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人幣搶先推 防禦為綱

評論版 2021/07/03

分享:

上周,本欄解釋了有關數碼人民幣的各種誤解,指出人民銀行推行央行數碼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既非為了提升監控能力,也不想增強貨幣的控制權,更不可能挑戰美元的地位(「解構數碼人幣3種誤解宜釐清》,6月26日)。那麼,中國為何要搶先其他發達國家,積極試行這種「未來貨幣」呢?筆者認為,中國發行CBDC的初衷,主要出於防禦,而防禦的壓力來自兩方面,在國內是大型流動支付供應商,在國外則是隱而未發的數碼美元。

無現支付流行 削政府經濟支配力

讀者如果在千禧年前有到國內生活或工作的經驗,便體會到當時的消費方式,仍然由現金為主。近10年情況急劇轉變,直至2020年,國內流動支付金額達347萬億元,佔交易總筆數80%。隨着市面上流通的現金愈來愈少,國家貨幣有逐漸消失的危機,政府對經濟行為的支配力,更逐漸轉移到精通數據的科技公司身上。

傳統上,人行利用銀行體系來放大貨幣政策的效果,如果支付、存款和貸款大量從銀行轉移到私人企業,人行將難以管理經濟周期,在危機時向銀行體系注入資金也難有作為。

本來,中國為了應付這些風險,已加強了對螞蟻集團和騰訊等公司的限制,例如由2018年起,這兩家公司必須通過人行成立的「網聯清算」來清算所有流動支付,實際上等同將它們置於監管之下,並且打破科技公司壟斷交易數據的局面;而由於現時區塊鏈技術逐漸成熟,人行便嘗試發行CBDC,作為直接壓制、補充的手段。萬一私營支付服務平台出現大規模故障或違規,即使流通的現金不足,數碼人民幣亦可迅速取而代之,確保金融穩定。

然而,在實際執行上,人行將會謹慎前行、一小步一小步地引入CBDC(原因見前文),因此筆者估計,在正式推行後10年內,數碼人民幣僅能置換實體現金(M0)的一小部分,支付寶與微信仍然會與數碼人民幣並存一段長時間,畢竟前兩者結合了社交網絡和商業應用等優勢,為普羅大眾所喜愛。

抵禦數碼美元 捍衞貨幣自主

第二種有關防禦的考慮來自美國。現時美聯儲對CBDC的方向尚未明確,僅處於技術研究和民意諮詢的階段,部分原因是美國人較熱衷使用現金,流動支付並非主流;筆者認為另一個原因,是美聯儲想等待、借鑑中國和歐盟推行CBDC的經驗。美國知道不用心急,因為數碼美元一旦誕生,很可能會呈現後來居上之勢,展現出比傳統美鈔更強大的競爭力。

美元的顯赫地位本來就難以撼動:石油以美元計價、全球貿易大多數以美元支付、跨境金融合約幾乎都以美元結算,美國更可利用美元霸權,通過實施制裁來施展影響力。以往,美國針對個別國家的制裁,須靠以美國主導的金融機構和SWIFT支付網絡執行。如果數碼美元像傳統美鈔一樣流行於國際間,足以令許多中小型國家惶恐不安,例如當政治或經濟不穩時,人民可能會棄用本國貨幣,把資金從本地銀行抽出,並轉用數碼美元。基於CBDC的便利和私密性質,其造成的混亂和破壞甚至可在數小時內達成,令當地央行措手不及。因此,人行為了捍衞貨幣自主權,實有必要先行探索CBDC,為將來抵禦數碼美元作準備。

另一方面,人民幣國際化仍是長路漫漫,現時人民幣只佔國際支付總額的2%。如果人行不能禦敵於先,積極發展CBDC並向海外推廣跨境使用,待將來數碼美元及歐元出現,恐怕會進一步蠶食其份額。

中國以防禦為綱,成為CBDC的重要領頭羊,自去年以來已有超過50萬人試用數碼人民幣。除了便利消費者外,CBDC也為各國央行提供許多調控經濟的創新「玩法」,筆者將另文講述。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