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救生

副刊版 2021/05/31

分享:

今次甘肅出事的一百公里越野長跑,其實和城市馬拉松大不同,而更像是野外求生競賽而非簡單戶外長跑,當中的體格、裝備、支援要求截然兩樣。

有國外比賽經驗者比較,以二○一九年梁晶得亞軍的歐洲勃朗峰山區賽為例,其救援專業度才屬正常。五百位救援員、八百位志願者、每個站點有救傷及資源補給,全程定位通訊,三部直升機候命。但反觀白銀石林,最決定性區別是所走過的無人區,竟無訊號無補給沒人看管。以為開放天然環境就是條成熟的賽道,安全意識之薄弱難辭其咎。難以相信這模式已是第四年,亦即更多類似的山地賽可能也有類似狀況。

回到城市馬拉松,近幾年一直有馬拉松經濟現象,全中國竟每年有一千八百多場賽事。大城市一年有幾次,而且各地地方政府都視為政績。有些成功的帶來名聲和實際收入,最突出例子是成都和武漢,成都已很大機會入選全球滿貫計分賽事站之一。武漢因路綫優美,經長江大橋、武大、東湖等,已成為最耀眼城市宣傳片一樣。

城市形象外,是商機。收入來自贊助、報名、轉播和配套服務。全年全國馬拉松直接產業超千億元人民幣,已未計算平日運動裝備更換的消費,如一年換三對鞋、衣衫等。

整個跑步風潮也是有職場鼓勵,不少大企業及高級進修學院,如EMBA課程,視為團結公司文化活動。特別常見是那些學院,每年組隊徒步競跑,穿越沙漠或地形險峻之境,也是運動理念在中國職場富特色的轉化。

悲劇熱議所及,最受影響肯定是類似的政府主催野外大型活動將叫停重新檢視,受累的可能也包括城中的馬拉松經濟。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