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強攻芯片添競爭力 京須加力

評論版 2021/05/31

分享:

美國對華芯片科技戰,正在拜登執政下變得更有組織。拜登芯片政策逐漸成形,政府牽頭重金刺激產業發展的做法,雖是仿效中國,但美國得益於技術底子更厚、與產業鏈內夥伴關係更深,對芯片的投資很可能比中國高效。中國欲急起直追,擺脫芯片卡脖子,正面臨更大挑戰,需要加倍努力。

參院倡撥520億美元 谷生產研究

「我們只需要聯邦資金來解鎖私人資本。」這是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向芯片業界宣講政策的話。參議院兩黨議員早前提出法案,要求撥款1,200億美元來支持美國先進科技研究,來加強對中國的競爭力,當中包括520億美元來推動美國芯片生產和研究。

雷蒙多預期,520億美元聯邦政府刺激,能產生合共1,500億美元以上聯邦、州政府及私人企業投資,最終使美國擁有7至10間新芯片工廠。法案推動者之一,共和黨參議員科寧(John Cornyn)甚至形容:「中國令美國別無選擇,只能做這樣的投資。」

相比前總統特朗普一味嘗試阻撓中國前進,不惜敲碎全球芯片產業供應鏈,拜登更為重要提升美國本身實力,維持對中國優勢。

美國朝野現時都注意到,中國正下定決心推動芯片產業發展,而美國對芯片產業鏈的掌控多年一直弱化,對外地產生了依賴,成為弱點。1990年全球有37%芯片都在美國製造,今天這個數字已降至12%。拜登政府的芯片產業政策,正是要扭轉這個趨勢。

過去十多年來,世界芯片企業普遍朝「無廠」這大方向轉型,只設計芯片,外判專門代工廠生產。21世紀之初,全球有數十家頂尖芯片製造商,但芯片應用愈來愈廣泛,價格相對愈來愈便宜,而芯片技術愈來愈複雜,研發下一代芯片成本愈來愈高昂,今天頂尖芯片製造商只剩台積電、三星及英特爾3家,美國英特爾技術更已相對落後前兩者。

Trendforce數據指出,台積電、三星芯片製造市佔率分別達55%及18%,而台灣及南韓兩地佔據了世界81%芯片製造產能。分析普遍認為,兩地能在芯片製造領域跑出的原因,正是因為有政府產業政策的扶助和帶動。

拜登打算把這一切「收回」美國國內。他2月簽署行政命令,指示華府評估芯片等關鍵供應鏈現存風險,並提出補救建議。拜登2萬億美元基建大計中,包括了500億美元資助芯片製造與研究。美國國會也在推進《美國芯片法案》(CHIPS for America Act),要求政府向芯片製造商提供稅務優惠等便利,以創造誘因令芯片製造業回到美國。

藉美影響力 塑全球產業鏈重心

與此同時,拜登政府亦正運用美國對全球夥伴與盟友的影響力,將對方芯片製造產能吸收。台積電5月初表示,計劃斥資120億美元,到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興建5納米芯片代工廠。三星也在南韓總統文在寅5月下旬訪美時宣布,有意在德州奧斯汀投資170億美元,設立同樣是5納米技術的芯片代工廠。

拜登將美國重塑成全球芯片產業鏈重心的大計,要實現相信不太困難。事實上,雖然台積電與三星在芯片製造方面冒起,但美國始終牢牢掌控住,芯片設計工具和製造設備的關鍵技術。這使得世界各地芯片相關企業都要看美國面色行事,也是美國能對中國內地芯片卡脖子的原因。

芯片設計工具方面,電子設計自動化工具(EDA)是必需軟件,市場由美國Synopsys、Cadence及Mentor 3家公司壟斷。至於芯片製造設備5大企業,Applied Materials、Lam Research及KLA 3家都是美企,另外荷蘭ASML、日本東京電子的技術知識產權也是來自美國。

拜登現在推出產業政策配合美國芯片技術話語權,勢可令美方優勢得到充分發揮,延續美國主導權,而中國芯片自立之路,難度恐怕會愈來愈高,出路愈來愈窄。

華芯片自立之路 仍欠技術累積

「美國半導體聯盟」(Semiconductors in America Coalition)3月成立,60多家成員廠商中除了美企,還包括台積電、三星、ASML等全球企業,獨缺中國內地代表。台積電4月雖然宣布在南京擴大投資,但只是生產落後多代的28納米芯片。ASML也在美國限制下,沒有向中國內地出口最先進的極紫外(EUV)光刻機,只賣較落後的深紫外(DUV)光刻機。

中國既缺少美國這樣的聯盟,技術累積也不夠。中國雖然數十年前已有開發微米級光刻機,但礙於基礎科研能力不足,無法在芯片製程進入納米級後跟上世界水平。台積電現在邁向2納米之際,內地芯片製造龍頭中芯國際才剛追到14納米。中興去年表示,自行研發7納米芯片實現商業應用,但與華為一樣,仍由台積電代工製造。

科研無捷徑 恐「板凳要坐十年冷」

美國過去未有芯片產業政策尚且一回事,現在拜登芯片大計逐漸明確下,中國芯片產業政策的效率難免會遭比下去。國家去年推出數十項優惠政策,包括向經營15年以上28納米或更先進芯片製造企業,免稅10年。

但可以說,芯片技術無錢一定搞不起來,有錢卻不一定能搞起來。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坦言,發展關鍵核心技術,要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思想準備。

即使捱過十年冷板凳,美國亦不會再於今日水平原地踏步等中國追;中國要真正擺脫芯片困局,也許應投放更多心思到石墨烯或其他全新技術上,尋求「彎道超車」,這需要的卻正是扎扎實實的科研基礎,並無捷徑。十四五規劃定出,將基礎研究經費佔研發開資比重提高到8%以上。成效如何,時間會給出答案。

美國總統拜登的2萬億美元基建大計中,包括了500億美元資助芯片製造與研究。(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