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遠規劃供求 解港醫護短缺

評論版 2021/06/04

分享:

政府最近提出修例,容許海外註冊的港人醫生在符合相當條件下,在本港免試註冊及執業,現時建制派大多數支持修例,認為改善現有制度鼓勵海外註冊醫生回港執業,有助改善醫生人手短缺問題。以新加坡為例,透過引入非居民海外醫生,醫生數目10年間增加一倍,以一年多前計算,15,000名醫生當中,約4成是海外接受培訓,引入外援能快速紓減醫生短缺的壓力。

參考星經驗 引外援速減醫生短缺

現時香港修訂法案主要為香港永久居民而設,如在海外港人醫生未有專科資格,必須在公營機構工作6至9年作專業培訓,並於考取專科醫生資格後再在公營機構工作最少5年,才可正式註冊。此安排可減少有專科資格的醫生離開公營架構,有助短中期補充公營機構的醫生短缺。

公營機構醫護人手長期短缺,除了令醫護人員長期疲於奔命,工作壓力之大亦令醫療質素下降,市民對服務的不滿亦有所增加。由於新冠疫情的爆發,醫管局轄下的非緊急服務已有所縮減,一些非緊急手術和專科門診首次診症排期被迫大幅延期。除了服務受阻,醫生的專科培訓和臨床實習亦被迫停止及延誤,加上部分醫護要到新冠肺炎病房工作,以及到疫苗及檢測中心協助,縱使人手短缺,但疫症當前,吸引海外醫生回流的黃金時機,相信要待全球疫情消卻之後。

醫生及病人組織普遍認為,本港公營架構有需要吸納更多醫生,縱使有醫學界代表仍然認為,私營市場蓬勃和推動大灣區醫療發展等因素,令公營醫生被大量挖角,導致公私營嚴重失衡,才是公營醫生短缺的主因,但政府這些年來沒有對私營市場加以管制,未來預計亦不會,由公營轉往私營的人才流失缺口很難堵塞;而本港醫療水平在大灣區傲視同儕,加上政府有意推動「港醫港藥」北上、也有政見不同的醫護人員移民外地等因素,將會令公營醫護人員的供應捉襟見肘。

雖然現時本港兩所醫學院已大幅增加醫科生學額,預計未來數年新畢業的醫科生將大幅上升,在公立醫院接受專科訓練後轉戰私營市場的趨勢相信仍會持續一段時間,除了令公立醫院的質素長遠不能提升,醫護人員短缺的問題相信並不能在5至10年內解決;而政府換屆在即,對醫療人才培訓及公私營失衡的老問題,相信沒有長遠的目光及胸襟解決,通過修訂《醫生註冊條例》吸引海外醫生回流,只是其中一種較為短視的開源方法。

事實上,自從醫學界的主流意見變成反對派之後,醫學界在社會的代表性已大不如前,以往習慣大唱反調的醫學會及公共醫療醫生協會,能發揮的社會及傳媒影響力亦迅速削弱。人窮志短,大部分醫護團體現時亦變得務實,以大局為重,這正好給予政府及社會一個絕佳機會,長遠規劃醫護人員的供求問題;以往因「私人理由」習慣誣蔑醫護界保護主義的議員更應持盈保泰,實事求是解決這個老大難問題。

醫學院排名 不應成唯一評核條件

現時更多的聲音正在討論,怎樣協助這些海外註冊醫生來填補公立醫院的空缺,由於是次修例包括已獲得專科資格的醫生以及仍在受訓的醫生,兩者在資歷及經驗不可同日而語,單憑其畢業的醫學院排名,並不能完全作為評核海外醫生的條件。

外國的專科訓練一般較香港嚴格,並不是所有醫院均能提供專業訓練的名額,一些醫生在外國可能勞碌數年,也爭取不了進入大醫院作專科訓練,大城市及鄉郊醫院的訓練亦相差甚遠,能擠進國際知名的醫院接受專科訓練之醫生,實在沒有太大誘因來港工作,對於一些9際遇一般的海外醫生,吸引力則相對較大。評核海外醫生在外國所接受的專科資格訓練,應由香港專科醫學院負責,配合所畢業的醫學院國際排名作綜合評估,這有助為香港找來高質素的海外醫生。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政府最近提出修例,容許海外註冊的港人醫生在符合相當條件下,在本港免試註冊及執業。(資料圖片)

撰文 : 龐朝輝 香港專業人士協會主席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