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書商機大 港書商應把握

評論版 2021/06/12

分享:

筆者有恆常閱讀的習慣,約10年前開始,幾乎只買電子書,最初純粹因為家居淺窄,沒有足夠空間擺放日積月累的紙本書,況且一排滿滿的書架放在客廳雖然漂亮,可是香港的環境潮濕多塵,要長年保持書籍沒有發霉蟲蛀也夠煩心。

自從筆者轉看電子書後,買書的消費增加了,而且更能把握通勤等零碎時間閱讀,換言之看得更快、更多。筆者又偏好投資類和社會科學類的書籍,經常一邊閱讀,一邊把靈感輸入至電子書的附註內,以便將來查閱;更重要的是,這些動作都可以單手在智能電話完成,方便筆者這類難以「坐定定」的讀者。另一種意想不到的好處是,筆者習慣在睡前讀一會小說或傳記(即是不需要用腦筋思考的內容),發現入睡變得更容易,連睡眠質素也提升了。

現時本港讀者接觸的中文電子書平台主要有Google Play、Kobo、台灣的博客來、讀墨(Readmoo)以及提供簡體中文書籍的亞馬遜中國。一般而言,繁體中文書的價格較高,但排版、插圖較精美,繙譯質素較佳,所以筆者仍會優先選擇;另一方面,亞馬遜在中國的讀者群龐大,因此容許內地出版商嘗試一些小眾的作品,或把一些出色的舊作以電子版形式重新推出市場。筆者就經常在亞馬遜中國找到一些香港和台灣方面沒有出版或繙譯的佳作。

電子墨水技術 免屏幕藍光傷眼

過去不少人認為,液晶顯示屏幕的藍光傷眼,隨着配備電子墨水技術(E-Ink)的閱讀器出現,這個缺點也得到解決。筆者曾有一段時間使用Kindle,體驗確實如閱讀紙張般舒服,尤其適合小說這類純文字的書籍;然而,筆者習慣一邊讀一邊記下心得,有時候又用搜尋器對內容作即時查詢,Kindle這類閱讀器便顯得慢吞吞。另一個明顯缺點是E-Ink不能顯示彩色,如果用來看雜誌、插圖或圖表,真是「攞苦嚟辛」。

電子書與紙本書不必然是競爭關係。電子書於2000年出現在美國消費者市場,當時很多人預言最終會吃掉整個實體書市場,但實情是電子書市場份額雖然逐年擴大,但由2014年起兩者的比例開始穩定下來:電子書佔約26%,實體書佔約67%,其餘7%屬有聲書等。據筆者觀察,仍然有許多人喜歡翻閱紙張的「手感」,如果電子版本的折扣不夠大,很多讀者仍會選購紙本書。筆者亦覺得,使用閱讀器、智能電話或平板電腦看旅遊書、食譜、繪本等,其閱讀體驗根本難與實體書媲美。此外,在西方社會,書籍是一種很流行的禮物,一本包裝精美的實體書,當然比發出一封電子書禮品卡更加得體。

省運輸印刷成本 利潤可增至50%

那麼應該怎樣把握電子書的商機呢?以香港為例,出版社投放在運輸、倉儲、印刷等成本,約佔零售價的30%,大型書店抽成約30%至40%,最後作者和出版社只能收取10%至20%的利潤。但電子書省去運輸、倉儲和印刷,僅要負擔一次性的製作費用,因此作者和出版社的利潤能提高到30%至50%;更重要的是,電子書能打破地域限制,讓出版社以低成本爭取到外地讀者,例如台灣出版物便佔據了香港、東南亞以至美加的繁體中文讀者社群。

然而,最大的贏家是亞馬遜這類兼賣電子書、實體書和閱讀器的平台。它對比Google Play和Kobo的優勢,是將收入來源分散,並非孤注一擲把營收賭在電子書上,龐大的消費者數據也被運用到其他業務上,如綫上廣告、家居智能助理等。

香港的出版商一般不大熱衷於推出電子書,新書較少以「紙電同步」的方式推出市場,一年一度的書展也鮮有推廣;有些電子書的排版只是將紙本書的頁面複製或掃描一遍,既不能加入附註,又不能更改字體大小,徒然令讀者不便。平心而論,香港許多作品或繙譯本的水平並不比台灣弱,希望本地出版社用心經營,拓展這個新興市場,以饗讀者。

香港的出版商一般不大熱衷於推出電子書,新書較少以「紙電同步」的方式推出市場,一年一度的書展也鮮有推廣。(資料圖片)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