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政治化 醫生工會本末倒置

評論版 2021/07/02

分享:

成立近20年的前綫醫生聯盟,在最近特別會員大會投票表決去向,以暗票方式一致通過解散工會;至於一向自稱為醫生公民組織的杏林覺醒,更在無諮詢及先兆下以最不民主的方式,突然「粗暴」宣布解散,背棄了很多一向支持該組織的年輕選民。

前綫醫生聯盟與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屬於公立醫院體系內醫生界別的大工會,以往一向為公立醫院前綫醫生發聲,包括爭取延長合約、醫生在考取專科資格若干年後能晉升副顧問醫生等,曾發起千名醫生靜坐,爭取不同職級的醫生能享有同工同酬,當時後者的主席亦成功晉身現任立法會議員。由於公院醫生以往在爭取改善工作環境和薪酬上予人團結的印象,年輕醫生在公立醫院工作,亦有賴工會為他們出頭,故以往有云:贏得公營機構的支持,便贏得醫學界的選票。

以往工會主席 無濃厚政治色彩

值得一提的是,過往公共醫療醫生工會的主席並沒有濃厚的政治色彩,人選「左右紅藍綠」俱備,而參與工會的醫生大多都是肯為業界發聲、出頭的醫生代表,也有一些較有經驗的公院醫生為他們提供意見及指導,督導工會帶領會員爭取改善工作環境及條件。在很多醫療議題和公營機構的垢病及批評上,工會代表往往能提供很多寶貴及切實的意見,亦協助監督醫管局行政上的各種問題。

但最近幾年,工會的職能與政治掛鈎,行徑變得像政黨一樣,甚至變成政治發聲平台、宣揚政治理念的基地,容不下其政治取態以外的聲音。當然,從佔中以後,孕育了一整代較以往敢言和反政府的年輕醫生,工會和議員為投其所好,逐漸放棄了以往較中立及理性分析的路綫,選擇「歸邊」,有組織地聯合其他專業及工會團體,爭取攀上更大影響力的政治舞台。

言論被「光環化」 政治凌駕專業

在2019社會事件和新冠疫情初期封關事件中,醫護界內這些組織所策劃的集會及罷工行動,在業界所發揮的影響力與泛民可謂裏應外合,其言論更往往被部分媒體「光環化」,在國安法成立之前可謂「所向披靡」。這些所謂專業團體,在「完善選舉制度」及「愛國者治港」的綱領下草草解散,更令人覺得瓜田李下,其政治凌駕、出賣專業的鹵莽行徑無所遁形。

把專業政治化,無疑是本末倒置、自暴其短,斷送專業人士同袍的前景之餘,更放棄為同業繼續爭取專業自主把關出力,幸好醫學界還有其他未受政治熏陶的組織,繼續謹守崗位為業界發聲。現時醫學界所面對的,除了確保本港醫療質素和國際級醫療聲譽外,還須面對海外醫生回港執業銜接問題、私人診所和日間醫療中心牌照及質素提升、公營醫生流失及待遇等一籃子問題;本港醫療在大灣區發展的角色,甚至在醫療創科的充分發揮,亦是重要一環。

現時香港醫學界所面對的發展機會前所未見,除了服務範圍不斷擴大,各專科在臨床及科研發展亦須不斷提升自我競爭力,由醫療服務引發的供應鏈亦迅速發展,機遇處處。建造中的香港第一所中醫院,對西醫來說亦是在國際醫學領域上發展中西醫結合的絕佳平台。浪費時間在強弩之末、被操控的政治運動上,實在是本末倒置,把這些長年監督政府公權力的角色拱手相讓,更實屬不智。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過往公共醫療醫生工會的主席並沒有濃厚的政治色彩,但近年卻與政治掛鈎。(資料圖片)

撰文 : 龐朝輝 香港專業人士協會主席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