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今年料超美 成全球最大煉油國

評論版 2021/06/08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為全球煉油行業帶來巨變。中國煉油廠產能顯著擴大,許多西方煉油廠卻恰恰相反。根據國際能源機構(IEA)的資料,隨着中國再次實施經濟刺激政策,今年有望正式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煉油國。

其中部分原因,在於中國率先從疫情中復甦。當世界大部分地區仍處於不同程度的封鎖狀態,中國2020年第四季的經濟增長達到6.5%,2020年全年增長達到2.3%,是去年唯一一個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

疫下經濟停頓 石油需求跌9.2%

隨着中國煉油產能新一輪擴張,4個結構性因素推動全球煉油業變化。我們將在本文一起探討。

根據IEA資料,隨着經濟停滯和航班停飛,全球石油需求下滑9.2%,至每天9,220萬桶;煉油廠很快感受到這一變化帶來的影響,去年的煉油產能減少約每天170萬桶,其中一半以上來自美國。

盡管歐洲的封城措施可能是暫時性,但根據挪威能源諮詢公司Rystad Energy的資料,截至2020年年底,封鎖導致出行燃油需求下降每天90萬桶。

中印龐大人口 推動成品油需求

除了許多西方國家深陷衰退,還有一個不利因素,就是化石燃料逐步淘汰的壓力愈來愈大,例如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暫停在聯邦土地上開展新的石油勘探。

盡管亞洲並未倖免於疫情導致的旅遊中斷,但亞洲煉油業的前景卻穩固得多,因為成品油需求得到龐大的消費市場推動(即中國和印度超過數十億的人口)。

目前,推動亞洲煉油產能擴張的是塑膠和其他石化產品,其中的食品包裝、服裝、化粧品、化肥,甚至汽車零件,都離不開精煉原油。

根據能源諮詢公司Wood Mackenzie的資料,到2027年前,亞洲大約70%至80%新增的煉油產能都將集中在塑膠生產方面。新增的產能除了中國,還包括在印度和中東地區新建的數家工廠。

「茶壺」煉油廠 引領產能增長

然而,消費者需求只是中國煉油業發展推動力的一部分;另一個因素是供應,以及中國重新崛起的獨立煉油廠之角色。

中國煉油產能目前的爆炸式增長,源於2015年一次重大的監管調整,當時獨立煉油廠(稱為「茶壺」)首次獲准進口原油,背後的理念是通過把進口配額分配予獨立煉油廠,可以讓由國家主導的石油工業升級和更現代化,並引入更廣泛的競爭,提高效率。

隨着煉油產能激增,以及原油進口增加,這將有助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

目前,這些「茶壺」煉油廠和大型綜合煉油廠共同引領產能增長。至少有4個原油加工能力約每天140萬桶的項目正在建造,這已超過英國所有煉油廠的總和。

根據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經濟技術研究院的資料,到2025年,中國原油加工能力預計將達到每年10億噸,即每天2,000萬桶,高於2020年底的每天1,750萬桶。

而中國的國有石油巨頭也沒有袖手旁觀。俄羅斯石化生產商西布爾(SIBUR)和中國石化集團(Sinopec Group)去年開始在俄羅斯着手建設一家即將成為世界最大的聚合物工廠--Amur Gas Chemical Complex。項目涉及110億美元投資,年產量將達到聚乙烯230萬噸、聚丙烯40萬噸,中石化將持有40%股份,工廠預計於2024年竣工。

中國煉油產能的激增,已經對全球煉油業產生了影響。向中國和亞洲輸送的原油愈來愈多,而流向傳統西方客戶的卻愈來愈少。中國煉油商的需求已經與阿曼(Oman)的原油交易同步,4年來首次持續高於布蘭特原油。

國有油企擴出口 搶佔全球市場

盡管出口配額制度令中國獨立企業增加的產能大部分限於供應國內市場,但這亦使龐大的國有企業能夠擴大出口,令中國過剩的煉油產能走向國際市場,搶佔全球市場份額,愈來愈多精煉產品出口到香港、新加坡、菲律賓、澳洲和南韓。對此,老牌煉油企業已經有所感受,如蜆殼(Shell)去年就宣布削減了其在新加坡的產能。

隨着供應量增加,塑膠和石化產品的需求是否真能彌補缺口將成為焦點,尤其是在精煉燃料需求減少的情況下。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預計,由於電動汽車導致油耗下降,中國的燃油需求將於2025年達到峰值。

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前承諾,中國將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中國的潔淨能源推動亦成為另一個不確定因素。

總言之,可以預見的是,隨着中國煉油產能領先全世界,中國在地區乃至全球的石油和成品油市場上,也將扮演愈來愈重要的角色。

隨着煉油產能激增,及原油進口增加,這將有助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原油進口國。(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Nicolas Dupuis 芝商所能源產品高級總監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