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虛擬貨幣 或損區塊鏈應用

評論版 2021/06/10

分享:

比特幣於4月中旬價格高見63,000美元後,曾急跌至5月19日的低位30,201美元,至上周三(2日)回升至約36,500美元水平,但相比4月的高位,跌幅接近一半。其暴起暴跌的循環正不斷重複,實在難以解釋,但無論如何,升跌主要取決於供求關係因素,尤其是需求方,當中又往往視乎市場的情緒;供應方則相對穩定,每10分鐘產生一個區塊,每個區塊產生幾枚比特幣。供應固定,但需求在市場情緒影響下,則變幻莫測。

所謂市場情緒,往往體現在受到政府監管和虛擬貨幣「大玩家」的言論所影響,例如Tesla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5月中在Twitter宣布,Tesla出於環保考慮,將會停止接受比特幣交易,令虛擬貨幣的前景馬上蒙上一層陰影,比特幣的價格也聞聲急跌。由此可見,比特幣的升跌蘊含了投機炒賣和非理性因素,用戶如何判斷和「相信」未來的走勢方向,足以左右價格變化。

中美先後出招 虛擬幣交易設限

在近期虛擬貨幣暴起暴跌之際,中國和美國都先後推出監管措施。中國人民銀行於5月18日發布《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支付清算協會關於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公告》,勒令金融和支付機構不得接受加密貨幣作為支付結算工具,也不得提供與加密貨幣相關的服務和產品;如果消費者在加密貨幣投資交易中蒙受任何損失,需要自行承擔。

兩天之後,美國財政部亦表示,加密貨幣為包括逃稅在內的非法活動提供便利,對政府機關偵查非法行為帶來重大威脅,故決定對加密貨幣市場和相關交易採取更嚴格的監管舉措,將要求任何金額達10,000美元或以上的加密貨幣交易向美國國稅局(IRS)報備。

事實上,虛擬貨幣的世界不只比特幣一種,而對區塊鏈和虛擬貨幣的監管,政府其實面對一個很大的困擾。虛擬貨幣的產生,是由區塊鏈技術的應用衍生出來的,筆者曾多次撰文討論區塊鏈的應用問題,扼要來說,區塊鏈是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系統,交易雙方可以不通過「中介人」或「管理人」,在毋須雙方有一個「互信」的基礎上,能夠完成交易。

非同質化代幣 NFT屢高價成交

但問題是,當有這樣一個雙方不用「中介人」或「管理人」就可以完成的交易,而這項交易又要在人們生活上有實際意義,當中必須要有一個價值交換媒體--即貨幣的制度,據此來為交易作結算。

以近期成為投資者新寵的「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為例,美國藝術家Beeple創作的數碼圖像「每天:最初的5000天」(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以6,930萬美元拍賣價成交;Twitter行政總裁Jack Dorsey亦將其歷史上第一條推文,以290萬美元拍賣價售出。這兩個數碼圖像信息的「東西」,都是以NFT方式交易,並且透過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規管將來進一步的交易。

扼要來說,NFT其實是一種虛擬資產,透過加密形式把特定物件放到區塊鏈上,並透過網上交易平台進行交易。在網上進行虛擬資產買賣,其實就是進行商品的價值交換。可以說,不少虛擬貨幣之設計目的(比特幣也許是一個例外),並不是要生產一個「貨幣」,而是為了提供一個「價值」渠道,讓在區塊鏈上所進行的交易,具有一個在虛擬世界裏的「價值」,嚴格來說是一個價值交易系統。從這個角度看,虛擬貨幣的存在是必須及有價值的。

監管與去中心化 二者不可兼得

如今政府監管當局認為,虛擬貨幣對金融市場產生一種不穩定性因素,甚至讓不法分子利用虛擬貨幣買賣實現犯罪行為,例如洗黑錢等,於是要加以監管。然而,當政府監管這些虛擬貨幣時,同時亦會影響到區塊鏈的交易去中心化能力。筆者稱此為一個「內在悖論」(Intrinsic Paradox),即對虛擬貨幣的監管,會為區塊鏈帶來一個去中心化能力受損的內在矛盾。在監管的層面來說,暫時沒有一個良好的解決方案。

看深一層,當我們允許透過區塊鏈進行可以去中心化的交易或買賣,必須牽涉到虛擬貨幣。不過,政府當局監管虛擬貨幣,同時亦會削弱甚或犧牲到區塊鏈去中心化的應用能力,箇中蘊含了一個帶有「魚與熊掌」二者不可兼得的內在矛盾。

照目前情況看,大家傾向的發展方向,似乎是由一些大家都信任的國際聯盟組織、政府機構,甚至是政府本身發行一些虛擬貨幣,去推動一些電子自動化的交易,例如中國人民銀行試驗發行數碼人民幣。

不過,我們要留意一點,當推出這個制度時,嚴格來說已不是一個完全去中心化的交易系統,缺少了當初應用區塊鏈技術的「初心」。目前包括監管當局、各持份者以至市場自身,都似乎陷入一個「迷惘」情景,摸不通未來踐行的前路方向,究竟是貨幣的穩定(或說是虛擬貨幣的可信性)重要?抑或區塊鏈去中心化應用能力重要?

港證監擬發牌 排除大眾參與

很顯然,這是一個帶有「二擇其一」意味的悖論,而且若監管過嚴,勢必弱化甚至扼殺了區塊鏈所承載的去中心化價值。大部分政府監管機構的方向,似乎傾向針對和打擊那些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正如上文提到,中國監管當局以嚴厲的條文,對虛擬貨幣的交易平台以至「挖礦」實行監管;香港證監會亦在考慮透過發牌制度,監管虛擬貨幣的交易活動,而發牌的要求相當嚴格,排除一般普羅大眾投資者的參與,只允許那些擁有100萬美元資金以上流動資產的專業投資者參與。

這是否一項良策?筆者迄今也不敢斷論,此舉是否對社會最有利。畢竟區塊鏈去中心化交易的意義,是為了服務所有人,包括普羅大眾,如今變相「剝奪」了普羅大眾在虛擬貨幣交易的權利,是否最符合「公眾福祉」,目前實在很難說。也許從保護小投資者的角度看,此舉可保護盲目或對交易風險無知的小投資者,免成大戶的「點心」,或墮入網上「龐氏騙局」,不過從整體發展角度看,此舉是否在最大程度上,用盡區塊鏈技術帶來的機遇和優勢?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總的來說,由比特幣面世,到今日虛擬貨幣充斥市場、大家認識到比特幣背後的區塊鏈技術,政府目前擔心的,主要是去中心化制度下衍生出來的貨幣,因為只要有一種貨幣不受監管,就有可能衍生出犯罪和欺騙,威脅到社會運行秩序的穩定性,甚至損害公眾對經濟價值的信心,為社會的穩定性發展帶來威脅,政府對此必然高度警惕。

不過,監管虛擬貨幣,亦會影響區塊鏈交易去中心化能力。這個「內在悖論」如何解決,目前無解,顯然是未來區塊鏈或金融體系研究的一個重要議題。解決了這個悖論,相信會為虛擬貨幣和區塊鏈應用發展迎來一個新紀元。

比特幣的升跌蘊含了投機炒賣和非理性因素,用戶如何判斷和「相信」未來的走勢方向,足以左右價格變化。(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佳龍 科大商學院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學系講座教授、艾禮文家族商學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