫十四天尚算可以。

檢疫歷史悠遠流長,早在舊約聖經《利未記》已記載懷疑染上麻瘋者(Leprosy),便會被關起來隔離,每過七天便有祭司檢看麻瘋有否出現,跟現在冠毒懷疑個案遭檢疫及定時唾液檢測差不多。至於檢疫時間之長短,理應按不同傳染病的Incubation period(潛伏期)長短而定,意思是由感染日子到病徵出現的時段,冠毒潛伏期由一到十四天不等,平均是五天,而有部分變種病毒的潛伏期長達二十多天,故此,香港出現十四加七的檢疫期。

醫生仍有幸未遭檢疫之苦,但這絕對是有切身的可能,還是預備多些原稿紙,十四天正好用來寫作。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