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羞辱添創傷 鼓勵減肥增誘因

評論版 2021/06/04

分享:

美國一項研究發現,疫下肥胖羞辱(fat shaming)個案上升。嘲諷他人肥胖即使出於善意,不但無助人們減肥,反而增添創傷。社交其實可成為減肥動力,更可配合不同誘因讓過程更為順利。

體重歧視引自卑 恐抑鬱暴食

美國康涅狄格大學早前在英美法德澳加6個國家進行一項針對肥胖羞辱的研究,有意減磅人士當中平均有58%的曾面對因體重帶來的歧視,最主要來自家人(76%至87%)及同學(72%至76%),這些經歷在童年及青少年期間最為常見,更帶來深遠創傷,包括自我歧視、自責等。

坊間常言肥人有原罪,亦更易被視作懶惰、貪吃、自控能力差等。

嘲笑他人肥胖未必出於惡意,可能是出於激將法的心態,但往往會取得反效果。香港營養學會指出,肥胖未必是全因個人問題,基因及環境等因素皆可導致熱量過剩。

超重人士被肥胖羞辱後,或自覺運動能力較差,從而失去做運動的動力、甚至逃避運動,身體亦更加容易發炎,增加代謝綜合症的風險。

英國薩里大學教授Jane Ogden亦表示,經歷過肥胖羞辱的人士除了自尊心下降及對個人身體形象不滿,更會出現抑鬱與焦慮,甚至化悲憤為熱量,出現暴食等自我毀滅的行為,進食過多不健康的食品,撫慰被羞辱的心靈。

新冠疫情或成肥胖羞辱的推動者,英媒《衞報》有評論指,肥胖與過重人士屢被指染疫風險較大,加上新冠死亡率確實與肥胖有直接關係,予人一種惡有惡報的錯覺、誤以為新冠肺炎就是食無節制的報應,因此心理上更能接受嘲笑肥胖人士。

惡意羞辱不可容忍,但哪怕是出於善意及鞭策的玩笑也可傷人。

表態支持陪伴 發揮社交動力

若想幫助身邊親友減肥,表態支持及予以陪伴其實作用相當明顯。美國西北大學在2015年的一項研究發現,與他人結伴減肥的人士減掉了7%至10%的體重,獨自減肥者則只減掉了5%。

疫下若不能見面,隔着社交媒體一起減磅也可行。

美國加州大學的一項實驗發現,在Twitter上定時報告減肥進程的人士更易減磅,每10個帖文相應減掉0.5%體重,佐證朋輩壓力及社交鞭策,已足以成為減肥的動力。

除了社交動力,亦可探索其他減磅誘因。英國國民保健署建議,可設立一個減肥錢罌,每減一磅體重就放一筆小錢,隨着錢罌內的錢愈多,自己心理上會越有成就感,這筆錢可用以換取與食物無關的獎賞,例如新衣服、做一次美容等。幫助身邊人減肥方法頗大,無必要採用激將法。

若想幫助身邊親友減肥,表態支持及予以陪伴其實作用相當明顯。(資料圖片)

撰文 : 黃凱迪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