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困局:Catch-22

副刊版 2021/05/28

分享:

多年前在醫學院畢業後遇上困局,未能解決便無望行醫。當年以留學生身份進入醫學院,畢業時仍是留學生。醫學院畢業後,當然要做實習醫生,只是實習是份工作,按移民局規定,必須有公司或機構聘用,並得到有效合約,才會考慮簽證申請,但同時,申請實習的過程中,需要有效簽證才會被考慮,簡單一句就是「沒有工作就沒有簽證,沒有簽證便沒有工作」。

這困局便是著名的「Catch-22」(見註),兩種矛盾現象互相克制,令困局無法解決。

至今,香港只有一百多萬人接種疫苗,其中未接種疫苗者,很多不是不想接種,而是想推遲接種,不少人想等到通關後,可以外出旅行時才接種。若要求通關後才接種疫苗,但同時沒有七成市民接種疫苗便通關無望,這便是典型的Catch-22。

印度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多月穩守關口的台灣突然嚴重失守,新加坡一次又一次的小爆發,日本面對奧運但確診數字仍日見新高,甚至在海拔六千公尺的珠穆朗瑪峰營地也不能倖免;各地烽煙四起的時候,香港再次失守是遲早問題,一旦失守,通關便無望。故此,能有七成市民接種疫苗,才具最佳條件獲通關的機會;若要求通關後才接種疫苗,就等於把香港處於Catch-22困局。

醫生過往的Catch-22經歷並不好受,只盼香港人不會長期處於相同困局。

註:「Catch-22」一詞出自美國作家Joseph Heller著於六十年代的同名小說,意即進退兩難的狀況。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