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港生活質素 3法案應速通過

評論版 2021/05/31

分享:

完善選舉制度條例草案上周四在立法會三讀通過,政治方面可謂大局已定,接下來就看立法會能否做到真正關顧民生,盡快審議3條跟本港生活質素有關的法案,分別是:禁售電子煙和加熱煙、引入境外港人醫生,以及固體廢物徵費。

禁售電子加熱煙 引導青年

適逢今天是世界無煙日,禁電子煙和加熱煙的討論乃是全球熱話,包括上星期國家衞健委和世衞組織駐華代表處聯合發布了《中國吸煙危害健康報告2020》,表明目前的研究足已證明電子煙危害健康,尤其增加心血管和肺疾病之風險,並影響胎兒發育。該報告同時發現,使用電子煙往往令人更容易吸食捲煙,對青少年的影響更較其他年齡組別為高。

此外,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去年在新冠肺炎肆虐下,仍繼續把年輕人吸食電子煙形容為「疫症」(youth e-cigarette use remains an epidemic),足見情況有多惡劣。香港大學的研究亦發現,超過一半使用加熱煙者,同時也有吸食傳統香煙產品。

正如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早在3年前於立法會解釋為何修訂《吸煙(公眾衞生)修訂條例草案》時警告,電子煙和加熱煙皆為「入門煙」,新型煙草產品會成為許多青年開始吸煙的「門戶」,而制止這個習慣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直接封門,全面禁止售買。

留意《吸煙(公眾衞生)(修訂)條例草案》自兩年前正式引入立法會審議之後,各黨派議員卻一直拖延審議進度。甚至有議員認為,電子煙和加熱煙應當在規管下繼續售賣,以助市民戒煙(上述研究結果卻表明,食電子煙會引致煙癮加深),而稅率則應根據危害性來下調--此倡議背後實際上是歹毒邏輯:一旦調低了電子煙或加熱煙的稅率,它們不但擁有了於市場合法出售之身份,且因為較便宜令人更容易「入煙門」,煙草商從此多了渠道誘惑下一代墮進煙癮深淵,長遠肯定大幅增加本港公共醫療開支。

實情是,議員這兩年拖延草案通過,已間接令不少青年走進此歪路。如今衞健委正式宣布電子煙危害健康,一眾立法會建制派議員在「愛國者治港」大原則下,就算真的跟商界有甚麼千絲萬縷的關係,總知道要緊跟國家所定下的路綫,全力阻止電子煙和加熱煙像瘟疫般持續擴散了罷?

引入境外醫生 紓緩人手壓力

健康問題亦帶出今屆立法會不可不過的另一條法案:引入境外港人醫生的《醫生註冊條例》草案--當中必須先釐清的重點,是「申請者必須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絕非坊間有人惡意散播「申請時不用是香港人,來港工作後自然可申請為永久性居民」之誤導信息。

至於現時醫生業界反對草案的兩大理由:「應先阻止公營醫院醫生流失」和「免試便不能保證醫生水平」,也同樣是誤導信息--首先,香港的「醫生相對人口」比例屬全球已發展地區的低水平(香港是每千人有兩名醫生,相對英國和澳洲則每千人分別有3名和3.8名醫生)。既如是,則公私營兩邊其實皆不夠醫生,只是公營醫院的問題極嚴重,而實情是私營住院服務亦正因如此,故一直未能開拓收費較相宜的中產市場。

至於「免試便不能保證醫生水平」此論點,則顯然是忽略了所有申請者「必須在公營醫療機構工作至少5年,服務要稱職並令人滿意」這項核心要求,亦即境外港人醫生仍須接受評估,不過形式是一個為期至少5年的「在職考核」。從解困角度,若不想引入境外港人醫生免試註冊的新制度,便只能增加醫學院名額;可是不引入更多老師,兩間醫學院均不能招收更多學生,故答案始終是要引入境外醫生來港任教。

除了別讓香港烏煙瘴氣,導致生病才求醫,要改善生活質素亦須阻止垃圾圍城--疫情底下,外賣食品和網購大幅增加,因此固體廢物是香港不可迴避的課題。至於應對之道,是較上述草案更早引進的《2018年廢物處置(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修訂條例草案》。由於用上極長時間審議,加上去年草案接近「流產」,故有輿論認為,立法會議員刻意拖延這項新法例的力度,比禁售電子煙還要來得大。

為何在泛民總辭後,立法會卻仍然出現如斯嚴重的拖延審議狀況?因為除了商界不想因而增加經營成本外,很多打算爭取地區票源的建制派議員,認為低收入家庭大多反對固體廢物徵費,導致跨階層兼跨黨派夾擊這條草案。

固體廢物徵費 設較長適應期

但正如以上有關禁電子煙之分析,香港建制派這種只從自身選舉利益出發的狹隘思維,跟國策可謂完全不符:國家發改委早於2018年已定下2020年底前全國城市建立生活垃圾處理收費制度,至上周又推出《十四五時期深化價格機制改革行動方案》,相關進度已由「城級」去到「縣級」以上的地方政府,要求各縣也必須建立生活垃圾處理收費制度,並於今年7月起,城鎮垃圾處理費由住建部轉至稅務部,可見中央對固體廢物徵費有多大決心。若聲稱國際大都會的香港在提升環保和生活質素這方面,竟然連國內的縣政府也及不上,特區官員連同議員恐怕會感到無地自容。

事實上,目前香港的都市固體廢物收費法案,已有不少寬限措施,包括為綜援受助人提供有關援助:參照3人家庭的棄置廢物估算收費(按每天垃圾量為10公升計算)約為每人每月10元,新法例實施後,綜援之標準金額亦會按「每人每月10元」的水平增加,也就是領綜援的家庭除非較一般港人棄置多更多垃圾,否則不會因而有額外的財政負擔。另外,政府同意收費初期不應採取密集及嚴厲的執法行動,故承諾設立「適應期」,所以建制派議員與其全力反對,不如更務實地爭取較長適應期。

疫下外賣食品和網購大幅增加,因此固體廢物是香港不可迴避的課題。(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