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海外醫生研訊小組 保服務質素

評論版 2021/06/16

分享:

上月中,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同意將《2021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提交立法會審議,建議放寬讓持有非本地醫學院頒授的認可醫學資格之香港永久性居民,在公營醫療機構任職至少5年,並且獲僱主機構認為服務屬令人滿意及稱職後,便毋須通過執業資格試,直接取得正式註冊。

《草案》並建議成立法定「特別註冊委員會」,專責處理非本地培訓、香港永久居民醫生回港執業的認證及註冊,成員包括衞生署署長、醫管局行政總裁、醫務委員會主席、香港醫學專科學院主席、港大及中大醫學院院長,以及行政長官委任的委員。

醫委會改革已討論數年,是政府和業界一直爭持不下的議題。上屆政府於2016年時曾提出改革方案,但未能獲通過;2017時,時任食衞局局長高永文再次提出新方案,新增3名病人組織代表,草案最終在下任食衞局局長陳肇始任內通過。但有關改革局限於增加醫委會委員人數,今次新成立「特別註冊委員會」則是直接面對醫生人手供應不足的核心矛盾。

港醫療投訴 平均需6年處理

上次醫委會改革其中一個目的,是增加偵訊委員,以處理積壓已久的投訴個案。根據2017年時的推算,每個新投訴個案平均需時6年處理,一些近日召開紀律聆訊、廣獲社會關注的「專業失當」案件,案發甚至已是近10年前。

簡單比較一下,2018年新加坡醫委會接獲138宗新個案,但全年處理共417宗,追趕往年進度;香港醫委會同年接獲639宗新投訴,但只處理了242宗。在一般行業而言,這樣的監管效率很容易引發行業危機,但本港醫療事故確實不算頻繁,醫生操守亦普遍良好,當中原因是甚麼呢?

「嚴入簡出」 把關靠「江湖自律」

觀乎今日香港醫委會的監管結構,是「嚴入簡出」,以考車牌作比喻,即「考牌」很難、要求很高,但一旦獲發車牌,在路上駕駛時基本上不會有交通警設路障抽查等監管,馬路安全接近完全是靠極高質素的駕駛者「自律」。

「行業自律」在很多國家及地區是很不可思議,過去本港醫學界能夠執行,是因為全港只有兩間醫學院,而且投考的標準也是極高,過去幾十年本地畢業的醫生,全都是尖子中的尖子。筆者年齡層現正做醫生的朋友,多是初中已立定志向、會考考取最優異成績去報讀醫學院,畢業後再在醫管局服務,前後投資青春和時間以10年計,若動輒就被投訴甚至「釘牌」,恐怕再也沒有高質素的本地醫生願意在港服務了。

而且香港特殊的密集人口與「兩大」學術制度,造就一種獨有的「江湖制度」。正常國家一般地大、人口多,醫學院也不少,所以要倚賴第三方的「官府」常規監察,以確保服務質素;但本港醫生若非港大便是中大畢業,大家可說都是「同一個師門」,所以「業界自律」某程度上可以替代官方正規公開監管機制的部分功能。

可是,「非本地醫生」無論考核如何嚴格,始終來自五湖四海,不在本地的小「江湖」之內,業界難以用「同門」的關係網,在「嚴入簡出」的制度下達到品質管理之目的。所以今次政府提出非本地醫生必須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且於公營醫療機構任職至少5年後才獲正式註冊,一方面是紓緩公營醫療系統的人手壓力,同時也是想用於大機構內共事的經驗,把他們納入「江湖」之內,以便完成任職後在「公海」執業時,也能找熟人私下討論,以化解矛盾。

分流監管非本地醫生 加快研訊

正所謂「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市民和醫學界可以對海外醫生的質素和執業條件提出眾多要求,達到那些要求、又願意承受本港生活成本高、居住環境狹窄、缺乏休閒娛樂的世界醫學精英,又有多少?所以政府最新的改革建議,其實也算是平衡了各方的利益。

若想正式化解「如何增加供應」的主要矛盾,可循「特別註冊委員會」的方向,進一步成立「特別註冊委員會研訊小組」,分流監管非本地醫生,以達致對現時本地醫生「江湖制」影響最少的前提下,增加非本地醫生供應,而不用擔心影響服務質素。

簡而言之,「分流監管」即是在醫委會內複製並另行開闢一個研訊小組,分開處理非本地醫生的紀律事宜。若醫委會能用第二個研訊小組,每年快速處理非本地醫生的紀律投訴,便可在不打擾本地醫生「江湖」運作的前提下,進一步增加非本地醫生的供應,又可以正常運用官方監管制度,確保其服務質素。這個做法未必是最理想,但可能已是未來10幾年本港面對人口老化、醫療需求繼續急增的前提下,比較好的折衷做法。

若想正式化解「如何增加供應」的主要矛盾,可在醫委會內另行開闢一個研訊小組,分流監管非本地醫生。(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