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急需增公院醫生 防醫療系統崩潰

評論版 2021/06/05

分享:

本港公共醫療系統正面對嚴峻挑戰,長久以來醫生人手嚴重短缺、公私營醫療失衡。公營醫療系統長期瀕臨崩潰狀態,因為服務好、價格相對私營醫院非常低,公營醫院為市民提供了逾8成的住院服務,逾9成長者也使用公營醫院的住院病床服務,意味着全港不足一半的醫生照顧着絕大多數的住院病者。

這種醫生和病人的比例失衡,令公營醫院醫生的工作和壓力都超出負荷,身心俱疲;人手緊絀,工作勞累,加劇了人員流失,造成惡性循環。人口老齡化亦增加問題的嚴重性,推算香港在2039年65歲或以上的長者人口比例,會上升至佔總人口約3分之1,年紀愈大就可能罹患更多慢性病。另外,慢性病如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患者愈趨年輕化,需要更早和更長時間作護理,種種因素都加劇香港醫生人手短缺問題。

外科門診新症 輪候最長達122周

我們的公營醫療系統有迫切需要增加醫生人手,以外科專科門診預約新症為例,輪候時間中位數最短為港島西的26個星期,最長為新界西的122個星期。新聞報道更指出,北區醫院在2018年的放射預約檢驗排期時間令網民吃驚,電腦掃描排期時間為20個月、超聲波掃描更要28個月。時間都浪費在輪候,而非診斷和治療上,社會又豈會感到滿意呢?

醫生經常提醒人們,面對疾病原則上要及早發現和診斷,以挽救生命,但若漫長的時間都花在輪候掃描和手術上,明顯地影響了挽救生命這一環,亦看出我們的醫療系統已負擔不來。

為避免我們的公營醫療系統崩潰,我們需要大幅度增加公營醫療系統的醫生數目。目前,香港醫生與人口比例為每1,000人只有2名醫生,比新加坡的2.5名為低。據「醫療人力推算2020」顯示,預計本港在2030年欠缺逾1,600名醫生,到2040年更欠近2,000名醫生,我們必須要急起直追,大幅增加逾3,000名醫生,才追得上新加坡的比例。

本港醫科畢業生 難填缺口

培訓需時,香港兩間大學的醫學院每年只有約500名畢業生,難以填補缺口;再者,我們沒有充分利用合資格的海外醫生,以增加醫生的數目。獲得註冊具資格執業之前,即使是來自頂尖醫學院的本地醫生,仍需要參與執業資格試,並完成評核期。醫學界包括醫生組織香港醫學會,對於放寬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執業的建議表示反對,有意見認為,醫學界是既得利益者,令我們大多數人難以及時得到基本的醫療保障。

政府提出《2021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建議引入海外醫生,申請人需為本港永久居民、獲得非本地醫學院頒授的認可醫學資格,並已在該國或地區註冊為醫生;若已取得海外專科資格,返港後須在公營醫療機構工作最少5年,並獲僱用機構確認服務稱職滿意,方可取得正式註冊。

其實,免試承認海外培訓的醫生並非甚麼新事物,在1996年9月前,非本地培訓醫生乃本港醫生人手的重要來源,英聯邦國家所頒授的醫學資格獲醫委會認可,持有該等資格的醫生可在港註冊。若草案獲得通過,相信可以大大紓緩我們醫生嚴重不足的壓力,也為香港學生提供出國讀醫科的可行選擇。

有意見擔心海外培訓的醫生質素,但相信他們可以放心,因為100所頂級學院的名單相信會包括史丹福、哈佛、牛津等大學醫學院,按泰晤士高等教育的排名,這些學院的排名都高於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

新加坡與香港一樣,都曾面對醫生人手短缺,然而新加坡透過本地培訓和引入海外醫生解決問題。海外培訓醫生約佔新加坡總醫生數量的42%,醫生人數在10年間增加了82%。

救人如救火,我們必須作出轉變,以增加公營醫療系統的醫生數目,應付社會需求。若未能解決醫生人手不足的問題,則可能會削弱我們的醫療服務質素,甚至因延誤診斷導致市民健康受到影響等嚴重後果。

本港公共醫療系統正面對嚴峻挑戰,有迫切需要增加醫生人手。(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