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女生愛粵劇 謝曉瑩踏出虎度門演活每個角色

副刊版 2021/06/21

分享:

分享:

粵劇要唱、做、唸、打,基本功要紮實,需付出莫大心力、努力、毅力,方能成就「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粵劇花旦謝曉瑩是香港大學文學院中文系學士及哲學碩士,吃着苦頭吊眉貼片子,樣樣從重頭學起,全因她心底裏確是熱愛做大戲。

謝曉瑩對粵劇的熱愛,來自媽媽的耳濡目染。因媽媽崇拜花旦李寶瑩,她的名字中也取了個「瑩」字。自小跟着媽媽看戲,後來媽媽成了「票友」(學唱粵劇),怕女兒放棄學業不想她接觸太多,於是塞着耳筒用Walkman邊聽邊唱,在旁聰慧的謝曉瑩早已學到一二。

她在傳統名校嘉諾撒聖瑪利書院讀書,會考完畢開始練功,謝媽媽不是允許她入行,只視作課外活動讓她強身健體。「課外活動,媽媽也要我心態認真,不認真就拉倒。」謝曉瑩天生骨架柔軟、腿有力,具備做大戲的上佳條件。

她的天份造就了演出機會,第一次粉墨登場踏台板,是幾年後18歲做《活捉張三郎》,隔兩年後主演《攔馬》。「這兩齣折子戲功的部分重,動態佔多,練腿多了,也為我打好基礎。」

還是愛做大戲

大學畢業後,她在TVB主持《合晒合尺》粵劇節目。「做到與粵劇相關的工作都開心,像沒有脫離這個圈子。要知道,十多年前想進入大戲門檻是不容易的,可能是師徒、或是家族關係方能入行,我卻甚麼也不是。」節目斷斷續續做了幾年,曾想過另謀發展,做過一年生意、簽約環星開騷唱小調,但2010年最終還是歸根粵劇懷抱,因遇上汪明荃響鑼鼓演《德齡與慈禧》,謝曉瑩除飾演德齡外,也參與部分劇本撰寫。

因這段時間經常操曲排戲,與認識已久的著名樂師高潤鴻擦出愛火花,締結一段天賜姻緣。「入戲行,不能不提起他,他是我入行的轉捩點,沒他,我未必有足夠的信心入行,始終無人無物入戲行是不容易的。」

2012年兩人結婚,此時謝曉瑩正躊躇是否入行,丈夫指她聲色、外形、有武場底子、有鑼鼓節奏、有做戲感,花旦的條件具備,惟做戲更要講天時地利人和,很多人條件好是欠運氣也是徒然。「我說我不需要好紅,只希望在好的花旦中有一席位於願足矣,便決定入行。」

心意已決,謝曉瑩便兩度飛往北京,置了頭批戲服,也拜師把戲曲動作功架學得更規範。「做了四、五齣戲,但回港後仍覺不夠,請教不同師傅,針對身段、功夫、發聲等各方面進修,到第八年終開竅找到自己的方式。」

吃得苦中苦 成就事業

她坦言,入行成本極高,除添置衣箱、行當,卻不知何年何日回本。「可以是一輩子都回不了,完全由市場決定。但我好珍惜每次排練、每次演出,就算是排練,我會早15分鐘到達場地,準備好一切,不會給老師休息,由頭一分鐘至最後一分鐘不息不竭,這可能是大個才練功的好處,人較成熟,知道自己需要些甚麼,從來都不用老師逼迫我練功。」

飽讀詩書入行的優勢,謝曉瑩指對文字的理解可更上一層樓。「我演繹一個角色會有個人見解,不會做花旦、刀馬旦都是同一模樣,欠缺層次。媽媽強迫我讀書,其實好大幫助,她由初時不贊成我入行,到我決心投入梨園,她又全力支持,贊助我置裝置行頭。」

事業上,媽媽和丈夫之助佔有重要席位,粵劇老倌都給予她不少寶貴意見,如阮兆輝。「他給了我不少養份,原來齣戲要這樣處理、排戲時會替我把關,這裏過多或太少、太新潮要保留傳統、這個位可突破加入新意,一字一句皆彌足珍貴。」旁人的幫助,令她行這條梨園路濃縮了一些時間,少走了冤枉路。「但終歸那句:有好老師、有人幫都不代表順利過渡,這行實在要靠自己。」

受傷失聲 花旦最痛

屈指一算,她已入行逾二十載,受傷、失聲已儼如生活一部分,如排練《攔馬》,可一練就上五句鐘沒停過,每早踢上400下,是踢到上額頭那種,有時力度承受不了,翌日起床大腿瘀黑發硬,下床也下不了。「我不後悔當時練功的艱辛,一場戲上三個多小時,站在台上演出,腿力很重要。」

她也曾試過失聲,在台上唱了半場實在無法繼續,她到廣州找老師練聲,又跟過香港的唱家學京劇發聲,過程中她是推倒重來,當自己從來不懂唱戲般再來過。此情況綿延了兩、三年,十分困擾,直至2015年2月底參演《西九新星展》,她擔演多個重角,慢慢排練又觀摩了同行演出,唱功穩定了,沒有過往唱至一半聲綫疲勞沙啞的問題。

當聲綫不穩定那段時間,謝曉瑩多做了武場戲,試過排練一個高台釣魚的向後拗腰翻騰動作,一落地不慎鋤頭腳,痛至流淚,整隻腳趾腫瘀如紫番薯,幸在演出時痛楚稍減完成演出。

去年疫情期間,謝曉瑩沒有疏懶繼續練功,做倒立時手扭傷了不自知,回家按在床上聽到「勒」一聲,痛入心脾。「腫到如豬手般,晚上睡覺時痛到掉淚。受傷是司空見慣了,只要保持舊患不再傷第二次,也就算了。」

現實一人分飾多角 親力親為

謝曉瑩於2014年創立了香港靈宵劇團,其後開了支綫金靈宵和青靈宵,集班主、正印花旦及編劇一身,撰寫了20多個粵劇作品。「編寫劇本過程辛苦,但享受其中。像寫《魚玄機與綠翹》這同性戀題材一戲,一星期內由朝寫到凌晨三、四點。」這個班主愛親力親為,劇目單張構思、宣傳、設計都要兼顧,想事事參與做到最好。身兼多職,最喜歡的崗位還是演出。「這是本行,初衷我也是想做演員。演員和編劇他人難代替,惟行政方面慢慢放手給同事處理。」

去年疫情淹至,粵劇全行是無底薪的,從業員人數龐大,疫情下演出減少,各劇團都叫苦連天。期間她的劇團繼續營運,不能演出的日子,轉而做大量網上工作。「如寫了《武春三月》抗疫曲、拍了網上片《靈宵導賞團》教觀眾欣賞大戲、用抖音滲入戲曲元素,疫情比平時更忙碌。」滿腦子意念的她,為粵劇帶來新景象。

重生趙飛燕網絡互動版

是香港藝術發展局Arts Go Digital藝術數碼平台計劃之一,此演出項目在保留舞台感的前題下,仿照電影的拍攝手法拍成新編粵劇《重生趙飛燕》,製作參考了網絡上流行的「角色扮演」遊戲,讓觀眾以主角的角度作出選擇,從而決定重活一次的趙飛燕之結局。

劇目由謝曉瑩構思、編劇及主演,她透露因為現在很流行「重生」小說,於是便把《重》網絡版設計成類似宮鬥遊戲。「趙飛燕在歷史上並非正面人物,希望透過重生讓這紅顏禍水重新活一次。觀眾可自由揀選,而出現4個不同結局。」全劇在圓玄學院實景拍攝,大家更要留意趙飛燕不能缺少的掌上舞,精采絕倫。此劇將於六月下旬播放,免費欣賞,網址:www.hkxiqu.com/chiu.php

作者:周美好

責任編輯:梁靜詩

謝曉瑩說花旦不能太瘦,要有點肌肉來應付做戲的極大運動量。「就算是文場、做悲情戲,也是極高能量。」(湯炳強攝)

做戲服手工費與年增加,自置行頭是開支不少。(湯炳強攝)

拍攝《合晒合尺》訪問前輩陳笑風。(被訪者提供)

演出原創劇《宋徽宗‧李師師‧周邦彥》。(被訪者提供)

對丈夫高潤鴻的支持十分感激,對她入戲行更有舉足輕重的影響。(被訪者提供)

學粵劇時的練功照。(被訪者提供)

2001年奪香港粵曲歌唱比賽公開獨唱組冠軍,由已故粵劇名伶梁漢威頒獎。(被訪者提供)

她是香港大學文學院中文系學士,中文底子好,不時編寫粵劇劇目。(被訪者提供)

《重生趙飛燕》網絡互動版實景拍攝,製作嚴謹認真。(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