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共產黨的文化吐納

評論版 2021/07/02

分享:

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全國都在舉行各種紀念活動。這100年中,它花了28年取得政權,現已執政72年,再過2年多,便會超越蘇聯共產黨,成為執政期最長的共產黨。

國防實力大增 震懾美國

這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政黨。1921年,在今天上海的新天地,只有幾名知識分子開了幾天的會,但這個很可能是中國歷史上影響最深遠的會議。接着的28年,它屢經國民黨政府的特務與軍事攻擊,又在抗日戰爭中與日本軍進行殊死的遊擊戰爭,但還是挺過來,並奪得了政權。

1949年中國還是個一窮二白的國度,人均壽命不足40歲,人均收入還不及印度,但今天人均壽命已達76歲,人均收入亦已拋離經濟搞得不錯的印度幾倍;在國防方面,建國初期已敢在韓國單挑當年雄霸世界的美國及其盟軍,並打了個平手,60年代得到錢學森、鄧稼先等科學家之助,相繼製造出原子彈、氫彈、火箭與人造衞星,國防實力大增,到今天獨步全球擁有「航母殺手」之稱的中程導彈與相應的雷達及北斗定位系統,已使美國的蘭德(RAND Corporation)等智庫下了結論,在中國近岸的戰爭中,美國會輸掉。

在基建方面,中國的高鐵、公路、碼頭、機場等的建設,使人瞠目結舌,以致美國人也深恐自己的基建已淪為第三世界的水平,需要急起直追;在國際關係上,我們不應忘記,中國共產黨的成立,正是五四運動的最重要產物,當年中國弱國無外交、官員喪權辱國,以致「五四」中人要喊出「外抗強權,內除國賊」的口號。在今天,中國外交事務的負責人卻有底氣及實力,在阿拉斯加的會議中對美國國務卿直斥「中國人不吃這一套」。

93%人民 支持中央政府

中國共產黨最重要的成就,恐怕還不是上述種種,而是它贏得了民心。據外國權威機構的調查,支持中央政府的中國人民,已上升至93%,而中央政府的官員幾乎清一色都是共產黨;90%以上的中國人民都對前景充滿樂觀,這與歐美國家不足一半人,甚至只得10%、20%的人對前景樂觀,差異何其巨大!

上述的成就,並不表示中國共產黨沒有犯過錯,或未嘗失敗。在建黨初期,它飽受左傾冒險主義與右傾投降主義的干擾,損兵折將;在建國後,「三反」、「五反」頗有過火的例子;大躍進遇上自然災害,地方幹部虛報糧產,以致分配不善,自然災害的殺傷力大幅擴大,餓死的人以千萬計;10年文革變成10年浩劫,國民經濟瀕於崩潰邊緣,公檢法亦被打碎,權力決定一切,全國多個領域變成貪污溫床,直到近年才開始扭轉到局面。

重大的錯誤與輝煌的成就,正好顯出中國共產黨有着十分強大的糾錯能力。很多熟悉黨史的人都說,中國共產黨不會重犯相同錯誤,我不是黨史專家,不敢下判語,但從更根本的歷史視野中,卻可見到它正經歷着一場對外來文明選擇及消化吸納的過程,「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並非空洞的口號。數千年以來,中華文明屢受外來文明的軍事與文化衝擊,但最終卻又自己站得住腳,把外來的劣質元素排除,把優質元素吸納為己所用,這也是為甚麼4大文明古國中,只有中華文明能連綿不絕,埃及、巴比倫與印度的文明與古代已是毫不相干了。

要吐舊納新並不容易,中國共產黨對工業革命後仗着船堅炮利呼嘯而來的西方文明,吸納了甚麼?排除了甚麼?共產黨的指導思想是馬列主義,馬克思的思想體系完整龐大,但其根本是唯物辯證法。唯物論對共產黨的影響是堅持決策時有實際根據,而根據是從實踐中來;辯證法則使毛澤東等思想家學懂如何分析並利用事物變化的原理。

只要讀讀《毛選》中的軍事戰略分析文章,便可知辯證法這一中國古已有之、但又為黑格爾及馬克思等人發揚光大的分析方法,被毛澤東信手拈來、活學活用,發展出如何集中自己的力量,以優勢的兵力把小部分敵人部隊逐個殲滅的遊擊戰略。唯物辯證法吸納得十分成功,可能是因為中國自己早已有這思想體系有關。

批判吸收西方理論 為己所用

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融入中國時,卻不是那麼順理成章。根據馬克思對歷史發展的分析,要待工人階級在資本主義發展後把資產階級幹掉,才能進入社會主義,但在革命年代,中國並無多少工人階級,絕大部分人口是農民,如何能出現馬克思所想像中的階級革命?但中國共產黨卻成功地以農民為主組成的軍隊,推翻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與官僚資本主義的所謂「3座大山」,這是又一個批判性地吸收西方理論為己所用的例子。

在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後,中國共產黨的吐納運動又進入一個新的階段。西方資本主義社會有兩大基石,即西式民主制度與自由市場機制,中國所選擇吸納的是自由市場,在80年代,由於經驗認知不足,對市場機制頗多不懂,也鬧出過不少錯誤,但大方向卻十分正確,中國的企業家湧現、經濟繁榮、與市場經濟的深入關係,比起西方社會很多方面都尤有過之。不過,中國對西方的民主制度,卻似乎一早便已看穿其缺陷,不肯照單收下。觀乎近年西方政治制度所出現的荒唐局面,我們倒不能不佩服中國共產黨的判斷力。

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現已執政72年,即將成為全球執政期最長的共產黨。(中央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