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與G7 難容中國GDP超越

評論版 2021/06/19

分享:

國際間的國力比較,經常用上GDP(國內生產總值)。這個指標雖有很多缺陷,卻勝在容易計算、公眾容易明白,政治上「認知就是事實」(perception is reality),當公眾相信這指標,就成為重要指標,大國領導人對此都不迴避。中國GDP已是全球第二,相比於七大工業國(G7),中國GDP已超過德、英、法、意、加的總和,1個頂5個,未來10年更可能追上G7龍頭美國,G7和美國都難以接受這前景。

G7峰會聲明 多處劍指中國

G7本月中在英國召開峰會,並邀請印度、南韓、澳洲、南非和歐盟領導人列席,外界卻認為中國雖沒有獲邀出席,卻是G7最重要的隱形成員,皆因峰會特別為中國闢出一節專門討論,還因為爭論激烈,要中斷房間內的互聯網,以防會議內容外洩。

峰會聲明更多處劍指中國,包括香港、台灣、新疆人權與自由,又要追查新冠病毒源頭、打擊強迫勞動,並要成立民主國家生產鏈、興辦民主國家一帶一路,都為打擊中國而來,足見G7忘不了中國。

德國編輯部網絡(RND)在分析G7峰會時,用上一個誇張標題「中國與7個小矮人」(China und die sieben Zwerge),指美國總統拜登希望建立一個全新的自由國家網絡,束縛中國這個覺醒巨人,但「對於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而言,G7可能就像7個小矮人」,故拜登還找來印、韓、澳和南非助拳。

中國GDP 高於德英法意加總和

G7是西方經濟大國在70年代成立的組織,以聯手制定國際事務,抗衡蘇聯東歐集團,蘇聯崩潰後,成員國成為全球GDP最高的7個國家。然而,中國的崛起打破了G7獨攬GDP前排位置,中國GDP在2000年只排全球第七,其後10年先後超越意、法、英、德,到2010年以6萬億美元GDP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

過去10年,中國GDP再大增至2020年14.72萬億美元,超過德、英、法、意、加5國GDP總和的12.63萬億美元,多出的2.09萬億差不多等於日本GDP的一半,即1個中國幾可頂5.5個G7成員(見表一),G7又怎能不忌憚中國?按此走勢,中國GDP在3、4年內可望超過日、德、英、法、意、加6國總和,10年後可望挑戰美國。用7個小矮人來形容G7可能不太貼切,但中國GDP已幾可追上美國以外6個成員的總和,這6國相對中國就難免顯得矮小了。

對於GDP,經濟學上還有另一種計法,不是單以市場價值或政府官方滙率所估算,而是計算購買力平價(PPP)。購買力平價會考量不同國家內的物價,以調整GDP總額,皆因物價不同,以市價計算的GDP之內在價值亦不同,如麥當勞的「巨無霸」(Big Mac)在各地質量一樣,價格差異卻很大,歐美不少地區的Big Mac可貴香港1倍。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數據,2020年中國以PPP計算的GDP達24.16萬億美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見表一),並且高於日、德、英、法、意、加總和的19.83萬億,真的是1個頂6個有餘了。

G7在蘇聯解體後,自1997年起一度納入俄羅斯成為G8,利用G8平台與俄國共商國際事務,直至2014年俄國吞併克里米亞才被踢走。中國經濟實力較俄羅斯大得多,軍事力量亦快速發展,又利用經貿互通、一帶一路等政策擴展國際影響力,G7要主宰國際事務,免不了遇上中國。G7沒有納入中國,並在拜登領導下聯手圍攻,但中國卻已是G7會議室內不能忽視的大象了。

中美經濟差距 持續收窄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被視為瘋子,漠視國際規則狠打中國,拜登上場則揚言必尊重國際規則,但他對中國的打壓,相對於特朗普有過之而無不及,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最大共識亦是全力打擊中國。拜登與兩黨視中國為大敵,其中一個主因亦與GDP有關。

中國GDP在2000年只相當於美國11.8%,2010年升至40.6%,到2020年再升至70.3%(見表二),中美GDP之間的差距每10年收窄約30個百分點。若此增速不變,中國GDP到2030年就可與美國齊頭,並開始超越。

中美GDP差距能否如期收窄,除看每年GDP增長率,還要看滙率變化。中國GDP是以人民幣計算,2020年為101.6萬億人民幣,外界再用去年人民幣兌美元的平均價換算,才得出14.72萬億美元,亦即1美元兌6.9元人民幣。人民幣去年中起兌美元持續升值,現在約為1美元兌6.4元人民幣,若以此計算,中國2020年GDP就相等於15.88萬億美元,即是美國GDP的75.9%,兩國GDP差距只有24個百分點!

作為美國總統,絕不容許其他國家在其任內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過去幾任總統亦經常將此掛在嘴邊,例如小布殊曾說,美國不容別國超越;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奧巴馬明言,美國不會成為世界第二;特朗普更將矛頭鎖定中國,說絕不容許中國在其任內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超級強國;拜登亦表明,在他任內不會讓中國超越美國。

美國雄霸全球數十年,絕不接受淪為阿二,而GDP就是美國一哥地位的重要指標。IMF在2014年底曾表示,以PPP計算的中國GDP已達17.6萬億美元,超越美國的17.4萬億,然而美國民眾和國際對PPP的關注度極低,因此沒有視中國已超越美國,但假如8年、10年後,中國以市價計算的GDP真的超越美國,國際媒體會如何報道?那必然是大字標題指中國擊敗美國、中國奪取世界第一,而在這一天來臨前的一兩年,媒體已會不斷倒數中國超越美國的一刻,美國人將有何感受?

美遏華恐更重手 增熱戰風險

美國國民接受不了,美國總統更不容這情況出現。作為美國總統,已貴為全球擁有最大權力的一人,下一個追求目標自是「留得身前身後名」的歷史評價。試想若拜登任內出現中國GDP超越美國,那日後討論其功績或中美鬥爭的文章,都會將拜登與中國超越美國連在一起,拜登成為美國「罪人」。拜登十分重視歷史功績,他早前還說,要日後美國子孫寫論文談到民主美國與專制中國之戰時,可得出美國勝利的結論。拜登要帶領民主美國擊敗專制中國,若他淪為被中國GDP超越的「罪人」,這反差就未免太大。

中國GDP在未來4年超越美國的機率或者近乎零,只要78歲高齡的拜登不再爭取連任,就可避過這「罪名」;然而,無論拜登爭取連任,還是希望民主黨繼續執政,都不能為繼任人留下中國這個政績陷阱。民主、共和兩黨的政客亦早已看透,下任(2025至2028年)或再下一任(2029至2032年)總統很大可能碰上這個「中國陷阱」,要避免就必須將其消滅於萌芽狀態。

只要美國不能接受中國GDP超越美國,那愈接近這一刻,美國總統和兩黨政客對中國的攻擊必然愈猛烈,貿易戰、科技戰、政治戰、金融戰之餘,爆發熱戰的可能亦隨之升高。

美國總統拜登對中國的打壓,相對於特朗普有過之而無不及。圖為拜登出席G7峰會記者會。(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