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與貓三段緣 視作家人愛貓離世哭斷腸

副刊版 2021/06/29

分享:

公關Samantha小時候執了一隻街貓回家飼養,但被家人棄掉,以為從此不敢養貓,結果長大後成了「貓奴」。

曾因愛貓在短時間內離世,立意不為家中再添貓成員,怎料與亡貓猶如「餅印」的另一個牠出現眼前,再次心軟。

現家有兩貓的她生活既忙碌又甜蜜,細說與3隻貓兒的緣份,心頭再一次悸動。

第一段緣份 —— 肥仔

回想2002年Samantha與丈夫在旺角火車站附近閒逛,見寵物店門口一隻楚楚可憐的小白貓,嗚嗚的似向她呼叫,心中動了憐憫之情。

她立即致電「貓癡」同事,問了一些養寵物需要注意事項,他倆便決定一人一任務:Samantha負責貓兒的飲食、丈夫負責處理排洩物,就這樣,小生命便融入他們的新婚家庭。

生性活潑可愛的小白貓,兩眼一藍一綠,取名肥仔。小傢伙對家中所有事物都好奇,也名副其實是一隻為食貓。惟返家數星期後,有一天肥仔鼻子突然脫掉了一大片毛,然後蔓延全身及腳。心急如焚的Samantha火速帶牠看獸醫,原來肥仔患上金錢癬。此病很容易在寵物店染上,周遭的環境令寵物集體染病。

猝然而逝 傷透主人心

回家後她為肥仔用藥水洗澡並餵藥,治療兩星期後,貓兒病況終有起色,Samantha此時卻發現自己手腕上有一個約一毫港幣的圓形癬,沒有脫毛但與肥仔情況相像。由於治療肥仔已經花了一筆錢,不捨得再花一筆錢再看醫生,她於是自行去藥房買了枝退癬藥塗搽,幸也治癒了。

肥仔陪伴了Samantha人生高低起伏17年,面對寵物的生老病死,隱隱心中有數,可惜有些事情是她難以預計。2018年底肥仔不適,一看醫生即安排入院,原來牠有腎病。「牠過世日子是12月30日,前後只有7日,好震驚,事後不斷回想是否自己做錯了甚麼所致,餵錯牠食藥嗎?有何做得不好?不這樣做會否生命長一點……」Samantha的聲音愈說愈小,小得幾乎像耳語。

「新婚不久肥仔便進駐我家,以為自己面對寵物離別已有足夠心理準備,但原來可以傷心到這個程度,更想過不再增加養貓數目。」她愴痛得不敢告訴別人這個殘酷事實,不斷哭泣,沉重心情維持了半年。

第二段緣份 —— 雪雪

雪雪有個溫柔可愛的名字,卻是一隻4歲雄貓。牠的加入,是Samantha朋友家中有30隻貓,數量過多,想找一些愛貓之士收養,當時Samantha已養了肥仔。「曾問過肥仔帶新成員回家可好,其實沒有人或貓會不喜歡雪雪,第一次見牠很合眼緣,活潑又肯玩。」兩貓一拍即合,相親相愛度過不少快樂時光。

Samantha像時下父母:仔又好、女又好,都是一樣湊法。雪雪性格事事像大少爺,懶理世間事。你以為牠肯做這做哪,卻毫不理會。喜歡就吃、不喜歡就掉頭走,也不愛別人打擾。

一臉酷相的雪雪,愛吃魚肉和雞肉,但必會經過一番觀察才慢咽細嚼。常站在高處觀望,是一個小心翼翼的「觀察者」。

肥仔17歲患腎病離世時,Samantha驚醒到貓兒要多飲水,會親自烹調魚肉和雞肉給雪雪吃,夾雜南瓜和雞蛋,希望能讓牠多從食物中攝取一點水份,而不是乾啃貓糧。

第三段緣份 —— 花花

肥仔走後一年多,花花進駐Samantha家。與牠相遇也是因緣際會。當日Samantha本想去看一個展覽,但入場費太貴而打消念頭,閒逛貓店卻與花花電光火石間「撻着咗」。「因花花無論毛色、樣貌甚至鴛鴦色的雙眼,與肥仔是倒模般『撞貓樣』。剎那間心裏在糾結:不要買貓,要養貓應該優先領養。」Samantha走開一會讓情緒冷靜,再重回貓店依然怦然心動,覺得牠是肥仔的天使化身,便把花花買回家。

她承認當初這舉動是有點鹵莽,打開門驀地見有新貓進場,雪雪隨即採絕食態度以表不滿,只是縮在一角不動聲色。「我是有點後悔的,滿心歡喜找到『肥仔2.0』回來,沒料到雪雪有此反應。」結果要將花花放置在奶奶的家一段時間,天天如探病般去看望。另一方面,日日開解雪雪,更買了一個貓香薰回家,讓牠紓緩壓力。個多星期後,才接回花花回自己家,讓兩貓相處。

事實上,雪雪和花花不太合拍,因後者性格過於活躍,常常動手動腳,冷靜與熱情之間,形成一道隔膜,共處一室,不是各自為政,就是打架居多。「與人相處一樣,無得勉強。」

與貓相處心得

多年照顧貓兒經驗,Samantha早已駕輕就熟,食物主要為乾糧並加入烹煮的蒸雞肉、魚肉、蛋黃和南瓜,多飲水。經常留意貓兒的排洩物,她說從排洩物可窺見動物健康狀況。

她還兼顧貓兒的身心發展,適時帶牠們「放電」。Samantha近年嘗試「放貓」,繫好貓帶後,讓牠們在公園探索。雪雪初時死也不肯落地拼命抓着主人,弄得她一身是尿;花花則像一隻狗「扯繩」四處衝,可見二貓個性南轅北轍、大相逕庭。

大膽的花花足迹最初只是在樓下,後來愈放愈遠,走到遠一些的公園。「小朋友見有人放貓都十分好奇,紛紛包圍着,花花也不怕羞擔當親善大使一職逗人玩,或主動接觸同樣在放貓的貓兒,場面有趣。」

從雪雪的情況,她了解到貓兒也會有不開心情緒。「貓性格各異,不能一本通書睇到老,或者把一套方法用諸於另一隻貓身上,與人一樣,需因材施教。」

她坦言,雖是主人身份但屬「下把位」,事事考慮貓兒的需要為先。「我工作時牠們在搗蛋、嗌肚餓,我便會讓牠們先放電及準備食物,再埋首自己的事情。你帶得貓兒回家,就要有責任,令牠們生活OK。有時候在街上見到可憐的流浪貓,都閃過一刻帶不帶回家,但屋企不算大,暫容不下3隻貓,也不想分薄現有兩貓的愛,暫時家中暫不會再添新的貓成員了。」

與貓為伍20多年,Samantha說養任何寵物都是反覆思量、深思熟慮才養下,要做一個負責任的主人。

作者:周美好

責任編輯:馮柏偉

Samantha最愛凝望貓眼。「貓眼是表情之一,也代表年紀,圓眼是年輕的貓,年紀愈長會有變化。」(黃建輝攝)

處處見到屋主是愛貓的人。(黃建輝攝)

花花為貓大使,化身桃太郎,宣傳岡山旅遊及吃喝玩樂新事。(被訪者提供)

肥仔鼻子突然脫掉了一大片毛,原來是患了金錢癬。(被訪者提供)

肥仔(右)與雪雪相處了兩年多。(被訪者提供)

Samantha有貓心滿意足,事事考慮貓兒的需要為先。她亦開設社交平台分享貓兒點滴。(Facebook及IG :貓眼遊記 Nekoyakei)

花花在飲水前愛先洗手,把水撥至地上,Samantha後來在上面加鐵網,笑言常與牠鬥智鬥力。(黃建輝攝)

活躍分子花花,「放貓」時間出街蹓躂最開心。(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