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遺珠《突襲安全區》 揭露大屠殺真實歷史

副刊版 2021/06/30

分享:

烽火四起,天人交戰。代表波斯尼亞入圍奧斯卡最佳國際電影的《突襲安全區》,揭露了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最嚴重的種族滅絕事件,1995年塞族共和國為絕後患而屠殺逾8千多個波斯尼亞人,震驚全球。該片特別以多重身份的女性視角出發,帶領觀眾進入殘酷世界,表現人性在戰爭中的掙扎,更讓人感受到為母則強。

榮獲奧斯卡最佳國際電影提名及17項國際獎項電影的《突襲安全區》,以1995年7月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Srebrenica massacre)的真實事件改編,寫實地述說一段血腥的歷史。被人簡稱為「波黑」的波斯尼亞與黑塞哥維那,遭塞爾維亞出兵攻打,三萬名難民退守聯合國荷蘭部隊基地,在死亡威脅下同呼吸、共命運的經歷。

塞軍假裝只要當地難民不反抗,自己將會和平地收復斯雷布雷尼察,並將居民安置到其他地區。之後將老弱婦孺與男人強制分開,但事實上,塞軍沒有跟從協議,將多達八千多位的青壯年男性帶往學校的禮堂開槍射殺,全數埋在亂葬崗中。

波斯尼亞繙譯 見證屠殺真像

電影以一個中年波斯尼亞女教師Aida(雅絲娜杜里契奇飾)為主角,她擔任聯合國維和部的繙譯員,一方面執行聯合國指派給她的繙譯任務,肩負協調平息兩軍衝突,還要安撫基地中的難民,同時必須想盡辦法,四處請求聯合國的軍官、士兵、醫生和職員,將身處於難民堆中的丈夫和兩位兒子納入救援名單。由眾生相的故事,演變成一個母親的故事,可惜最終卻是徒勞無功,只能眼睜睜看着家人被載走。

雅絲娜杜里契奇是全片靈魂人物,在多重身份之間穿梭,不只是冷靜的聯合國繙譯員,亦是難民的拯救者,更是愛子心切的母親。戰爭期間,她堅守工作崗位,保護自己的國家和人民,於多方陣營之間來回奔波。但除下證件後,她只是一個簡單的波斯尼亞婦人,形成責任與人性的矛盾。面對如此絕境,作為母親拼命保護兒子們,她把心急如焚的焦慮和崩潰發揮得淋漓盡致,使人感同身受。

亂世浮生 回到崗位

本片節奏緊湊、具有感染力,雖然沒有太多戰爭炮火連天、血淋淋的畫面,但真實地揭示了人類在戰爭中所遭受的傷害。戰火裏的人民逃離,湧入聯和國當地基地尋求庇護,在沒有食糧和食水下掙扎求存,前路茫茫。基地裏的難民人山人海,也有大量人被擋在鐵欄桿之外,陷入孤立無援之態,只能聽天由命,呈現出強烈的壓迫感。因為戰爭,鐵欄將人民分隔兩地,把鄰居與好友,甚至家人分開。

事過境遷,Aida在戰爭結束後重返校園教書,然而陰影不能輕易抹去,當終於見到丈夫和兒子的屍骨時,瞬間崩潰嚎啕大哭。最讓人難過的是,她教出一群可愛的學生,卻無法避免自己孩子在戰爭中慘遭屠殺的命運:校園舞台上的是未來,而台下的人們卻是過去,有迫害者、有受害者,他們均參與了歷史,仇恨彼此的他們百感交集,暗喻了今時今日波斯尼亞人對塞族人的敵意。

---------------------------------

導演臨演憶悲慘歷史

曾榮獲柏林金熊獎的女導演潔絲米拉茲巴尼奇(Jasmila Zbanic),當時波士尼亞與塞族共和軍發生戰爭之際,她身處於危城塞拉耶佛,才幸運逃過一劫。她經歷傷痛久久無法面對,在25年後鼓起勇氣收集完整資料,決定開始籌備這部電影。而拍攝過程中,製片發現參與演出的400多位臨演中,有不少曾是當時被塞族軍隊監禁過的民眾,藉由他們回憶當時如何被送上卡車、載往集中營的過程,使這部電影更加貼近真實。

作者:曾嘉善

責任編輯:馮柏偉

《突襲安全區》得到多個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外語片的提名,寫實地述說一段血腥的歷史。

本片還原了當年的歷史面貌,真實感十足,感染力強,使觀眾猶如置身難民營現場。

Aida 四處奔波,決心要保護自己的兒子,惟只能聽天由命,令觀眾感受到母愛的偉大。

由雅絲娜杜里契奇飾演的 Aida,在多重身份之間穿梭,不只是冷靜的聯合國繙譯員,亦是難民的拯救者,更是愛子心切的母親。

電影改編自真實事件,以90年代波斯尼亞戰爭為背景,赤裸裸地反映人性及拯救家人的堅毅意志。

電影透過繙譯員Aida的視角出發,平衡不同角色的立場,情緒極為複雜。

事過境遷,Aida 在戰爭結束後重返校園教書,然而痛失家人的陰影不能輕易抹去。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