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政治 中日2場奧運勢火花四濺

評論版 2021/06/28

分享:

距離東京奧運開幕只剩不到一個月,日本疫情仍維持在高於去年速度蔓延,但東京奧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日本政府可說不為經濟只為政治。明年2月的另一場奧運會--北京冬奧同樣被染上政治色彩。美國視之為孤立中國的機會,環繞北京冬奧議題的角力勢必在未來半年火花四濺。

美謀杯葛冬奧 日成攔路虎

事到如今,日本舉辦東京奧運的經濟意義已經無幾。由於疫情未受控,當局決定禁止海外觀眾入場,而本國現場觀眾也不得超過場地上限一半,且於1萬人封頂。這意味門票收入大打折扣外,日本也享受不到奧運帶來的旅遊收益。東京奧運逾150億美元官方公布開支,已經石沉大海。

但政治上,日本政府確有需求堅持舉辦奧運。日本需在10月或之前舉行大選,首相菅義偉作為前任安倍晉三「大內總管」,在自民黨內並無自己派系支持。他保住相位的最簡單途徑,就是確保自民黨選情向好,而一場成功的奧運會,總能多少增加國民對政府好感一段時間,如果日本運動員把握主場之利金牌激增,就更是如此。

北京冬奧明年初就要舉行,更增加了菅義偉冒着疫情辦奧運的壓力。畢竟沒有日本政客會願意承認失敗,然後再眼白白看着對手中國成功。

這些關聯在近日構成一個奇特現象:美國謀劃是否帶頭杯葛北京冬奧之際,「首席盟友」日本成了攔路虎。菅義偉4月成為拜登白宮的首名外賓,罕有附和美方在聯合聲明點名台海問題,激起中方反彈。惟中日外長通電「吵架」之餘,雙方再次表明,互相支持辦好東京奧運和北京冬奧。

美以史為鑑 杯葛未必明智

日本顯然擔心中國會以其之道還治其之身,不敢貿然和應美國杯葛北京冬奧的呼聲。同理,中國要合縱連橫避免美國帶頭杯葛冬奧成真,首先也要支持東京奧運來穩住日本。

事實上,美國是否發起杯葛北京冬奧的考慮也相當複雜。談起美國如何看待對手主辦奧運,歷史反映杯葛未必明智。

1936年柏林奧運在二戰前夕舉行。美國沒有杯葛這場德國主辦的國際盛事,結果黑人田徑運動員歐文斯(Jesse Owens)勇奪男子100米、200米賽跑、4x100接力賽及跳遠4塊金牌,粉碎了納粹「雅利安人至上」的種族主義意識形態。

盡管黑人在美國國內受到壓迫,此役仍然成了美國價值觀在國際輿論場上的經典大捷。

反觀1980年莫斯科奧運,美國因為不滿蘇聯前一年開始侵略阿富汗而牽頭杯葛,結果卻令卡特政府自己頗為尷尬。由於美國奧委會是獨立運作實體,華府首先要說服它配合。一群運動員則發起訴訟,指控華府以取消免稅待遇威脅美國奧委會。風波使得整件事情看起來,就像是針對美國體壇而非蘇聯。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雖有60多國杯葛莫斯科奧運,但美國主要盟友中只有加拿大、西德、日本、南韓等寥寥幾員,其餘多為中東、非洲及拉美國家;英國等大部分西歐國家、澳紐皆無加入。美國此舉也換來了4年之後,蘇聯率東歐集團、越南、古巴等多國杯葛洛杉磯奧運。(說起來那還真是個神奇的年代,中蘇交惡未破冰,中國響應了杯葛莫斯科奧運,並參加了洛杉磯奧運。)

拜登國際統戰 非十拿九穩

說回今天,拜登政府也面臨着同樣的困惑。特朗普不知是否故意令拜登日子更難過,近日公開表明自己反對杯葛北京冬奧,因為這樣對美國運動員不公平,「你去比賽,你去贏」就是了。特朗普雖已下野,但其觀點對半個美國仍有一定影響力。國會現時也只是推動「外交杯葛」,要求華府不派官方代表參與北京冬奧活動,但美國運動員代表團仍可參賽。美國奧運委就更是要求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

與此同時,拜登的國際統戰也並非十拿九穩。美國醞釀與盟友杯葛北京冬奧風聲已傳了多月,但拜登早前在歐洲出席多場峰會的公告或聲明中,就所有議題批評了中國,唯獨未有提到冬奧,可見西方對此事未有共識。與本國體壇作對不談,杯葛北京冬奧可謂代表着與中國決裂,戰略上幾無迴旋餘地,這對尋求戰略自立、拒絕跟隨美國對中國脫鈎的歐洲來說,絕非一個輕易決定。

更重要的是,當今政治背景與蘇聯入侵阿富汗不同,當年反對侵略的聲音確是國際主流。西方現在以新疆議題向中國叫板,宣稱要為穆斯林發聲。殊不知中方立場與反恐成果,卻得到穆斯林國家普遍支持和擁護,與西方軍事反恐常在穆斯林國家濫殺無辜對比鮮明。上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交鋒,90多國支持中方,多出攻擊中方的40餘國一倍,再次說明美國與西方只是少數,並不代表國際輿論。

京趁機推數字人幣 西方支持?

不過話說回來,西方杯葛冬奧的機會無法排除,這足以值得中方警惕。冬季運動向來一邊倒由西方發達國家支配。至今只有120多個國家和地區參加過冬奧,大幅少於參加過夏奧的200餘個,不少東南亞、中東、非洲及拉美國家都未曾參與。換句話說,西方國家一旦杯葛,北京冬奧基本上形同虛設。

此外,奧運自然也是主辦國在世界面前展示國力的契機。中國有意藉北京冬奧推動數字人民幣發展,並向外國人開放使用。西方國家是否甘願變相協助中國金融科技走得更前,挑戰西方主導的現有國際金融體系,也存在一定懸念。

或者,拜登政府也了解,以「人權」為由號召針對北京冬奧欠缺足夠動力。美國不管世衞專家組赴中國研究報告成果,近期重新炒熱新冠病毒溯源,拜登下令情報機關3個月內報告,國安顧問沙利文更以「與盟友聯合行動」威脅,要求中方「容許真正調查」,實質就是借各國真正共同關心的疫情事宜,來營造孤立中國的格局。

可見美國與西方是否參加北京冬奧的話題,勢吵到明年舉辦前夕,在未來半年成為中美一大角力戰綫。

北京冬奧明年初就要舉行,更增加了日本首相菅義偉冒着疫情辦奧運的壓力。畢竟沒有日本政客會願意承認失敗,然後再眼白白看着對手中國成功。圖為北京冬奧會國家速滑館「冰絲帶」。(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