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多點

副刊版 2021/06/04

分享:

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名著《Oliver Twist》曾多次搬上銀幕,但無論是哪個版本,最令人感觸的,總是這一幕,孤兒Oliver被送到專門利用童工的紡織廠工作,在這裏,兒童終日捱餓,每天只有一餐麥米粥。一天,精靈的Oliver被其他兒童推舉,代表大家向那肥胖主管說一句:「Please, Sir. I want some more.」

老胡不需捱餓,但已跟癌魔共存達四年之久,肺癌有EGFR突變,第一代和第三代標靶治療,分別為他帶來共三年的正常生活,惟近年失守,幸而靠化療和免疫治療,又再無風無浪地度過一年。可惜,肝轉移突然轉差,本來剩下選擇不多,醫生決定再次從肝轉移抽樣及作基因檢查,好不容易才另外再找到MET Amplification這驅動基因,而初步研究,剛在美國上市的新藥可能有效。

跟老胡高興地分享好消息,並作特別安排嘗試引入新藥,對他來說,這應是天大喜訊,只是他臉上仍滿臉狐疑。醫生於是再次重申這方案的可行性和安全性,但老胡仍是不愉快,向醫生問道:「想知道這新方案失敗後,你是否已預備好另一種治療方法?」

老胡這句話正是:「Please, Sir. I want some more!」(醫生,我想要多些!)

醫生實在不懂如何回答,期盼繼續正常生存是基本權利,但權利總要在合理環境下才能實踐。醫生可能有不同治療方案,但總有江郎才盡的一天,只是「no more」這話永遠難於啟齒。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