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丹青新展

副刊版 2021/06/29

分享:

陳丹青剛展出他的最新人像畫作系列「膚淺」,畫的是一批時裝模特兒,比起他有名的西藏系列,幾十年過去。反映在選題取材方面,也翻天覆地,當年寫藏民的表情至精神狀態,今天着筆時尚花花世界的表層。男女模特兒原是天橋或封面照像光鮮入時,加入筆觸色彩處理,又是另一種角度。

說是膚淺,當也是自嘲。正如他寫《退步集》,也是退一步來再思考。不過聽他從頭道來,數十年也真變得誇張,說不要說四十年前想不到現在會這樣生活,十年前也想像不到。但他提到,對○○後網絡原生代跟他那一代的兩種生活,並無抗拒。甚至看來,頗為追貼時下的青春生活消費形態。譬如提到煲劇,有看外國的各種劇種,甚至大膽認為,高質的電視劇似乎已取代了電影,成為了這時代最重要也最優秀的文化商品(他特別提及《The Crown》)。

舉一反三,也可算是重新審視流行之為物,認為只要是大市場被接受的,必會是最優秀產品,因為才可能有大資源去投入,吸納頂尖的創作人去製作。回到他熟悉的藝術領域,就舉例,米開朗基羅的作品,也就是出資者的高成本巨製。

也聊到他較少提到的家族溯源,知道他是一半廣東一半上海,識講些簡單廣東話,方才聽到些細說從頭。原來爺爺祖籍是台山,父親後來才去上海。台山爺爺在黃埔軍校,一直隨國軍進退,後來撤退到台灣,兩地分隔。但也因這些關係,也是七、八十年代就有些外滙券使用。那時限購又配給,特種物品還要特別的券去購買,講起這個,如今好多年輕人都真不知是甚麼。等到九十年代,爺爺才接回大陸,也是另一個大江大海故事。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