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精有樣睇

副刊版 2021/07/02

分享:

心理學有大量身體語言(body language)研究,是關於偵測一個人所說的話,有否可疑之處?是否能盡信?換句話說,當一個人講大話或有所隱瞞時,有甚麼非語言的訊號(nonverbal indicators)呢?憑一個人講的話去判斷其人有否講大話,最不靠譜;當一個人說話時,大部分區域是透過意識層,有些大話精講大話講得多,噏到連自己都信以為真,說話表現誠懇,因為他已可透過意識層控制自己如何說話,故但凡透過意識層說出口的,很難判斷有幾多「含謊量」,除非是無意識地說溜嘴(slip of the tongue)。

眼睛確實可以透露很多信息,很多人會以對方有否避開眼神接觸,去判斷他有否說謊。但世上有太多講大話已成精的老手,可做到講大話都用堅定眼神望實對方,直至對方相信為止,故眼神已非百分百準確的測謊訊號。

幸好這幾十年來,心理學家不斷大量研究非意識層的微表情,令偵測說謊的行為愈來愈精準,大話精可能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世間定律,凡做過的事都有痕迹,盼能呃遍所有人,只是自己想愴個心。

大話精是有樣睇的,今天先來個較明顯和容易掌握的說謊微表情:除了看眼睛外,也得看鼻子。當一個人講大話時,人體內會釋出一種化學物質,令鼻子內的血管膨脹,從而釋放組織胺(Histamine)令鼻子痕癢(溫馨提示:不是所有鼻痕的人都在講大話,勿以單一次或單一種微表情作判斷),因此,有些人講大話時,會不為意地摸鼻、抓鼻或戚鼻,因為痕。

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因性醜聞而受審時,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神經病學家發現,當他講大話時,每四分鐘就非意識地觸摸自己的鼻子,整個過程達二十六次之多。那時還言之鑿鑿地說:「I did not have sexual relations with that woman」,想不到鬼拍後尾䪴,做出令專家認為有大話嫌疑的各種身體語言。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