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官崛起 治港團隊第三勢力

評論版 2021/06/29

分享:

港府管治團隊執位,紀律部隊出身的官員升任司、局長要職,成為管治團隊新勢力,未來更有望爭逐行政長官大位,箇中反映中央用人標準,重紀律部隊出身的武官,而輕政務官出身的文官,可說時勢造英雄。

未來管治班子 4大要求

特首林鄭月娥的管治班子在香港回歸24周年前夕執位,最矚目的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離任,由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頂上,保安局局長則由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出任,警務處處長由副處長蕭澤頤坐正。由於3人都是警隊出身,坊間形容為武官崛起,與一向是司、局長搖籃的文官政務官(AO),相互比對。

中央重用紀律部隊出身的武官,無疑為未來管治班子人選列明標準。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今年2月的講話重點,除表明要由愛國者治港外,對於肩負特區重要管治責任的人,亦列出4點具體要求,包括:一、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始終站在國家根本利益和香港整體利益的立場上,堅守原則底綫;二、堅持原則、敢於擔當,在涉及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重大原則問題上,必須勇敢站出來,站在最前列;三、胸懷「國之大者」,要站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高度和國家發展全局,謀劃香港的未來;四、精誠團結,在愛國愛港的共同旗幟下,緊密團結起來,把全社會的正能量激發出來。

從今次管治班子的換人,可以看到中央更相信紀律部隊出身的武官,能符合夏寶龍列出的具體要求。

直面衝突 被視為更有戰鬥力

其一,武官在危機年代的戰鬥力,較政務官出身的文官為強。這對政務官並無貶意,只是武官與文官的訓練方式不同,令不同出身的官員展現不同的性格與處事方法。

政務官擅長理性思維,對不同政策方案進行利弊分析,並重視社會上不同持份者,故政策決定要平衡利害和不同利益。他們相信事緩則圓,重視幕後斡旋、協調和化解矛盾,而非讓對抗表面化,因衝突表面化、白熱化將令問題更難化解;且政務官重視程序正確,不能特事特辦,政策要求連貫性,才不會因人事更替而令政策出現突變。

政務官可說是盛世人才,若面對穩定和平的環境,他們可彌合社會不同持份者,團結和帶領社會前進,但這種決策方式的缺點,是容易予人做事官僚的觀感,規避衝突亦令他們不擅長公開面對鬥爭;在社會暴亂的大危機面前,政務官若不能果斷遏制暴亂,就會顯得為官避事,且無力化解危局。

武官被視為更有戰鬥力,這種戰鬥力是用於鬥爭,文官非無戰鬥力,只是戰鬥力是擅長協調。武官受到紀律部隊的訓練,重視秩序,遇到破壞秩序的人,就要直接而強硬應對,不能迴避,要將動亂因子遏止在萌芽狀態;紀律部隊亦重視法律和程序正確,因程序出錯就會讓罪犯脫罪,但亦深明任何法律都存在漏洞,不少罪犯就是利用法律漏洞行事,捉拿罪犯就不能墨守成規,要有突破思維。武官這種直面衝突、處事硬朗的態度,亦是中央眼中的承擔精神。

更願受中央領導 防範國安意識強

其二,武官比文官更願接受中央領導,亦更易明白中央對一國兩制的看法。

自回歸後,中央與港府政務官一直存在隔膜。政務官一直把持港府決策權,尤其回歸後英國統治者離開,政務官成為港府管治團隊的最大一群,又熟悉政府程序、壟斷決策所需資料,自然不願與非公務員出身的特首、高官等分享權力,故被內地鷹派官員批評搞獨立王國。

此外,絕大部分政務官較熟悉和認同英美對民主、法治的定義,對社會主義中國較陌生和不理解,故對一國兩制只重香港一制,對一國的中央與內地另一制,易抱持排拒心理。香港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力捧香港政務官為世界一流,就是希望將政務官捧為抗拒中央的一道重要防綫。

回歸24年,新一代政務官對內地的抗拒感已大為淡化,然而反修例暴亂危機下,亦令政務官受到嚴峻考驗:是否緊跟中央政策?是否以國家安全為最重要優先考慮?他們對一國兩制,不能再只重香港一制。

相對而言,紀律部隊出身的武官,由於一直維護社會安定,對各種破壞社會安全、國家安全的行為有較深認識,防範意識亦較強,明白破壞國家安全的罪行對國家及香港可能造成的重大危損,亦相信覆巢之下無完卵的道理,故夏寶龍要求特區管治者對一國兩制要有一國意識、堅決維護國家和香港發展利益,並有胸懷「國之大者」的戰略高度,武官就較易符合。

此外,武官過去只掌握個別紀律部門,不如政務官般擁有廣泛政務的決策權,不會因維護本身權力抗拒中央或外來精英,而且紀律部隊的訓練,重視忠誠和服從上級,故接受中央領導時更沒有違和感覺。

平息亂局 武官特質更符合要求

時勢造英雄,中央現時要平息香港亂局,要徹底解決動亂根源,武官的特質更符合中央要求,自獲得重用,而且這個重用趨勢還只是開始,皆因香港亂局表面上雖平靜下來,然而港人人心未回歸問題始終未解,香港50年不變已過了將近一半,隨着2047年愈接近,一國兩制變或不變、如何走下去等,可能再次激化內部不安,加上中美鬥爭變得愈來愈激烈,美國利用香港問題壓制中國的頻率只會增加,亦加深香港社會不穩。故此,中央選拔更多強硬派當高官,是大勢所趨,武官較易獲賞識。

此外,過去管治班子來源,一是政務官系統,二是非公務員系統的外來商界或專業精英,中央不想政務官系統壟斷管治班子來源,但外來精英又因缺乏政府經驗,易受公務員排擠,紀律部隊的官員有豐富政府經驗,若升任管治班子,可快速融入司局長角色,成為政務官、外來精英以外的第三勢力。

強硬派政務官 仍會脫穎而出

不過,管治團隊的武官數量始終不會多,因由紀律部隊轉型司局長亦不容易,文官才是管治團隊的中流砥柱,武官上位不等於文官沒落,只是昔日大權有所旁落,強硬派的政務官仍會脫穎而出。

李家超成為首位警隊出身的政務司長,外界甚至猜測他會否成為首位紀律部隊出身的特首。相對而言,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和去年由入境處處長晉身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的曾國衞,沒有處理逃犯條例失誤的包袱,在建制的口碑良好,處事強硬之餘又見圓滑,成為特首的機率可能較李家超更高,未來晉身司長或特首的可能性,不容忽視。

中央現時要平息香港亂局,武官的特質更符合中央要求,自獲得重用。圖為警察學院結業會操。(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