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好一帶一路故事 助推全球化

評論版 2021/06/24

分享:

第47屆七國集團(G7)峰會於6月11日至13日在英國舉行,7國領袖在峰會後發表的公報,承諾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資助中低收入國家減少碳排放及應付全球暖化,並且計劃推出一項支持基礎建設的方案--「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B3W)。公報指出,「這是一個由民主國家領導,具有價值導向、高標準和高透明度的基礎設施夥伴投資計劃,將幫助改善發展中國家總價值超過40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目前計劃細節尚未公布,但不少分析認為,這是美國和歐洲國家有意對冲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戰略。

新冠疫情 助長民族主義情緒

客觀地看,世界目前正處於十字路口。全球化如今正面臨發展倒退、備受可能因分裂而形成區域激烈競爭的威脅,在貿易戰和經濟不明朗的今天,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抬頭,而新冠疫情不僅助長了民族主義情緒,還迫使政府大規模限制跨境貿易和人員流動,為世界經濟發展前景蒙上一層陰影。

隨着美國等國家背離多邊主義,加上疫情衝擊,世界各國飽受挫傷,但中國正以獨特的全球化願景,重塑國際地緣政治。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是迄今為止一個跨越65個國家的基礎設施發展,以及經濟合作的網絡,有望在國際商業、合作和繁榮上開創新時代。

然而,這個龐大項目無可避免會創造贏家和輸家。G7日前提出的「重建更好世界」,足以反映國際間的競爭和矛盾。

從保護主義的角度來看,「一帶一路」被批評為中國擴大勢力範圍的一種方式,甚至是顛覆全球權力平衡的激進嘗試。這種擔憂可能加速「去全球化」的趨勢,各國將退出國際合作,以阻止其他國家進行擴張。

整合發展Vs碎片化 歷史關鍵時刻

在這個歷史的關鍵時刻,世界可能有兩條路,一是深化整合發展,一是加深碎片化。面對日益高漲的經濟民族主義,「一帶一路」能否成為推動全球一體化的力量,的確值得觀察和研究。為了實現中國的全球化願景,「一帶一路」不僅應該被視為基建投資的戰略,還必須贏得「敘事之戰」,講好中國「一帶一路」的故事。

經濟學家所講的內容,會告訴我們當前世界的故事,琢磨這些故事內容,其實可以幫助我們回答現今國際商業和經濟中的「大問題」,例如為甚麼一些國家和企業在全球舞台上獲得成功,而另一些則失敗。換言之,「一帶一路」的故事內容,牽動全球商業和經濟活動的脈搏。

「一帶一路」的故事內容絕非杜撰,而且這些內容能夠使企業、機構和政府孕育出改變歷史發展的路軌。事實上,對「一帶一路」的正確敘事和認識,例如全球化,通過全球的融合發展,無疑也是制度變革的推動力。

正確認識一帶一路 推動制度變革

在民族國家的層面,強大的內部力量(如國家安全問題)和同樣強大的外部驅動力(如技術發展)都會對「一帶一路」的故事情節發展產生影響。例如,有些敘事說,一些沿綫國家以借貸方式,投資大型基建,是一種「墮入巨大債務陷阱」的不智行為。誠然,目前的「鐘擺」擺向反全球化,此舉其實帶有巨大的偏頗性。

為了與這種敘事競爭,「一帶一路」的全球化敘事必須贏得全世界的心。「帶路」倡議的敘事內容,說出中國和沿綫國家的利益,例如通過自由貿易和共享經濟取得互利成果。然而,從過去幾年的發展來看,英國推動和落實「脫歐」、美國前任總統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戰,向外國進口的鋼鐵徵收25%懲罰性關稅,反映民粹主義者的敘事,把經濟互利的情節抹掉得乾乾淨淨。

講好「一帶一路」的故事,其內容必須被視為一種為公共利益服務:是開放的、基於共同價值觀、提供共享繁榮的機遇,並且有利於全球化的制度變革,對中國和海外的企業、政府和公民來說,都是實實在在的,不存在「零和遊戲」的結果。不幸的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共同利益」價值觀,仍然被許多人認為是空洞的。

從目前情況來看,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合作夥伴,已經包括國家政府、國際機構、簽署國的企業,以及愈來愈多的第三方國家,包括跨國企業。

如果「一帶一路」倡議的全球化敘事得到廣泛傳開,它必須為所有潛在夥伴國家--而不僅僅是中國--帶來明顯的經濟利益,在新冠疫情衝擊全球經濟之後,這一點尤其重要。不過,到目前為止,中國資金發起的交通項目中,只有約11%是由非中國企業贏得的,這可能不足以鼓勵海外企業接受「一帶一路」,顯然有改善的空間。

「一帶一路」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資本項目之一,迄今已有數萬億美元的投資,惠及68個國家。然而,隨着中國在世界舞台上迅速崛起,守成大國和崛起大國之間的競爭和矛盾,可能已經建立起危及「一帶一路」成功的反敘事。

「敘事」軟實力 中美未來角力戰場

很顯然,最大的威脅來自美國,她將「一帶一路」視為一種「武器化」手段、一個危及美國全球優勢地位的「經濟戰爭工具」,並試圖將「一帶一路」重塑為顛覆全球貿易平衡,以及破壞市場穩定的激進戰略。隨着直接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愈來愈小,這種相互競爭的「敘事」、雙方說故事的「軟實力」對碰,很可能就是中美未來的角力戰場。

「一帶一路」對全球化作出的推動力量,將影響幾乎所有中國和國際企業。理論上,中國和西方具價值創造競爭力的企業,都應該支持全球化。當面對中美「各說各話」時,在不同市場經營的企業,必須謹慎選擇,例如對於在中國、俄羅斯、美國和歐洲運營的企業來說,制定各方都能接受的發展方案至關重要。事實上,「一帶一路」故事內容得到「正音」的闡釋和述說,有助於將鐘擺擺回全球化的一方。

「一帶一路」能否成功傳播,並實現中國的全球化願景,將取決於中國在政治和經濟上結合的力量,以及國際企業和更廣泛社會利益,當中所發揮的吸引力量。雖然「一帶一路」在國內可能被視為全球化的積極力量,但我們必須認識到,中國是從強勢地位提供這種敘述的,在幾乎所有的關係中,中國都是佔主導地位的夥伴一方。這種情境,更需要有策略地講好一帶一路的故事。

因此,僅對中國有利的敘述,恐怕會以失敗收場,完全引不起共鳴;相反,通過擁抱共同的價值觀、實現共同的經濟利益,並為利益相關者提供塑造未來的機會,則「一帶一路」可以成為全球化的強大推動力;「帶路倡議」必須塑造成一個開放、歡迎各方參與、並與參與方攜手共建的未來,利益是共享的,而不是一國的自利囤積。

隨着世界從疫情中走出來,並逐步開始恢復,我們可能會見證更大的國際融合與合作;或者,隨着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敘事的興起,分歧可能會進一步加深。「一帶一路」及其「正音」敘事,將有助於確定我們在全球化與去全球化之間的歷史性十字路口,走上哪一條路!

七國集團(G7)於峰會後發表聯合公報,計劃推出「重建更好世界」(B3W)計劃,不少分析認為是對冲中國「一帶一路」的戰略。(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家濤 科大商學院利國偉商學教授、管理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