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反對派錯解港管治政策

評論版 2021/06/18

分享:

香港的社會動亂雖尚未完全塵埃落地,但社會已開始重回正軌,走向穩定。這正是需要反思檢討的時候,除了有些不懷好意的人胡亂利用假新聞煽動民眾外,特區及中央政府有無犯上錯誤,被人有機可乘?我聽過不少熟悉中共黨史的人說過,中共歷史上常有犯錯,但你不會找到他們重犯同一錯誤的例子。檢討正是避免重犯的必要條件。

港回歸初期 偏激思潮無市場

回歸初期,本港主流民意頗為「正常」,記憶所及,偏激的思潮並無多大市場;內地太空人來港,也像超級明星般被人包圍,軍營開放時,市民也十分雀躍;中聯辦在港亦十分低調,沒有作出甚麼干預。我們可視這種「正常」情況為一個起點。

港人走向兩極化,也是從此起點起步。社會心理學家早告訴過我們,不同人等對同一事實的解讀會頗不一樣,他們的背景、分析力與見識往往不同,掌握的事實也不全面。倘若有些人因缺乏對事物較全面的認知而走偏了一點,他們會否將來知道多一些事實後會走回正軌?不容易,更多的情況是開始時形成了小偏頗,這小偏頗又會誤導他們有意無意地忽視另一些事實,久而久之,他們對世界的解讀會愈走愈偏,不能自拔,終於走火入魔。

有說「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真理愈辯愈明」,過去我對這些說法也深信不疑,但經過近年民粹主義思潮在世界氾濫、本港黑暴的瘋言瘋語指鹿為馬後,也不得不對這些說法加上問號。

我有位從小學到中學的同學,是中學校友活動的大旗手,他多年前便發出感歎,真理絕不是愈辯愈明,而是雙方(或多方)各持己見,愈辯愈南轅北轍。他說的是建基於多年經驗的客觀判斷,可能人性中一部分正是這樣。

經濟學家相信理性,總要問一聲為何社會中有不少人似乎變得閉目塞聽,不太講道理。我相信這是與社交媒體的運作有關:你表達過某種觀點,或閱讀過某些觀點的文章,之後送來的資料或文章都是觀點接近的,對沒有時間多發掘原始資料的人,這便不啻是洗腦了。當然,有了警惕的心,不偏聽,此種陷阱較容易避免。

社會衝突 源自2003年七一遊行

思想走偏了的人,對很多事情的解讀是可以愈弄愈錯的,我們就以香港近年的社會衝突歷史作例子,以說明錯誤怎樣形成。本港的社會衝突或可溯源至2003年的「七一遊行」,當年是因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而起的。那次遊行可能接近50萬人,水份不高,後來的人數估計便常誇大了。當年的遊行,以及隨後2004、2005年等的遊行,並無為遊行者帶來甚麼懲罰或損失,反而可見到的,是董建華辭官。之後,香港便變成一個示威之都。

2012年有反國民教育運動,連政府總部也被包圍了,結果是政府放棄了把國民教育納入課程;2014年反對派挑起所謂「真普選」爭議,他們在立法會也勝了一仗,政府的方案無疾而終;緊接的還有「佔中」,雖然後勁不繼,參與者作鳥獸散,但有些參與者還是嘗到了權力的滋味而上癮;2017年他們反對高鐵的「一地兩檢」,以此作為當年立法會選舉的動員,也有些人確實是當選了。

我們可從這些反對派的角度看問題。他們極可能認為,只要大力發動社會運動,多一些人參與,特區及中央政府便都一定讓步,他們所能嘗到的勝利果子便更甜美,未來他們便可主導香港的前途。為達此目標,用甚麼手段,那怕是違法的,也無所謂。我們姑且可把這種邏輯稱為假說一。

有了假說一,便有假說二及假說三:假說二是港府偏愛息事寧人,不喜與反對派硬碰,反而傾向用利益爭取反對派支持。突出的例子是林鄭當選後,不但捐錢予民主黨,還動用50億元討好教協。

港府偏息事寧人 中央態度包容

假說三則是中央政府的行為:中央不希望香港存在重大社會矛盾而得不到解決,對港態度一直十分包容,而且大力支持香港的繁榮安全。不過,有些紅綫是踩不得的,例如港獨及勾結外國勢力便碰也不能碰。

這些假說都可驗證。如果假說一正確,反對派只要愈搞愈激,便愈能勝利,因為特區及中央政府在壓力前只會讓步,這假說現在顯然是被推翻了;假說二並未受到事實推翻,為何國教政府肯讓步、林鄭豪擲50億,使人費解;假說三也成立,中央政府對香港各種要求一直如黃大仙般有求必應,但2019年過了底綫,中央的回應也顯示,她絕對有力量把反對派掃走,以前不這樣做,不是因為沒有實力,而是包容。

到今天,不少反對派好像才如夢初醒,也許他們在獄中也要思考,為何從前腦袋如此閉塞,明顯的事實也看不到,只會高估自己、低估別人。

中央也是有錯誤的。人民本應是好的,但受到別有用心的人所洗腦之港人,便不能把他們想得太好了。這些人認知能力有限,對他們過於慈悲,他們不吃這一套的,只會視為軟弱。公共政策要把對手的錯誤也考慮在內。

本港的社會衝突,或可溯源至2003年的「七一遊行」之後香港成為示威之都。圖為2019年「七一遊行」。(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