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首要補撕裂 華崛起非真正威脅

評論版 2021/05/29

分享:

由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民主黨參議員梅嫩德斯(Bob Menendez)提出的「2021戰略競爭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 of 2021),4月21日在參議院外委會以高票數表決通過,開始進入複雜的立法程序。根據路透社報道,該議案得到民主、共和兩黨強力支持,極可能在國會通過成為法律。兩黨在對華強硬路綫上「罕見一致的情緒」,在深度分裂的美國國會裏實不多見。

美政治主流 反華民粹意識氾濫

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家薩默斯(Larry Summers)曾說過,中國經濟的崛起是本世紀最重要的事件。美國支持中國的崛起符合其國家利益和世界觀,曾經是政治主流,即使意識到中國經濟的持續崛起和壯大不可阻擋,美國仍然有足夠理由相信,與中國在經濟與地緣政治上合作的利益巨大。事實上,過往幾十年來,不同的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並沒有阻止美國政府(至少從克林頓時期以來)將中國定義為戰略夥伴而非競爭對手的決心。

不幸的是,這些在過去幾年都已改變,美國近年已把中國經濟崛起視為威脅,而非機會。無視與中國合作的利益、任由對抗中國的民粹意識形態氾濫,正在塑造美國的政治主流和價值。不難理解,這是美國主流價值受到民粹政治巨大挑戰的結果,只是這一變化速度之快、範圍之廣,令人不可思議。

兩黨極端對立 特朗普加劇撕裂

美國近年兩黨分裂嚴重,極端對立的兩黨又加劇社會的撕裂。社會撕裂和民粹主義政治抬頭,反映在經濟全球化時代下,美國政府未能有效治理及最小化因經濟結構變化帶來的社會成本。5年前,特朗普正是社會對立的產物,他逮住了社會分裂創造的政治機會,其執政更將社會撕裂推向了新高度。

相比之下,審慎管理經濟全球化風險,並確保結構變化成本最小化,是中國和大多數亞洲國家的經驗。回想一下,中國在2001年成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往後10年經濟發展迅猛,是因為成功避免了因開放那些受保護的經濟領域而引發的震盪。中國是將衝擊轉為機遇一個很好的案例。

的確,現代科技的發展和經濟全球化會對國家經濟結構和基層人士帶來衝擊,但擁抱科技和全球化的利益巨大,問題在於政府如何適應和有效治理這種改變帶來的風險與挑戰。實際上,美國過去幾年的狀況顯示,將中國視為敵人,並從全球化中退縮,不僅不是可靠的解決方案,還會使情況更糟。不幸的是,就幾年功夫,這些都不可思議地發生了,中美關係嚴重倒退,全球自由貿易體系也滑向幾乎瓦解的邊緣。

兩個月前,在北京舉行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為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秘密訪華50周年安排了一個特別環節,97歲高齡的基辛格通過視像連綫發表了講話。基辛格是美國健在的政治家中最有資格對中美關係發表意見的人,是這50年中美關係變化的最佳見證人。

他在發言中說到,兩國積極的合作關係至關重要,世界的和平與繁榮取決於中美之間的理解,又指出兩國從未與跟對方同等體量的國家打過交道,這是初次經歷,必須阻止目前的危機轉變成嚴重衝突。不過,他對兩國關係的走向略顯悲觀,因為在由現代科技、全球化傳播和經濟全球化造就的時代,確實會讓達成合作共識變得極其困難,這要求雙方都要付出比以往更大的努力。

後一句話切中了要害:現代技術,特別是「移動革命」,具有摧毀社會主流價值觀的力量。早在移動互聯網技術普及之前,社會流行的價值觀和世界觀深受傳統主流媒體影響,而主流媒體是社會精英的喉舌。長期以來,主流媒體的競爭策略是要擴大自身影響力,最佳策略是在競爭中盡量保持中立,以留住大多數的觀眾和讀者,這類似於經濟學上著名的霍特林模型(Hotelling model)所遵循的邏輯。

受霍特林模型啟發,經濟​學家道恩斯(Anthony Downs)於1957年發展出「中間選民理論」(median voter theorem)。在政治競爭中,兩黨為獲取更多選票,策略必然受「霍特林式競爭」支配。長期以來,美國的兩黨民主政治制度運行良好,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中間選民代表了社會的主流意識形態。

移動革命 衝擊兩黨民主制度

但移動互聯網技術通過傳媒和社交渠道,衝擊了美國的兩黨民主制度。「移動革命」首先使人與人借助智能終端(特別是智能手機)而互聯,信息傳播極其廣泛而即時。更重要的是,它使傳統主流媒體被定制化或個性化的意見表達取代。

當個性化表達和新傳播渠道主導傳媒世界時,影響每一個人的不再是傳統主流新聞,而是在手機上傳播開來的各種個性化信息。為了維持更多影響力,媒體推手需要製作和傳播更加定制化和極端化的意見表達,這意味着向中間選民靠攏的「霍特林式競爭」邏輯被顛覆,追求極端化和充滿個性的意見表達,成為網絡傳媒的主導競爭策略。

「移動革命」改變了傳媒競爭策略,深刻影響了社會的主流意識形態和價值。一旦中間選民假設不再成立,政治的分裂也就是遲早的事。面對基辛格所言、現代科技對價值觀之衝擊,美國政黨根本沒有作準備,反而對社會撕裂和民粹主義推波助瀾。且不說中美關係,就是一團糟的國內問題,美國兩黨也需要政治上更加合作、更有作為,共同尋找解決方案。

相比之下,盡管中國的做法並非沒有代價,也遭到諸多詬病,但至少表明中國對管控極端網絡言論和民粹主義衝擊主流價值的重要性,有足夠的認識。

坦白說,對美國而言,真正威脅美國未來的不是中國的經濟崛起,而是如何彌合社會和政治的撕裂,找回主流價值,重回美國昔日在全球的領導地位。

Copyright:Project Syndicate, 2021.

www.project-syndicate.org

美國近年兩黨分裂嚴重,加劇社會撕裂,特朗普執政更將撕裂推向了新高度。(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張軍 上海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石爍 復旦大學中國社會主義經濟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法國克萊蒙-奧弗涅大學國際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經濟研究所訪問研究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