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老爹蒲老蘭

副刊版 2021/06/22

分享:

每年父親節,都想起先父在節日前夕都像孩子般,會說:「父親節無乜人注重咁嘅」,他指的是,母親節多人宣傳母親偉大,父親節卻較少人歌頌。他年紀愈大,愈發着緊節日,年輕時倒沒甚麼。我和先父感情要好,見微知著,他是愈老愈嗲,老怕女兒忘記重要日子如生日和父親節,經常日子前夕,就偷偷叫母親「係咁咦」、「唔覺意」或「咋咋帝」打探下,我有否忘記。我又點會怠慢?當然早已預備。至今仍規矩照舊,重要日子就必定拜祭跟他say hello。

我很喜歡父親節。很多爸爸放在家庭的心神其實不比媽媽少,擔起一頭家,無功也有勞,但東方文化較內斂,有些人在平常日子又覺得較難表達對父親感激之情,一年有這麼一天,要子女稍稍向父親表達下:「老爹,你的貢獻,我們是知道和感謝的」,實不為過吧?﹗

以前的父親節,無論多忙,我都必定全日陪伴。爸爸是傳統人,日常生活一式一樣過了幾十年,但退休後一切家庭事由我話事,我會安排他和母親去體驗新事物,例如去中環吃意大利菜。爸爸事前知悉我的安排,口裏說:「意大利菜有乜好食?」但見他穿上最靚的西裝拄杖夥母親等我駕車駛前,那是我記憶中爸爸最帥氣的一幕。看他們兩個活寶,邊吃邊說:「原來意大利菜咁好食!」我莞爾。飯後難得在中環,我又有新搞作:「帶你們蒲老蘭(蘭桂坊)!」兩老瞪大雙眼:「得唔得㗎?」爸爸生前溫文儒雅,但卻生了個跟他不太像的女兒,惟有陪她癲。那是星期日的蘭桂坊,並非一周中最熱鬧的日子,但足以讓他們感受氣氛。

送兩老回家時,我問:「爸爸,今日開心嗎?」他說:「開心!」後來,聽媽媽說,他風騷地向老友「炫耀」:「你去過蘭桂坊未?我去過呀!個女帶我去囉!」他暗爽,我也開心。如今,我沒法再問「爸爸,今日開心嗎?」仍有此福氣的朋友,要惜福啊!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