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活提升使用率 增康體場地供應

評論版 2021/06/02

分享:

日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表示,預計最快7月底容許郵輪公司復辦航程「沒有特定目的地」的「公海遊」,供港人參加。不少業界人士隨即表示支持,並強調不會聘用仍屬高風險地區的船員營運,希望盡快成事。

筆者認為,推動「公海遊」的意義並不止於業界「成功爭取」,更顯示出特區政府看待休閒產業在社會中的地位,已出現範式轉移。簡單地說,容許「無目的地」郵輪開航,代表政府認同交通工具的存在價值,不只是為了前往目的地,「享受過程」也可以是同樣重要。

此前,運房局已於上月中建議修訂《道路交通條例》,支持香港自動駕駛行業的發展,可見在政府的觀點中,港人使用交通工具之目的,不再止於「前往目的地」。增加市民在駕駛過程中的舒適度,也開始成為政府施政的考慮因素,甚至可成為未來經濟發展的方向。Tesla豪華電動車5年前成功在港紮根後,經由香港輸出到全世界,其實也是成功例子。

特區政府對港人休閒娛樂、生活態度的重視程度,其實自往年「封關」後,已逐步提升,例如特首林鄭月娥在去年《施政報告》中宣布港珠澳大橋香港車免中港牌北上、海洋公園改革、「躍動港島南」計劃、以至本文所說的自動駕駛技術修例,或多或少也是受到港人疫下缺乏娛樂的悲憤情緒所驅動。難得政府在改革方向上已開了頭,我們今日應抓緊機會,突破既有框框,對康樂產業的改革多加討論。

增使用時間 換活動空間

香港的「生存空間」問題遠不止於居住用地,全港絕大部分行業,包括康樂體育,也缺乏土地。當社會各界警告本港未來5年的新建房屋量將出現「斷崖式下跌」時,康文署轄下的康樂和體育場地數量,過去5年基本上也是接近零增長,至近期政府對康樂行業「上有政策」後,康文署才開始對轄下設施實行「供應側改革」,例如5月初宣布打擊「炒場」等新措施。

如果以傳統城市規劃、繪製地圖的「平面」概念去想,康體設施的供應管理其實是在佔用珍貴的土地資源,所以近年一直不獲關注。但康樂用地的需求結構與商住用地不同,用戶主要是以「小時」租用,而非商住用地般以年計算,所以康樂場地要增加供應,側重點並不一定在「空間」,而可以是在於「時間」。用公共政策研究的語言來說,即是只須提升現有場地的使用效率,就能達到增加供應的目的。

中小學出租體育設施 可常規化

香港很多中小學校的體育設施,在平日上課期間,表面上已無空檔,但其實大部分學生都只會在平日日間,即康文署定義的「非繁忙時間」內使用場地(平日晚間和周六日則為「繁忙時間」)。全港1,000間中小學,加起來就有最少千多個球場空置,與康文署在場地供應上有極大互補性。

一些學校其實亦已有既定做法,在平日晚間和周末日間,將場地借予舊生使用。會將這種做法常規化的學校不多,主要是看舊生會規模,如果和校方協調能力較強便會安排,官校的例子有皇仁書院;英基轄下英皇佐治五世學校的球場設施則明碼實價,對外開放,經審批就可租用。無論是免費開放還是出租取酬,中小學校於辦公時間後釋放康樂空間予社會人士的做法,都應該推廣。

今日大部分香港人都受過9年或以上免費教育,要全港中小學常規性出租康樂場地予舊生及其家屬,在保安和行政上其實不難。假以時日,若此模式經營得當,更可仿效北美高等院校的做法,將出租場地和舉辦體育活動的收入用作建立獎學金,以及投資改善校園設施,為人口老化下日薄西山的香港教育行業注入新動力。

運動場草地 可開放出租

同理,康文署的25個室外運動場,主要使用者也是中小學,每年租兩個早上,用來舉辦運動會。和校內設施一樣,運動場的所謂「使用率高」也只是平日辦公時間內使用率高,平日晚上和周末(亦即其他設施的「繁忙時間」)使用率其實甚低,最多是免費開放作緩跑徑,中間的大片草地更是只作觀賞用途。

其實該類場地亦可以「時間維度」改革,大幅增加供應。以筆者熟悉的馬球為例,本港的馬球隊以業餘球員為骨幹,一般練習時間總是在上班前的清晨、下班後的黃昏和周末長假期,而且只使用中場草地,與學校運動會市民公餘跑步並無競爭。配合「躍動港島南」新政策,只要在香港仔運動場練習、馬匹寄養在本來就有動物設施的海洋公園便可,基本上毋須動用公帑增設任何基建和改變土地用途,已可進行「供應側改革」。

至於草地的保養成本和技術問題,也是可以用錢解決,例如馬球會租用運動場草地收取較高租金,亦可以較高租金出租予其他球類活動。對於運動場的草地,社會明顯有需求,政府只需要增加租用模式和租金去抵銷草地的保養成本便可。如此既可改善市民在香港生活的幸福感,又可製造相關的輔助專業職位,一箭雙鵰,何樂而不為?

康樂場地要增加供應,側重點並不一定在「空間」,只須提升現有場地的使用效率,就能達到增加供應的目的。(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