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遷徙記

副刊版 2021/06/02

分享:

最近關注的這單小新聞,開始惹起全國重視及正尋找解決方法。從西雙版納出走,一直奔向昆明的一個大象家族,共十五隻,走了近四百多五百公里,距離昆明市區愈來愈近。差不多要出現這樣的情景:一家大小象家族,要在城市街道出現了。這真帶有社會學又或者文學的色彩:一頭大象,突然在便利店門口出現!

原本只是深山大象家族的遷移問題,但鬧大了,則很有點反思意味。是甚麼原因驅使牠們離開家鄉?牠們要往哪?人們又將如何應付?

原因相對易懂,無非為了更愜意的生活空間及糧食。但牠們也不知道一路往北走,是否就有更合適落腳的森林。雲南野生大象,特別在大西南邊界這一帶,並不罕見。我們去西雙版納,就見到野象谷。遊客看一下沒問題,有其異國風情趣味。當地人卻不以為然,因為對農作物及土地不利。而且幾乎每年都會發生大象意外,弄出人命。

象甚麼都吃,而且食量驚人。這次北走的象群之中,有一小象就因吃了過多酒糟而醉倒,被大隊甩了,搞到象群要回來找牠。才發現,小象也能吃下二百斤酒糟。

今年,由著名自然生態學者大衞愛登堡擔任旁白的紀錄片叫《The Year Earth Changed》,值得觀看。講述疫情令世界不同地區人類足迹減少,反而野生動物重新出現。海灘上的龜,生蛋更順利;野豹擴大了生活版圖,看似是浪漫化的大自然向人類文明的調整。

由於今次象群已惹起全國關注,為避免有意外發生(在陌生及被挑釁的環境中,大象其實相當危險),政府部門現正頭痛的是如何「勸退」象群。山頭太大,也不能圍着牠們杜絕去路。用食物引路,最後打麻醉後搬運,可能是最後的方法。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