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數碼人幣 3種誤解宜釐清

評論版 2021/06/26

分享:

上周本欄介紹了數碼人民幣的便利性質及其戰略意義(「數碼人民幣時代來臨」,6月19日),中國是率先大規模測試央行數碼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的大型經濟體,同期歐洲央行仍在研究階段,預計要到2025年才有望推出數碼歐元;美聯儲及日本央行更是「十劃未有一撇」,對推出CBDC一直持謹慎態度。

因此,筆者留意到有言論指,中國的CBDC在技術和政策上遙遙領先其他國家,甚至有望打破美元霸權地位云云。這些都是過分樂觀的幻想,筆者希望借本欄澄清一下。

現有監控能力 幾近無盲點

一種是普遍輿論認為,數碼人民幣結合了區塊鏈技術,具有無與倫比的監控能力,讓政府可以追溯每一筆開支,於是金融犯罪、貪官逃稅等無所循形。這種說法在技術上可行,但忽視了中國政府現有的監控能力。例如,現時內地居民使用移動支付工具,須將微信或支付寶賬號綁定銀行卡,交易均須通過由人民銀行成立、名為「網聯清算」的中央清算平台,跨國交易則須經由中國外滙交易中心處理。

故此,不論來自國內或國外的交易,中國的監管部門一早已實施實時監測,必要時更可要求商業及公營機構提供紀錄。除非堅持永遠使用傳統現金,否則中國的監管部門幾乎沒有盲點,將來數碼人民幣在全國通行後,只會令監管當局的覆蓋範圍更臻完美,而並非由無到有。

許多人對CDBC的盲目追捧,源自對貨幣供應量的誤解。在經濟學中,貨幣供應量有3層定義,分別是狹義的M0(現金)、M1(現金+銀行活期存款)和廣義的M2(現金+銀行活期及定期存款)。

僅代替部分M0 或設持有上限

根據人民銀行的設計,數碼人民幣只會用來代替一部分M0,而截至2020年末,中國的M0有約8萬億元人民幣,遠低於M1約61萬億元及M2約215萬億元。將來,人行很大機會透過一般商業銀行分發CDBC,例如以發放薪資的形式,讓公眾持有並使用數碼人民幣,然而人行不會為數碼人民幣支付利息,筆者亦估計人行會設定持有上限,甚至可能比一般人預期為低。

故此,讀者可理解數碼人民幣不是另一種「銀行戶口」,也不是另一種「微信支付」,它僅是沒有實體的現鈔。事實上,人行小心翼翼,刻意限制數碼人民幣的供應,是不希望大量儲戶棄用銀行存款而轉向數碼人民幣,增加銀行融資的難度,造成金融風險。

第二種論調認為,人行可透過數碼人民幣控制資金的運用,例如讓它在指定時間內「激活」,並只能用於放貸中小企,從而為某一經濟板塊提供針對性的刺激。

貨幣控制太細緻 不利人幣國際化

這種說法在技術上行得通,但對大局的考慮欠缺周全:科技上有能力做,不等於應該做,若然中國對貨幣控制達到如此細緻的地步,便會大幅干擾市場運作(例如放貸方的商業決定),客觀上等同退回中央計劃經濟,筆者認為不可能。況且,一種由長官意志施加用途限制的貨幣,必然會打擊國內外持有者的信心,對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更是不利。

第三種論調認為,數碼人民幣可以如微信、支付寶一樣通行海外,令人民幣一躍成為全球主要貨幣;但現實是,人民幣只佔國際支付總額的2%。商戶和投資者決定使用哪種貨幣時,會考慮貨幣兌換的自由度、對發行國家法律體系的信任度等。由於中國實施資本管制,大部分西方國家的人民又對中國有根深蒂固的疑慮,因此相比美元、歐元、日圓等,人民幣的吸引力仍然難以企及,制約人民幣的因素是政治和制度,而不是技術。

總括而言,人行發展數碼人民幣的棋局尚小,但另有深層的盤算和謀略,筆者將另文再談。

中國是率先大規模測試央行數碼貨幣的大型經濟體,歐洲央行預計要到2025年才有望推出數碼歐元,美聯儲及日本央行更一直持謹慎態度。(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