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體系監管 須重保護大眾利益

評論版 2021/07/07

分享:

作為財富分配機制,當前的金融體系與財政稅收的有很大不同,後者體現為公開透明,並在預算下進行,前者則表現為隱蔽性,以及「假裝」的合法、合理性,因為交易當事人是受益還是受損,主要是由金融體系中的權力結構來決定的。

由於受歷史、知識、法律制度、市場等因素約束,交易當事人在金融體系中的權力往往是相當不平等的。如果制度安排上有人為傾向或存在缺陷,更是會強化這種不平等,令交易收益及財富向特別的群體及行業轉移。

例如,中國的金融體系以國有銀行為主導,其制度設計就是讓金融利益向國有銀行傾斜。有數據顯示,自2008年以來,中國5家國有商業銀行的營業收入,每年佔中國500強企業營收總和6%左右,但是利潤佔比卻每年都在30%以上。這並非是國有銀行業績努力的結果,而是政府的傾向性制度安排所造成。

華爾街精英 游說政策向自身傾斜

而對於美國來說,不僅最早的金融制度安排就是由少數人所制定,而且政府行政官僚體系對華爾街的精英直接敞開大門,他們還不斷游說國會制定更有利自身的法律和金融監管制度,而非有益於所有投資者。2011年

以來,美國佔領華爾街運動之所以難以改變現狀,很大程度上都是與這種現行金融市場法律制度「假裝」的合理合法有關。

從市場力量的角度來看,現有金融市場權力結構「假裝」的合理合法性是十分明顯的。在金融市場中,由於金融交易當事人的稟賦、歷史背景、知識水平、認知能力等方面的差異性,每個當事人在市場交易中的主導作用、與對手對價及談判能力、對市場判斷與預測能力是有很大不同。

例如中國商業銀行的中高層管理者,是通過房地產市場讓其財富增長最快群體之一,原因就在於早期按揭貸款進入房地產市場時,他們對住房按揭貸款的認知、獲得住房按揭貸款的職業位置,以及對未來房地產市場發展前瞻性的預測,都比一般大眾處於更加好的市場位置上。

金融的市場力,更體現為金融市場精英們以其專業優勢,對金融產品及工具的創新。可以看到,以50年代現代金融學創立為起點,美國金融學家馬可維茲(Harry Markowitz)為代表的投資組合選擇理論、資產定價理論、公司金融理論等開始大行其道,由此掀起70至80年代所謂金融創新爆炸式增長的熱潮。而現代金融學的實質,就是所謂用嚴格的數學模型,以定量的角度對信用風險定價,由此創建了一系列金融分析工具,以及創新了眾多金融衍生產品。

以現代金融學為理論基礎,所衍生出的風險管理或風險定價模型,表面上是科學客觀,但實際上是一種客觀依據不足、錯誤的匿名風險定價機制,不僅無法顯示未來不確定性的風險以及化解方式,反而是把金融風險隱藏起來、轉移給他人或社會最好的工具。

這些風險定價模型所謂的風險分散,實際上是設計一種金融產品,讓其風險轉移給他人或社會來承擔。

匿名風險定價機制 增道德風險

這種匿名的風險定價機制,先是把金融交易當事人的身份與責任,從其行為中分離,然後再以看似客觀科學的數學計量模型,對這些金融產品進行風險定價,從而形成了產業鏈過長的一系列委託代理關係,導致金融市場嚴重的道德風險。

在道德風險盛行的情況下,代理人一定會過度使用金融市場,過度信用擴張,甚至濫用委託人的權利,讓其自身收益最大化,而成本轉移給社會或他人。目前市場上盛行的許多金融衍生工具,性質都是如此,而美國按揭貸款證券化所引發的金融海嘯更是一個鮮活例子。

另外,就金融產品的本質來說,金融交易收益往往是即時性和顯性化,而其成本及風險則是未來性及潛在性,甚至是隱蔽性的。這不僅為華爾街精英及現代政府過度使用金融體系提供了便利,也降低了社會各方對其行為的阻力。所以,通過金融信用風險定價模型,社會財富就能夠「假裝」合理合法地轉移到金融市場少數精英手上。

投資品相繼熱炒 價格無依據

例如,2020年中國證券公司的利潤達到1,575億元,證券公司管理層1,000萬級年薪的人不在少數,最高達1,930萬元,其年薪相當於國內1,000個2,000元月薪工人的收入;美國華爾街的情況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在當前的美國金融市場,少數投資者不僅把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炒得火熱,也把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SPSC)和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等都炒熱。

這些所謂投資品的特性都是無中生有,其價格都沒有以實質產品為依據,如此社會財富分配豈能不流入少數投資者的手中?這也是當前美國華爾街及各國金融市場炒作盛行的根源所在。

更為嚴重的是,不僅當前金融市場衍生工具是一種錯誤的匿名風險定價機制,少數人「假裝」這種風險定價機制合理合法,不少人還在藉助現代網絡技術、區塊鏈、智能技術等投機炒作,希望用一種電腦算法語言及技術,對信用風險定價,把信用關係轉化由電腦編碼設置的信用關係,或用一套一般大眾不懂、了解極少的話術,宣揚這種信用關係,引誘大眾進入這個市場。如果沒有嚴格監管,這個市場完全可能成為掠奪社會財富的工具。

總之,現代金融體系已經成為一種不公平的社會財富分配機制,如何保護中小投資者或大眾的利益,已成為當前金融體系面臨的重大問題,政府監管者須密切關注。

如何保護中小投資者或大眾的利益,已成為當前金融體系面臨的重大問題,政府監管者須密切關注。圖為美國華爾街。(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