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急見普京 圖挖中國牆腳?

評論版 2021/06/15

分享:

美國總統拜登歐洲行壓軸戲快要上演。拜登明日(16日)會在瑞士日內瓦參加美俄峰會,罕有地上任未夠半年,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兩個老對手碰頭較量,雖無指望會有多少切實成果,但拜登與普京的互動卻值得關注。美俄峰會,中國自然成了「他者」;不管美俄能走多遠,中國都要有所準備。

上任半年內晤俄領導人 做法罕見

拜登急着以總統身份與俄羅斯領導人會晤,做法罕見。特朗普、奧巴馬都是上任兩年後才舉行美俄峰會,美國總統上次就職半年內這樣做,要數2001年小布殊。那時普京也就剛上任一年多,車臣叛亂未平,俄羅斯國力虛弱,普京多少對西方還有些幻想和融入的傾向;中美則在不久前發生南海撞機事件,關係緊張。

拜登今次出位之舉,顯然出於戰略需求,說白了更有拉攏俄羅斯之意。拜登歐洲之行,上周先到英國出席七國集團(G7)峰會,本周轉到比利時,先後參與北約峰會以及美國歐盟峰會,離不開的主題是爭取重新團結盟友和夥伴,共同對抗中國。拜登選擇之後與普京見面,無疑不是為了吵架收場。

特朗普任內嚴重削弱美國領導地位,拜登則把修補與盟國關係視為外交要務。對於美國對手,拜登政府強調合作、競爭又對抗,做法比特朗普更具兩面性,出手也更狠。拜登上任後,一邊與普京同意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一邊聲言要讓普京「付出代價」,制裁瞄準俄羅斯金融體系,禁止美國機構購買新發行盧布債券,令盧布一度大跌。

就拜登來說,現在對盟友統戰已基本成形,是時候嘗試挖中國牆腳。美國戰略界逐漸意識到,同時疏遠中俄只會令自己挑戰更大。美國情報界兩年前提交國會的「全球威脅評估」已指出,中俄當前比1950年代中以來都要團結,關係預期還會隨雙方利益和對威脅的感知趨同而繼續強化,尤其是認為美國奉行單邊主義和干預主義。

與俄撕破臉 不利美抽身中東

退一步說,就算拜登難以拉攏普京,也應想穩住美俄關係,讓美國能集中力量遏制最大對手中國。美國在烏克蘭、敘利亞、伊朗、阿富汗、北韓等熱點議題上,或多或少都需要與俄羅斯合作。與俄羅斯撕破臉並不利美國從中東抽身,更可能使美國捲入其他地區衝突。

拜登政府已拋出誘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近期表示,美方尋求「更穩定和可預測的」美俄關係,希望俄方與美「雙向而行」;美國國務院亦以「國家利益」為由,放棄制裁俄歐北溪2期天然氣管公司及其行政總裁。

對普京而言,確也有理由與美國改善關係。俄羅斯市場和經濟實力,與其大國地位不配,抵禦美國制裁能力遜於中國;在中美之間左右逢源的話,也許更有利俄羅斯從這相對弱勢地位,更好地發揮國際影響力,繼續指點江山。

俄羅斯與中國之間也沒有同盟義務,結盟話題更像是一張對西方的牌。普京去年10月的話引起西方關注,他稱俄中沒有結盟需求,但理論上說可以建立軍事同盟。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今年1月也指,中俄戰略合作沒有止境、禁區或上限。但美俄峰會在即,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上月則形容,俄中滿意目前合作方式。

改善美俄關係 拜登受國內外制約

不過,要判斷中美俄三角關係動向,必須考慮是中俄矛盾大,還是美俄矛盾大;是美俄利益交集多,還是中俄利益交集多。拜登要成功拉攏俄羅斯,絕不容易;普京背棄中國而投美,機會甚微。

拜登推動美俄關係實質變化,面臨國際、國內兩方面制約。國際上,美歐同盟穩定對拜登的重要性,遠遠大於美俄修好。克里米亞問題眼前並無方式解決,歐俄又因白俄羅斯再度鬧僵,拜登政府多番強調要聯合「理念相似國家」與中俄制度競爭,美國私下與俄羅斯講和明顯說不過去,甚至有將歐洲推向中國的戰略風險。

國內方面,拜登改善美俄關係面臨的困難就更大。美國近年不斷渲染俄羅斯威脅以至干預美國選舉,反俄情緒根深蒂固。特朗普主張對俄採取較溫和政策,遭扣上「通俄」帽子並受到彈劾。拜登政府放棄制裁北溪2期公司,也隨即受到包括民主黨在內議員炮轟。美國黨派鬥爭激烈,明年還要中期選舉,拜登在美俄關係上冒進的話,會是非常愚蠢的。

同理,俄羅斯與美國的矛盾,遠大於與中國的矛盾,與中國的利益交集也遠大於與美國的利益交集。中俄在反對美國介入兩國周邊地區製造動盪方面,有着一致利益;普京想必也深明唇亡齒寒之理。美國為首的北約陣營未有停止過擠壓俄羅斯,前綫已由昔日的德國東移至俄羅斯邊境,普京在這結構性矛盾中已無退讓餘地,烏克蘭問題如此,近日升溫的白俄羅斯局勢也如此。

經濟上,美國保護主義抬頭,拜登政府強調經貿要「以本國工人為中心」下,能給俄羅斯甜頭的空間也難與中國相比。美俄2019年貨物貿易額為280億美元,數字僅為中俄逾1,100億美元的4分1,更不用說中國一帶一路貫通歐亞大計能帶動俄羅斯發展。拜登放棄制裁北溪2期公司,但維持制裁項目承包商,強行干擾與美無關的俄歐商業合作,與其說是橄欖枝,不如說是對普京的侮辱。

華深化中俄經貿合作 防美挖牆腳

拜登如欲打破中美俄三角現有格局,聯俄抗華,很可能徒勞無功。或者說,中俄皆旗幟鮮明主張多邊主義,反對針對別國搞小圈子,三角關係「二敵一即贏」一套已經是冷戰思維,不合時宜。中俄雖然各有盤算,更不願為了對方而捲入對方周邊地區的衝突,但互相尊重核心利益應當是雙方底綫,這可以說是中俄關係今天達到歷史最高水平所探索出的相處方式。中俄任何一方都沒有動機突然變卦,不顧後果地投向美國去遏制另一方。

對中國來說,當代中美俄三角關係,中美競爭對抗是定數,在可見將來都不會改變;俄羅斯在中美之間相對態度,則是個可控的變數。俄羅斯經濟落後中美下,也不排除會有限度地兩邊押注,爭取更大自身利益。對此,中國的籌碼要比美國豐富得多,不斷深化中俄合作,尤其是經貿合作,即是防止美國挖牆腳的良方。

美國總統拜登(圖左)將於明日瑞士日內瓦美俄峰會,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見面。(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