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保復甦勢頭 有點通脹非壞事

評論版 2021/06/26

分享:

世界兩大經濟體最近的物價上漲讓全球市場感到不安,因為大家已經習慣了幾十年來普遍存在的低通脹,甚至通縮;但是,至少在中國,有點通脹並非壞事。

疫下大規模支出 美CPI急升

在美國,由於政府在新冠疫情期間的大規模支出,公眾開始擔憂會產生不良後果,而最近的價格數據加深了這類擔憂:4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按年激增4.2%,是自2008年以來最快的增長,按月升幅則從3月的0.6%,增至0.8%,5月則回落至0.6%;生產者價格指數(PPI)也有所上升,從一年前的185.5,上升至4月的217.5。

因為這些數據,要求美國聯儲局收緊超寬鬆貨幣政策的呼聲持續高漲。然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於4月強調,即使意味着暫時允許通脹率超過2%,美聯儲距離撤銷貨幣支持還有「很長的路要走」(still“a long way”from withdrawing monetary support)。這應該會使市場平靜下來,盡管許多經濟學家仍然相信,美聯儲高估了其長期控制通脹的能力。

在中國,4月全年CPI按年上漲0.9%,相比3月的升幅僅為0.4%;PPI更是按年飈升6.8%,達到2017年10月以來的最高水平。至5月,CPI和PPI均進一步上漲,幅度差別更進一步擴大,分別上升1.3%和9%。

華CPI及PPI增幅 差距續擴大

然而,中國市場基本上保持平靜。由於中國經濟學家對第二季增長勢頭減弱的擔憂,遠甚於通脹飈升,中國財政和貨幣政策制定者幾乎沒有任何採取緊縮措施的壓力。

這是有充分理由的:雖然5月CPI按年上漲1.3%,但按月卻下降0.2%,核心CPI僅增長0.9%。

中國生產商為應對疫情後的需求激增做好了準備,因此PPI出現大幅上升。供應鏈上游部分的生產商首先採取行動,爭相儲備原材料和化石燃料,這就是為甚麼大宗商品的價格,如銅、煤、鐵礦石、鋁等,自3月以來呈現雙位數的增幅。

但是,新冠疫情的復甦才剛開始,對最終產品(尤其是消費品)的需求仍然低迷,這解釋了為何CPI和PPI增幅的差距愈來愈大。處於供應鏈中下游的製成品生產商無法將增加的投入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和投資者,加上其他因素,例如電腦芯片的囤積、政府實施的可持續發展目標等,都可能造成生產者和消費者價格指數之間的差異。

許多中國經濟學家認為,PPI的飈升只是過渡性的,可能已經見頂;即使它繼續上升,也沒有必要恐慌,因為最近的上升僅僅彌補了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的損失,此前中國亦已經歷了多年的生產者價格通縮。

無論如何,一些經濟學家認為,PPI的飈升不太可能轉化為CPI的顯著增長,這本應是一個令人欣慰的想法,表明中國不必懼怕高通脹。但實際上,中國的經濟需要更多一點通脹,這種情況反應是中國需要擔心的。

價格傳遞缺失 恐損消費投資

上述價格傳遞的缺失,令消費通脹保持在低位,即使上游行業的盈利能力大幅提升,下游生產商的利潤卻受到擠壓,這損害了消費、投資,最終損害了經濟增長。為了甚麼?作為一個人均收入僅逾1萬美元的發展中經濟體,中國對較高通脹的承受力優於發達經濟體。

財策幣策宜具擴張性 振消費

有鑑於此,中國政府應該採取更具擴張性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以提振消費通脹。與美國、歐洲和日本不同,中國在疫情期間沒有採取寬鬆的宏觀經濟政策,據人民銀行早前公布,5月M2(廣義貨幣供應量)增速為8.3%,高於4月數字,但比去年同期低2.8個百分點;而根據財政部數據,今年首4個月全國一般公共收入增長25.5%,公共支出卻僅增長3.8%。

這種謹慎的做法,導致中國經濟增長勢頭減弱,出口再次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而中國一直在努力打破這個不可持續的模式。財政和貨幣擴張將大大有助於扭轉這些趨勢,最終在企業恢復盈利能力、經濟增長重回正軌後,通脹將在積極、安全的水平穩定下來。

Copyright:Project Syndicate, 2021.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國在新冠疫情期間沒有採取寬鬆的宏觀經濟政策,這種謹慎的做法導致經濟增長勢頭減弱。(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余永定 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前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前所長、前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