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接種疫苗 免被各地孤立

評論版 2021/07/03

分享:

疫情仍未退卻,何時才可開放邊境通關?這是當下世界各地政府一大決策難題。要怎樣才能在重振經濟和保護市民健康之間取得平衡?事實上,全球各地到了某個時刻,都需要開放邊境,振興經濟和旅遊業。

美國和歐盟國家已開始對特定的旅客放寬邊境限制。疫情期間,各行各業尤其是航空、酒店、旅遊、飲食、以至零售行業都受到重創,他們都十分期待通關能為奄奄一息的經濟環境帶來轉機。

在地球另一邊的光譜,中國內地、香港及澳洲等地則對疫情採取零容忍態度,基本上對非本地居民關閉邊境,而我們亦已長期執行了嚴格的隔離措施。

67%加國人 已接種首劑疫苗

全球的專家也認為,接種疫苗是預防感染的最佳方法,此舉不單可為各國人民提供保護,當開放邊境時更可起預防輸入個案的作用。加拿大就採取了這策略,其總理杜魯多曾表示,75%的疫苗接種率是重開邊境的關鍵門檻,而目前約67%加拿大人已接種了第一劑疫苗。

中國內地亦已努力推動疫苗接種,預計年底前至少有7成目標人群接種疫苗,以達群體免疫屏障。目前,內地新冠疫苗接種超越10億劑次,接種率佔人口超過4成,群體免疫快將實現,加上明年北京將舉辦冬季奥運會,中國正尋求開放邊境的可行性。

再看看香港,我們的通關藍圖及細節呢?我們的情況略為複雜,一方面,本港經濟高度依賴內地的貨物與人員流通,而內地要求零感染才可通關,讓人們免檢疫往來;另一方面,我們是外向型經濟體和國際金融中心,需要開放邊境以方便與海外地區往來,但卻有導致輸入個案的風險。我們就正處於進退維谷的兩難局面。

長久以來,內地一直是香港最大的貨物供應商,亦自1985年開始成為本港最大貿易夥伴,佔香港全球貿易52%。疫情前,每日有約30萬人往返香港和內地,包括27,000名學生。

兩地跨境交通因疫情已停止了一年多,導致不少人失去工作、影響跨境學童上學,更有不少人因工作或學習需要,而與家人分隔兩地生活。我從多位商界人士口中得悉,因為未能隨時往來兩地,他們不得不把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從香港辦公室遷至內地工作,這趨勢對香港甚為不利。

嚴謹檢疫與世隔絕 非長久之計

香港目前面臨的巨大挑戰,是如何與國際旅客通關的同時,又保持本地零感染,以便盡快恢復與內地通關。本港已實施較嚴謹及長期的強制酒店檢疫一段時間,以防止海外人士把病毒帶進香港,引起社區擴散,但這方法並不可長此下去。

最近,香港亦開始分階段調整通關的策略,已接種新冠疫苗滿14天、檢測呈陰性、且血清抗體測試呈陽性的人士,強制檢疫可縮短至7天,首階段於6月30日開始推行,適用於香港居民。對商務人員和休閒旅客來說,這已較之前的措施放寬了。

然而,接種疫苗以達至群體免疫,才是回復到疫情前常態的明智之選。目前香港只有近3成人已接種第一劑疫苗、約2成人完成兩劑接種,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具有極高傳播性的Delta變種病毒株正威脅全球,本港也受影響。克里夫蘭醫學中心一項研究指出,99.7%新冠肺炎住院病例未曾接種或只接種了一劑疫苗,這項數據和Delta病毒株能否令更多港人接種疫苗,以保護自己及他人呢?

若未能跟其他地方開放邊境通關,香港就會處於被孤立的位置,並在社會和經濟上落後他人。我們不該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與外界隔絕,亦不能承受這樣的後果,對吧?

接種疫苗以達至群體免疫,是回復到疫情前常態的明智之選。(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