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揮港金融優勢 助中華民族復興

評論版 2021/07/03

分享: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之際,回顧一下祖國改革開放43年來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以及香港金融業如何發揮其獨特優勢,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服務國家發展戰略,並實現自我發展和飛躍的歷程,意義十分重大。

為自身經濟 拓展新增長點

2020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突破100萬億元人民幣大關,達101.6萬億元,比1978年的3,678.7億元增長276倍,創造了43年GDP年均增長9.5%的奇迹;人均GDP為71,049元人民幣,比1978年的385元增長185倍,實現了全社會脫貧;貨物進出口總值32.16萬億元人民幣,比1978年的355億元增長905倍,成為世界上120多個國家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外滙儲備3.2萬億美元,比1978年的1.67億美元增長了19,161倍,大大提升了國家的對外償付能力。

中國作為「世界工廠」,2020年製造業產值高達4.01萬億美元,相當於美、日、德、韓製造業的總和,其中戰略性新興產業佔GDP比重超過17%。我國還擁有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完整產業鏈,最大的高學歷和技術工人群體。從消費側看,中國擁有5.6億中產階級,2020年零售總額達6萬億美元,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消費市場。

另外,中國緊緊抓住第四次工業革命的發展機遇,在5G網絡、量子通訊、人工智能、大數據、航天技術、石墨烯材料等方面走在世界前沿。基礎設施建設、高鐵、核電、特高壓電網等已成為中國現代工業一張張亮麗的名片。

香港金融業在我國43年改革開放中,積極參與多項重大經濟改革,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並正在進一步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為國家實現第二個百年目標作出新的貢獻,也為自身經濟發展拓展新的增長點。

內地引進外資 近48%來自香港

1、招商引資。1978年國家經濟改革開放初期,港商是第一批投資內地的,例如曹光彪在株洲投資第一家「三來一補」毛紡廠、霍英東在廣州建起第一家五星級賓館白天鵝賓館、胡應湘投資建設了第一條高速公路廣深高速。在過去43年中,內地引進外資總額的47.7%來自香港,其中有部分來自港商,也有來自在港的外國跨國企業等,香港是我國外國直接投資(FDI)的最大來源地。

2、企業融資。香港聯合交易所於1986年正式成立,1993年迎來內地股份制改革後第一隻股票上市(青島啤酒),至今已有1,332隻內地股票先後在港上市,市值佔香港股市總市值52萬億港元的79.6%,佔每日平均成交量88%。特別是前兩年香港修改了上市條例,允許「同股不同權企業」和「尚未實現盈利的生物科技股」來港上市,吸引了大量在美國受打壓的中資企業來港第二上市,及時幫助這些企業解困,也提升了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IPO、二級市場成交額和港府股票印花稅收入均大增,且優化了香港的股市結構,吸引了更多基金投資港股,令香港財富管理資金升至近30萬億港元。

攻綠色金融 港富人才經驗

3、一帶一路。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綫國家共同規劃投資建設6大經濟走廊、3條海上絲綢之路,以及大量經濟合作開發區和港口碼頭。據世界銀行預測,2030年前全球基礎設施建設將需要55萬億美元,僅亞洲就需要26萬億美元。雖然這些資金部分將來自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家開發銀行、進出口銀行、亞投行、絲路基金等,但是資金缺口仍然很大;而香港擁有200家認可銀行,全球最大的100家銀行中,有70家在港設機構,還有400家私募基金、2,063家互惠基金、擁有在過去12年中7年IPO排名全球第一的港交所,以及亞洲發行國際債券排名第一的債券市場,且香港在綠色金融和伊斯蘭金融方面擁有相當多人才和經驗,均可以服務「一帶一路」。

4、人民幣國際化。香港是離岸人民幣樞紐,也是我國最大的境外離岸中心。據統計,60%境外離岸人民幣存款在香港,截止5月底,該金額約7,800億元,而70%的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是經香港銀行進行的。另外,80%境內外機構在海外發行的人民幣債選擇在香港融資。

助灣區招商引資 擴科創金融

目前,香港正在積極增加人民幣產品,以及進一步拓寬人民幣回流內地的投資渠道,例如除了投資內地股市債市之外,也可投資黃金、石油期貨等,同時也正在拓寬與東盟國家使用人民幣投資和支付的渠道,其中包括數碼貨幣合作等。

5、粵港澳大灣區。香港金融在大灣區中將從兩方面發揮作用:首先,可以為大灣區開展招商引資、企業跨境直接和間接融資、跨境理財通;其次,擴大科創金融。由於目前香港產業結構不盡合理,尚存在「4多4少」現象,即學術論文多,專利少、研究員多,技工少、名牌大學多,創科企業少、政府財政儲備多、研發投入少。香港須借助深圳、廣州等地拓展第四產業,再憑藉該產業加「軟環境」(soft environment)吸引國際一流科技人才,將香港打造成世界級的科創中心。為達此目標,香港金融市場正在吸引更多風投基金落戶香港。

6、國家金融對外開放的試驗田。自國家實行金融對外開放以來,香港一直扮演了試驗田的角色,從最初「港股直通車」概念的誕生,到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人民幣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RQDII),以及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再到基金互認和跨境理財通,還有很多離岸人民幣的跨境支付結算等,為國家金融安全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去年6月國家頒布了港版國安法,今年5月香港立法會通過了香港新選舉法,將從制度上有力地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有效落實和行穩致遠,並有利香港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進一步提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實力和地位,為中華民族復興第二個百年目標,繼續發揮獨特優勢,再立新功。

港版國安法和香港新選舉法,將從制度上有力地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有利香港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資料圖片)

撰文 : 謝湧海 香港中華總商會副會長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