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高層通話 3方面解讀

評論版 2021/06/03

分享:

在中美關係全方位緊張的形勢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上周四(5月27日)與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舉行了電話會議。會後,中國商務部公布:「雙方進行了坦誠、務實、建設性的交流……雙方認為發展雙邊貿易非常重要,並就彼此關心的問題交換了意見,同意繼續保持溝通。」

對於此次中美貿易高層通話及商務部的發言,可以從以下3方面進行解讀:

疫情+貿戰 貿易額仍增

一、中美雙邊貿易關係非常重要

今年第一季中美貿易額按年增長73.1%,其中美國從中國進口增長74.7%,對中國出口則增長69.2%,比2018年特朗普挑起中美貿易戰前一季進出口貿易額,分別增長19.3%和11.7%。也就是說,在新冠疫情和中美貿易戰雙重壓力下,中美貿易從未停止,且持續增長。

以上資料足以表明,中美貿易是兩國關係的基石,美國部分政客的「脫鈎」言論,是完全脫離現實和不負責任的。

根據美國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公布的資料顯示,2020年美國對中國貨物出口為1,230.1億美元,比2019年增長18%,同期美國對其他國家的出口則按年下降了15%。

美國對華出口最多的幾大類商品是大豆穀物(172億美元)、半導體產品(120億美元)、油氣(92億美元)、汽車(60億美元)、導航和儀器(60億美元)。美國企業在中國內地投資企業累計已超過7萬家,年銷售額高達7,000億美元,僅2020年就有1,600家美資企業落戶中國。

二、美國經濟遇到了麻煩

在新冠疫情下,特朗普政府大規模「放水」2萬億美元,拜登一上台再「放水」3萬億美元,這些資金未進入生產供給側,卻流入了消費、股市以及大宗商品,令美國通貨膨脹率急速攀升,今年4月高達4.2%,遠高於聯儲局的加息門檻。

美國聯儲局在2019年制定了加息門檻,以通貨膨脹為加息標的,通脹超過2%就會考慮加息,當年美國的通脹率僅為1.8%;今年3月美國通脹率升至2.6%,聯儲局曾改口「等通脹率在2%以上維持一段時間才加息」,沒想到通脹在4月一舉突破了4%。聯儲局有壓力,拜登政府更有壓力。

美國通貨膨脹上升怎麼辦?一是加息,但加息會令股市崩潰,導致經濟進一步衰退,再加上美國龐大債務的利息支出勢必劇增,造成財政壓力;二是聯儲局收縮買債規模,減少市場流動性,但如此金融體系一下子難以承受;三是進一步加稅,通過增加企業稅和富人稅,減少財赤,但此舉面臨國會內部共和、民主兩黨爭執,再加上拜登還有下一年度6萬億美元政府開支等候國會批准,以上3招消除通脹的辦法,看似行不通。

撤華商品附加關稅 可緩通脹

拜登政府想起了特朗普留給他的中美貿易戰附加稅。特朗普曾對從中國進口約2,500億美元貨物加徵25%關稅,他以為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後,美國進口商會減少從中國進口,結果出乎意料,進口沒有減少,反而增加,這25%的關稅全部由美國進口商轉嫁予消費者或生產企業,該筆稅款一年高達800至1,000億美元。

如果拜登政府取消上述附加關稅,可以降低美國消費者的購物支出,從而降低通貨膨脹,但他不甘心單方面宣布取消,這就要讓戴琪出面與中方談。這應該就是美方要求這次中美貿易通話的大背景:以降低關稅緩解美國通脹壓力,同時以撤銷對華附加關稅向中方施壓,換取其他方面利益。

三、中美貿易紛爭的3個誘因

拜登政府繼承了特朗普的打壓中國政策,要既實惠又體面地撤銷對華貿易附加稅,唯一途徑便是與中方高層溝通。

5月27日的中美貿易通話,是9個月以來的首次。由於中美貿易關係對雙方的經濟影響是多方面的,這次會議只是開了個頭,需要繼續保持溝通。

拜登的最大可能性是要求中國購買美國更多貨物,來換取對華撤銷附加稅,至於其他所謂人權、知識產權、2025中國製造、國企補貼等等,也會作為籌碼,拿出來老調重彈,但中國的態度已經十分明確,美方很難訛詐到甚麼東西。

解決貿易逆差 美需棄冷戰思維

因為,中美貿易紛爭的產生有3方面的誘因,第一,是美國長期以來對華出口禁令和自身產業結構引發的對華貿易結構性逆差,並非一朝一夕可以解決,美方需要放棄冷戰思維,開放對華出口,以及調整其自身產業結構。

第二,是中國經濟崛起,特別是創科領域的後來居上和局部領先,引起美國不安,不斷挑起事端,例如罰款中興、斷供華為芯片、終止中移動在美國上市地位等,這些問題上中方無路可退,只有等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痛到心頭了才會醒悟。

第三,是在美國一些敵視中國的極右翼政客鼓動下,共和、民主兩黨將中國當作最大的競爭對手,他們敵視中國,不斷向現任政府施壓,強化對華態度,包括不惜打貿易戰,甚至「經濟脫鈎」。

總之,自中美建交以來,雙邊經貿快速發展,已經形成了優勢互補、利益交融、互利互惠,共同利益大於分歧,成為中美關係的壓倉石。面對近年美國對中國採用所謂戰略遏制、利益敲詐、模式打壓,中國應保持戰略定力,不受對方干擾,做好自己的事情,發展還是硬道理。

在新冠疫情下,特朗普及拜登政府相繼大規模「放水」,令美國通貨膨脹率急速攀升。(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謝湧海 香港中華總商會副會長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