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躺平族

副刊版 2021/06/17

分享:

「躺平」這詞,近兩月突然走紅,沿自化名「好心的旅行家」在社交平台發布的一篇文章《躺平即是正義》(已被刪除),內容講述自己已經沒有工作兩年,但也過得很開心,「一天可以只吃兩頓飯」和「一年可以工作一到兩個月」,最後還說了一句:「躺平就是我的智者運動,只有躺平,人才是萬物的尺度」。

這詞反映了現今某些年輕人,如何看他們身處的世界——生活開銷愈來愈高,既然向上流動遙不可及,乾脆實行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娃、不消費的低慾望人生。「躺平」這詞,反映了年輕一代很濃厚的一種learned helplessness(因為覺得無論自己如何努力,也不會有能力改變現狀所產生的心理無助感),心態上跟前兩年的「佛系」相同,都是「我不想努力了」。

一般人理解,「躺平」的畫面,只出現在出身基層或生活有困境的年輕人身上,但我也發現,還有一種「富貴躺平族」,同樣地欠缺積極性和進取心,原因卻是由細到大,父母已幫他們提前安排得無微不至:要讀著名學校、成年前已基本上去勻歐美日澳、講明上班辛苦就由父母養成世,甚至甫畢業即獲父母送贈新樓供其安居樂業。當一個人的人生,在二十多歲前已去到成就解鎖,自己未想到的,都早已被安排預備好,那他何須有積極的奮鬥心、責任心或拼搏心?他不需要有呀,因家裏已把人生每一階段的需求全都提供了。

我認識好幾位人士,就是這樣,大學畢業後沒有正式打過一份工,因為家裏容許他們這樣,於是一直在「尋夢」、「尋找興趣」或「尋找自己」,結果一尋,尋到三十多、四十多歲,仍然在尋。

家境富裕不是罪,但富貴父母過分溺愛,就會培養出「富貴躺平族」。若從小開始,父母一早就已替孩子鋪定最舒適、最名貴的床褥,那孩子一直躺平下去,是最自然不過的因果關係。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