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自閉兒 獲特殊奧運滑冰金牌 好爸爸棄IT高職助SEN青年就業

副刊版 2021/06/24

分享:

筆者訪問過多個自閉症的家庭,跟一眾家長交談,這位自閉症兒子的爸爸劉國威(Wallace)的笑容最多,更充滿正能量。他不單栽培兒子恩齊代表香港出戰特殊奧運會贏得金牌,兩年前更辭掉IT高層一職,和另一位自閉症孩子的爸爸成立「自閉兒生命建立發展社」,協助自閉症年輕人投入職場跟社會接軌。

訪問地點,是在Wallace黃大仙居所附近的咖啡店,期間走經一個公園,Wallace不時跟街坊打招呼,他說:「以前我經常同恩齊在這公園玩,留下很多難忘的回憶。」

回憶,當然有苦也有甜,Wallace就由甜開始講起。「當恩齊出世時,我跟太太都望子成龍,所以一早已安排兒子將來讀哪一間幼稚園、小學及中學,已有一套很完整的升學路綫圖。」

原以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但天下之事豈能盡如人意。「恩齊兩歲讀幼稚園N班,老師覺得他有點不妥,叫我帶他到醫生作檢查,醫生很快證實恩齊患上自閉症、輕度智障、專注力不足、發展遲緩等一連串問題。」事出突然,Wallace不太相信,更開始留意其他同齡小朋友的發展狀況,發覺他們懂得說話、願意和其他人玩、說話時會望住對方,但這一切恩齊都做不到。

訓練身體機能

事實放在眼前,Wallace跟太太十分傷心。「我反覆問自己,為何兒子會這樣呢?點解會選中他呢?」一連串的問題當然得不到答案,幸好有宗教信仰,Wallace和太太選擇面對現實,尋找方法改善恩齊的情況。

原定的「名校夢」當然要擱置,先安排恩齊入讀特殊學校,同時更讓他上不同的興趣班。一般家長為子女報興趣班的最大目的,都是想他們擁有十八般武藝,增加入名校的機會,但Wallace和太太的目的卻只有一個--訓練恩齊的身體機能。「自閉症小朋友通常會出現大小肌肉不協調情況,經常會跌倒,於是我們在恩齊3歲時便讓他學滾軸溜冰、體操、游水等等,希望增強身體的協調度。」

恩齊也曾學過跳舞,但最後無奈放棄。「恩齊學跳舞時經常搞課室內的音響,要把它關掉。其實自閉症小朋友對音樂或聲音的反應是兩極的,有些較遲鈍,有些就好敏感,恩齊屬於後者。小時候他在公園經過瀑布時,因有流水聲,他十分害怕,經常拉着我運路走。沖涼時用花灑,他又怕聽到水聲和花灑水灑在皮膚上的感覺(感覺統合症),我們惟有不斷解釋和嘗試,慢慢讓他適應。」

除了運動外,Wallace和太太也讓恩齊參與靜態活動,包括畫畫及鋼琴。「學琴主要想訓練耐性、專注力、手眼協調,更可抒發情緒。我從沒有想過要恩齊考琴試,但教了他多年的老師卻提議他可以嘗試,2019年考獲三級琴試,現在正學習五級。」

參加溜冰比賽

Wallace一直把課餘活動視作給恩齊的訓練,從沒要求成績,但卻在無心插柳下成為國際賽事的金牌運動員。「恩齊一直都有學滾軸溜冰,到了小學五年級,老師問恩齊有沒有興趣參加特殊奧運會的溜冰比賽,因想給恩齊見識,便答應了。但後來卻發現老師說的是真雪溜冰比賽,恩齊只懂4個轆及單排轆的Roller,但比賽只餘下兩個月,我們不想因此放棄,便找真雪溜冰教練教恩齊,由於他有Roller的根底,很快便掌握了技巧。」特訓兩個月後參加比賽,恩齊更贏得冠軍,Wallace笑言是始料不及。

恩齊從此愛上真雪溜冰,開始參加其他本地賽事,2018年更代表香港到維也納參加特殊奧運會,於「男子花樣滑冰第二級」獲得金牌。Wallace和太太在恩齊上台攞獎的一刻,十分感動,他說:「其實只要家長願意花時間,持續的訓練自閉小朋友,一定會見到成績的。」

途人白眼源於不了解

20歲的恩齊去年入讀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特教青年學苑,課程是專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中六畢業生而設,可於大學校園修讀3年的課程,感受大學的生活。「恩齊可以自己坐車去大埔返學,跟老師及同學有簡單的交談及互動,讀得很開心。他已完成第一年了,兩年畢業後,恩齊希望做一個麵包師傅,我絕對支持他。」

恩齊現在已找到人生目標,Wallace回望從前,自言旁人的白眼曾令他很難受。「每個自閉症家長都一定有遇過這問題,試過有人對我們講很多難聽的說話:『你個仔係傻仔!』、『唔識教,就唔好生啦!』、『個仔咁曳,就唔好帶佢出街。』當時聽到一點憤怒,但後來明白到當年很多人不認識自閉症,所以我會原諒他們。」

曾歷辛酸,當然也有甜蜜時刻。「每當我感覺疲倦時,或者身體不適,恩齊會主動替我按摩,真的疲勞盡消。」

---------------------------------

助自閉症年輕人尋找工作

Wallace多年來一直在FB分享恩齊的生活點滴,跟同路人互相交流意見,他發現很多家長都很擔心自閉症孩子中學畢業後的出路,於是在2019年辭掉原本的IT工作,和另一位星爸爸成立「自閉兒生命建立發展社」,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協助自閉症年輕人尋找合適的工作,讓他們自力更生,亦會提供不同類型的活動、課程、講座、工作坊及資訊給自閉症朋友、家長和相關SEN家庭,讓大家參與。Wallace強調,每個孩子都不同,不需要比較,不是每個孩子都適合工作,而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發展社成立近兩年,已獲多個機構提供不同範疇的工作。「包括食物製作工場、餐廳、裝修、美容公司、辦公室等等。其實老闆或管理團隊只需清楚設定工作的範圍及程序,按着他們的能力和已學過的技能分派任務,他們都會跟得上。加上某些工作請不到一般年輕人入行,例如重複性工作,但對於自閉症人士來說,這些工作就適合他們了。」

Wallace說這些年輕人很勤力,但耐力未必足夠,故在工時上要作出配合。「我們提議僱主把工作時間調適,原本要返10小時,可以變成兩個年輕人各自做5小時,其實人工都是一樣。」發展社現時已為十多位自閉症年輕人(部分是有智障的)尋找到工作,Wallace最開心是見證他們的進步。「我會不定期到新蒲崗某間食物加工工場探望其中一位年輕人,每次見他都有進步,除了自信心增強外,溝通也有很大的改善,跟其他同事對答如流,給予我很大的驚喜。」

作者:招美寶

責任編輯:李越樺

Wallace從前做IT工作十分繁忙,但放工後必定立即回家陪伴恩齊,尤其當恩齊在青春期時候。「這時期爸爸的角色十分重要,讓兒子明白身體的變化,才可釋除疑慮,助他快樂的成長。」(湯炳強攝)

2018年,恩齊於特殊奧運會溜冰比賽中獲得金牌,一家三口十分開心。(被訪者提供)

恩齊(圖中)走上台領取金牌,Wallace心情既開心又感動。(被訪者提供)

恩齊從前學滾軸溜冰,後來在小學轉玩真雪溜冰,經過多年訓練後,贏得各大小比賽獎項。(被訪者提供)

恩齊從前學滾軸溜冰,後來在小學轉玩真雪溜冰,經過多年訓練後,贏得各大小比賽獎項。(被訪者提供)

恩齊出世時,Wallace及太太都望子成龍,更計劃讓他入讀名校。(被訪者提供)

疫情前,Wallace與太太經常帶恩齊到不同地方旅行,擴闊兒子眼界。(被訪者提供)

恩齊已學習繪畫十多年,作品甚具水準。(被訪者提供)

恩齊自小學鋼琴,早前已考獲三級,現在學習五級。(被訪者提供)

發展社經常跟不同團體合作,舉辦學習團並提供工作體驗,今年端午節便安排一群自閉症年輕人一起包糭,於接近3個小時內包好了40多隻,成績不錯,師傅也讚不絕口。(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